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Dead or Alive
繁體中文 
View:10944

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
以弗所书2:1

本书标题所提出的这一问题值得我们千万次地去思考。要认真地看待它,好好地默想它。要鉴察你自己的心,不要未做严肃的自我省察就把这本册子闲置一旁。你要问一问自己,「我是属于活人还是死人?」

请听我帮你作出答案,容许我向你说明神在圣经中是怎样论到这一问题的。

一、所有人在灵性上都是死的

首先我想告诉你,我们所有人生来在灵性上都是死的。

「死」是一个十分强烈的词,它并不是我的杜撰和发明,而是圣灵默示保罗针对以弗所教会写下的:「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们活过来」(以弗所书2: 1)。在浪子的比喻中,主耶稣基督采用了这词:「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的」(路加福音15:24,32)。在保罗致提摩太的第一封书信中,你也可以读到这词:「那好宴乐的寡妇,正活着的时候,也是死的」(提摩太前书5:6)。难道我不应该很慎重地完全按照圣经的意思去说,既不多说也不少说吗?

「死」是可怕的,是人最不愿意想到的。人并不愿承认自己灵魂患病的严重程度;他闭目不看自身的危险处境。许多人会允许我们说,大多数人天生「不是他们所应当的那样:他们没有头脑,变化无常,放荡淫邪,粗俗野蛮,他们不够庄重严肃。」至于说到死,他们就不同意了,不愿我们提到它,认为这样说太过份了,死这事实对他们来说是绊脚的石块,是得罪他们的岩石。

但在宗教中,我们是否喜欢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圣经写了什么?主说了什么?神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神的话语不是人的话语。神说,每个生活在世上的人,只要他不是真基督徒,不是名符其实的,那么不管他地位高还是低,富有还是贫穷,年老还是年少,他在灵性上都是死的。

在这一点上(如同在其他每件事上一样),神的话语是正确无误的。没有别的说法有这么正确,有这么可靠,有这么真实。让我向你说明神所说到的这一点。

如果你看到约瑟伏在他父亲雅各的身上哀哭,你会怎么说?「约瑟伏在他父亲的面上哀哭,与他亲嘴」(创世记50:1)。但对他的哀痛,雅各并没有反应。雅各苍老的脸无动于衷,始终保持着沉默和安静。毫无疑问,你会猜出其中的原因──雅各死了。

如果你在拿因的城门遇到那寡妇的儿子,躺在尸体架上,全身裹着尸布,被人抬着缓缓向墓地走去,他母亲哭着跟在后面,你会怎么想?(路加福音7:12)毫无疑问,一切对你来说都是清楚了然的,不需要作任何的解释──这个少年人死了。

但是,我所要说的并不是身体上的死,而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在灵性上的光景,是我们周围为数极多的人属灵的状态。神不断地呼吁他们,以怜悯、患难、牧者和他的道呼吁他们,但他们却听不到他的呼声。主耶稣基督因他们而哀痛,诚恳地呼吁他们,向他们发出诚挚的邀请,敲他们的心门,但他们却没有注意到。他们生命的冠冕和荣耀,那贵重的珍宝,就是他们不朽的灵魂,正被夺取、劫掠和抢去,他们却全然不在乎。魔鬼正带领他们一日一日地沿着宽阔之路走向毁灭,他们却不加以反抗和挣扎,任由它掳掠自己作它的俘虏。这种情况到处都有,发生在我们的四面八方,发生在社会的不同阶层,发生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当你读到这里时,你在自己的良知中是非常清楚地知道这点的。你不能否认这一现实。如此说来,我就要问,还有什么说法比神所说的更真实?着说,我们所有人生来在灵性上都是死的。

当一个人的心灵对宗教冷漠并毫不关心,当他的双手不去做神的工,当他的双腿不去行走神的路,当他的口舌很少或从不用来祷告和赞美,当他的耳朵听不进基督在福音中所发出的声音,当他的双目看不见天国的荣美,当他的心中充满了世界,并且容不下属灵的事──只要一个人拥有这些特徵,那么一个可采用来恰当描绘他的词就是「死」。

我们或许不喜欢听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闭目不看这世界里的事实,不看圣经里的话语。但神的真理必须被讲出来,如果我们对这真理保持沉默,那肯定就会带来损害。不管真理令人感到多么的不快,我们都必须把真理宣讲出来。只要一个人没有尽心、尽意、尽性地事奉神,他就不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只要他把首要的事放在末后,把末后的事放在首要的位置,象那个愚昧的人把银子埋藏在地里,没有给主带来荣耀的收益,那在神的眼中,他就是死的。他没有实现神创造他的目的;他没有按照神的旨意去利用神所赋予他的能力和才智。有一位诗人的话极其正确──唯有向神而活,才是真活。不向他而活的,都是死的。

我们随处可见的情况是,人们感觉不到罪,不相信讲道的信息,不听从良好的忠告,不接受福音,不离弃世界,不背负起十字架,不治死自我,不弃绝坏习惯,几乎不读圣经,不跪下来祷告,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十分简单,就是因为他们是死的,上面的诗句就是对这种情况的正确解释。

这就是如此之多的人会一致找出各种借口的真正原因,有的人说自己没有多少学问,有的说没有时间,有的说自己面临着生意和经济上的压力,有的说自己的家庭有困难,有的说自己身体不好,有的说自己的工作不方便,他人无法理解;还有的人说自己有苦衷,等解决了这些苦衷再说。但在圣经中,神有一句更为简洁的话来描绘所有这些人,他说,他们是死的。如果这些人心中开始有了属灵的生命,那他们的各种借口就会立刻消失。一个忠心的牧者之所以有那么多苦恼的事,其真正的原因就在于此。他周围许多的人从不去敬拜的场所。许多人只是不时地去一下,以致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他们认为这并不重要。许多人在星期天完全可以去两次,但他们只去一次。许多人从不前来领受主餐,从不参加在周日举办的任何形式的蒙恩之道。为什么会如此呢?通常,对这些人只能有一个答案──他们是死的。

现在我们看到,所有自称基督徒的人是多么地应该鉴察他们自己,多么地应该检查一下他们自己的景况。死人不只是在教堂的墓地里才找得到;在我们教会中的,靠近讲道坛的,坐在教堂长凳上的,有许多人都是死的。我们所站立的地土就象以西结在异象中看到的那平原,「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极其枯干」(以西结书 37:2)。在我们的教区有大量死亡的灵魂,在我们的街道上有大量死亡的灵魂。几乎不存在这样的家庭,其成员全都为神而活;几乎不存在一间这样的房屋,里面不存在着死人。让我们都去查看一下自己家里的情况吧!让我们检验一下自己吧。我们是活的还是死的?

那些没有经历过属灵的改变、心仍和他们刚生下来那天一模一样的人,他们的光景是多么的悲惨。有一座大山把他们与天堂隔开。他们还必须「出死入生」(约翰一书3:14)。但可怕的是,他们看不到也意识不到自己的危险!灵命死亡的一个可怕的特徵(就象肉身死亡一样)是,对自己的死亡状态毫无知觉!我们把我们所爱的人轻轻地放置在棺材里,但他们却感觉不到我们在做什么。智慧人说,「死了的人,毫无所知」(传道书9:5)。死亡灵魂的情形也是这样。

我们再看一下,是什么原因使得牧者如此挂虑他们教会的会众。我们感到,时间短促,人生无常。我们知道,灵性上的死是引向永死的大路。我们害怕,唯恐我们的听众中有谁死在他们的罪中,没有受到预备、没有得到更新、没有得到改变,顽固不化、不悔悟自己的罪。如果我们常常语气坚决地向你说话,并热诚地恳求你,请你不要感到吃惊!当你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候,我们不敢向你讲一些使你高兴的话题,以一些琐事来取悦你,说些迎合讨好你的话,高声叫道「平安无事」。有瘟疫在你们中间流行。我们感到自己是站在活人和死人之间。我们必须并且将要「大胆讲说」。「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哥林多后书3:12;哥林多前书14:8)

二、所有人都需要被救活

其次让我告诉你,每个人都需要被救活,成为灵性上的活人。

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当中,生命是最宝贵的。出死入生是所有改变中最大的改变。若没有这种改变,人的灵魂将不适合进入天堂。

我们所需要的并不是一种变化不大的修补和改进,一种稍许的清洗和洁净,一种简单的装点和修整,一种换汤不换药,而是彻底的焕然一新,是在我们里面栽植一种新的本性和一颗新的心灵;唯有这样的改变,才能满足人灵魂的需要。我们所需要的不仅仅只是一张新皮,而是一颗新心。

从石场截取一块大理石,将其雕刻成一尊宏伟的塑像;开垦一片荒野地,将其建成一座花园;熔化一块铁矿,将其制造成钟表的发条──所有这些都是巨大的改变。但它们仍达不到每个亚当的后裔所要求的那种改变。因为它们仍是相同的事物、相同的质料,只不过是取了一种新的形式、一种新的形状而已。但人所需要的是,在他里面移植进他从前不曾拥有的东西。他所需要的变化要与从死里复活的一般大;他必须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他必须「重生」──从天而生,从神而生。属灵的诞生对于灵魂的生命,并不亚于从母腹中出生对于身体的生命(哥林多后书5:17;约翰福音3:3)。

我非常清楚,这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说法。我知道,这世界之子不喜欢听到有人说他们必须重生。这种说法扎痛了他们的良知:使他们感到自己离天堂要比他们所愿承认的更远。看起来天堂之门就象一道他们还未弯腰俯身进入的窄门,他们十分愿意把这道门弄宽,或者以其它途径翻进去。但我在这事上绝不敢让步。我不会任由人们受到欺骗,去告诉他们只需要少许的悔改,只要激起一种他们心中所拥有的才能,他们就能成为真正的基督徒。我不敢使用圣经以外的其它言语;我只能根据圣经的话说,「我们都需要重生;我们生来都是死的,必须被救活。」

如果我们看到犹大王玛拿西,一时还在耶路撒冷四处树立偶像、为向假神表示敬意而杀害他的孩子,一时又洁净殿堂,拆毁偶像,过着敬虔的生活;如果我们看到耶利哥的税吏长撒该,一时还使诈骗人、盘剥掠夺、贪得无厌,一时又跟从基督,把自己所有的分一半给穷人;如果我们看到在尼禄家做仆从的那几个人,一时还效法他们主人荒淫放荡的生活方式,一时又与使徒保罗同心合意;如果我们看到早期教父奥古斯丁,一时还过着与人私通淫乱的日子,一时又与神亲密同行;如果我们看到我们国家的宗教改革者喇提美尔(Hugh Latimer),一时还狂热地攻击福音的真理,一时又为基督的缘故完全把自己投入到他的事工上,即使为他而死也在所不惜──我要问一问明白事理的基督徒,如果我们看到任何一个这样奇妙的变化,我们应该说什么。难道我们只满足于把他们的这些变化称作修补和改进?难道我们只满足于说奥古斯丁是「表面的改变」,说喇提美尔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如果我们所说的仅仅是这些,那连石头都会叫出声来。我说,在所有这些情形中,其转变绝不亚于一次新生、一次人本性的苏醒、一次从死里的复活。这样的说法才恰如其分,所有其它的说法都是脆弱、贫乏、不符合圣经并远离真理的。

请允许我直言不讳地指出,如果我们想要得救,那么我们所有人都需要同样的变化。我们与刚才所提到的这些人之间的差别,远远没有看起来的那样大。除去外壳,你就会发现在我们和他们的里面有着相同的本性──一种邪恶的本性,它需要进行一次完全的改变。地球表面各地的气候大不相同,但我相信,它的核心之处都是相同的。无论你走到哪里,从地的这极走到那极,只要你挖得足够深,你都总会在自己的脚下发现花岗岩或其它岩石;人心的情形正与此相似。人的风俗和肤色,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准则可能会完全不同,但人的内心却总是一样的。他们心灵的深处全都一样──都充满着岩石,都是刚硬的,都是不敬虔的,都需要彻底的更新。无论是英国人还是外国人,他们在这点上都站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他们生来都是死的,都需要被救活。他们都是那因犯罪而堕落之亚当的后裔,他们都需要「重生」,都需要得以成为神的儿女。

无论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哪个地方,我们的眼睛都需要被打开;我们原本并看不到自己的邪恶、罪孽和危险。无论我们属于哪个国家,我们的悟性都必须被开启;我们原本很少或完全不知道救恩的计划;就象那些建造巴别塔的人,我们打算以自己的方式上天堂。无论我们属于哪个教会,我们的意志都需要朝着正确的方向;我们原本并不会去选择那些给我们带来平安的事,我们从不会来就基督。无论我们生活在社会的哪个阶层,我们的情感都需要献给上面的事情;我们原本只会将其倾注在属世、邪荡、短暂和虚空的事上。骄傲必须被谦卑取代,自义必须让位给自谦,漫不经心必须变为严肃认真,世俗必须成为圣洁,不信必须转变为信心。撒旦在我们里面的统治必须被推翻,神的国度必须得以建立。自我必须被钉死,基督必须执掌王权。在这些事发生之前,我们死得象石头。当这些事开始发生时(也只有这时),我们就是活的了。

我知道,这种说法对有的人来说似乎有点不可理喻。但今天有成千上万的活人可以站起来,见证这说法是真的。有成千上万的人能够告诉我们,他们借着自己的亲身体验而知道这一切,他们的确感到自己成了新人。他们热爱他们曾一度恨恶的事,恨恶他们曾一度迷恋的事。他们有了新的习惯、新的友伴、新的生活方式、新的情趣、新的感受、新的态度、新的忧愁、新的欢喜、新的忧虑、新的喜悦、新的盼望和新的恐惧。一句话,他们人生的整个取向和趋势都改变了。问一问他们最亲近的亲属和朋友,这些人就会对此作出证实。无论愿意与否,这些人都不得不承认,他们与从前不一样了。

有许多人能够告诉你,他们从前并不认为自己是有着如此之大过犯的人,他们曾幻想自己至少不比别人糟。但现在,他们会象保罗一样说,他们感到自己是「罪魁」(提摩太前书1:15)。

从前他们并不认为自己的心很坏。他们认为自己可能有不足,或许会因坏友伴和试探的缘故而误入歧途,但自己的内心深处是好的。现在他们会告诉你,他们不知道还有谁的心比自己的更坏。他们发现自己的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耶利米书17:9)。从前他们并不认为上天堂有何难。他们想只要悔改、祷告一下,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基督就会补足所缺乏的一切。现在他们相信上天堂的路是窄的,只有不多的人找到了它。他们确信他们绝不能靠自己与神相合。他们坚信除了基督的血以外,没有什么能够洗净他们的罪。他们唯一的盼望是:因他信得以称义,而不在乎遵行律法(罗马书3:28)。

从前他们在主耶稣基督里看不到荣美和奇妙,不理解有的牧者为什么要大大传扬他。现在他们会告诉你,基督是重价的稀世珍宝,是超乎万人之上的,是他们的救赎者、他们的中保、他们的大祭司、他们的王、他们的医治者、他们的牧者、他们的良友、他们的一切。

从前他们认为犯罪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们看不出如此重视它的必要性。他们想象不出一个人的言谈、意念和行为会如此重要,值得这样地小心注意。现在他们会告诉你,罪是他们所恨恶的可憎之物,是他们生活中的忧愁和重负。他们渴望更加圣洁。他们的愿望与怀德腓特(George Whitefield)的完全一样,「我渴想居住在一处我自己不再犯罪、也看不到别人犯罪的地方。」

从前他们在蒙恩之道中找不到乐趣。圣经被他们忽视。如果有祷告的话,那也只是一种形式。星期天是一个令他们讨厌的日子。听讲道让他们十分困倦,常常催他们入眠。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这些蒙恩之道是他们灵魂的食粮、安慰和喜悦。

从前他们不喜欢那些诚挚认真的基督徒。他们认为这些人忧郁、消沉、软弱,从而避而不愿与这些人交往。现在他们认为这些人是世上最优秀的,是自己再看也看不够的。他们因自己是这些人其中的一员而充满莫大的幸福。他们感到,假如全世界的男男女女都是圣徒的话,那将是人间的天堂。

从前他们只关心这世界,关心这世界的欢乐、事务、职业、报酬。现在他们视其为一个虚空的、不能让自己满足的地方,视其为一个客栈,一个临时住所,一所为来世而受训练的学校。他们的财富是在天堂。他们的家是他们死后所奔向的天堂。

我再问一次,这一切不是新生命是什么?我所描述的这样一种变化并不是梦幻和想象,而是真正实在的事,是这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所切身体验或感受到的。它不是我个人幻想出来的图景,而是你很快就可能体验到的真实事情。但无论这样的变化在哪里发生,你都可以在那里看到我在这里所说的事情──你可以看到死人被救成活人──一个新造的人,一个重生的人。

我愿神使这样的变化更加普遍!我愿神使那些对这事一无所知的人不致如此之多。但无论这样的变化普遍与否,有一点我要说清楚,这种变化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的。我并不是说所有人都必须有完全一样的经历。人的改变不是在各方面都是相同的,不同的人的改变无论是在深度上、广度上,还是在强度上都不尽相同。美德可能会软弱,然而却是真实的;生命或许会虚弱,然而却是实在的。我可以肯定地说,只要我们想得救,就必须经历这种变化。在这种变化发生之前,我们里面是完全没有生命的。虽然我们可能常去教堂,但我们却不是基督徒。

从出生到死亡之日,从摇篮到坟墓之间,所有要得救的人都必被救活。善良的老伯瑞基(Berridge)在他墓碑上刻的字是忠心和真实的:「读这碑文的人啊!你重生了没有?记住!若没有新生就没有得救。」

一个只在名义和外貌上是基督徒的人与一个在行为和实际上是基督徒的人之间,有着令人惊异的鸿沟。这并不是一个人好一点点,而另一个人坏一点点的差别;而是处于生命状态与处于死亡状态的差别。生长在高山之巅的最一般的青草,比起最漂亮的塑料花来,也要卓越得多,因为它有着任何科学家所无法赋予的东西──生命。比起一个爬卧在乡村小屋地板上身有疾患的可怜小孩来,希腊或意大利最壮丽的石雕像也算不得什么,因为它虽然美丽,却是死的。而且,在神的眼中,即使是基督家庭中最软弱的一员,比起这世界最能干的人来,也要高贵和贵重得多,因为前者向神而活,也将永远活着;而后者尽管有才智,也是死在罪中。

如果你已经出死入生,那你就有理由感谢神!不要忘记,因着你的本性你曾经如何;想想如今,因着神的恩典你又怎样。看一看那从墓穴抛起的枯干的骸骨。从前你与他们完全一样;是谁使你现在与他们不同?去匍匐在你神的脚凳之前,因他的恩典──他白白施予人的拣选的恩典而赞美他吧。你要常常对他说,「主啊,我是谁,你迄今还一直带领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你要怜悯我?」

如何使一个死的灵魂活过来

第三,让我告诉你一个死亡的灵魂在灵命上怎样活过来。

诚然,如果我不告诉你这点,那么写出我以上所述的内容就是残忍的。可以这样说,这样做是带领你进入一片使人绝望阴郁的荒野,然后让你留在那儿,没有任何食物和水。这样做是叫你去制造砖块,却又拒绝给你提供稻草。我绝不会这样做。在我向你指出你必须朝其奔跑的那道小门以前,我绝不会抛下你不管。靠着神的帮助,我将在你面前展现那为死亡灵魂所预备的丰足的供济。

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我们不能靠自己去使这巨大的变化产生。我们没有能力或力量去引起这变化。我们可能会变换自己的罪,但我们不能改变自己的心。我们可能去另择新路,但不能获得一个新的性情。我们可能使自己发生较大改变和改进,我们可能放弃许多外在的不良习惯,开始去履行许多外在的职责,但我们不能在自己里面创造一个新的性情。我们不能从无到有地创造任何新事物。古实人不能改变他的皮肤,豹不能改变它的斑点,我们也不能将生命置入自己的灵魂(耶利米书 13:23)。

另一件事也同样是清楚的:没有人能够为我们做到这点。尽管牧者们可以向我们讲道,与我们一同祷告,为我们施洗,让我们参与主餐,给我们饼和酒,但他们并不能赋予我们属灵的生命。他们或许能够给人混乱的生活带来秩序,给公开犯罪的人带来表面的得体,但他们却不能改变表层以下的东西。他们不能改变我们的内心。保罗可以栽种,亚波罗可以浇灌,但惟有神能够叫人生长(哥林多前书3:6)。

那么谁能使一个死的灵魂活过来呢?除了神,谁也不能。只有这位在创造之日从无到有创造世界的神,才能创造一个新人。只有这位用尘土造人并赐他身体生命的神,才能赋予他灵魂生命。

只有借着荣耀的福音,我们才能领受到这祝福。主耶稣是拯救人到底的救主。这位大能永生的元首没有死亡的肢体。他的子民不仅被饶恕并得以称义,而且还与他一同苏醒,与他的复活有份。圣灵使罪人与他联合,并借他那联合使他出死入生。在罪人归信主之后,他便在他里面活着。他所有生命力的源泉都在乎于基督与他灵魂的联合(这联合是由圣灵开创和维系的)。基督是所有属灵生命的源泉,圣灵是向我们灵魂传送那生命的使者。

如果你想拥有生命,就要来到主耶稣基督那里。他不会拒绝你。死人一并着以利沙的身体,就复活站起来(列王记下13:21)。你若以信心之手去触摸主耶稣,那么不但你所有的过犯会得到饶恕,而且你会立刻向神而活。来吧,这样你的灵魂将活过来。

无论一个人在过去的日子里怎样,我都绝不会在他能否成为基督徒这事上失望。我知道,出死入生是何等大的变化。我知道,在我们一些人与天堂之间,有着重重的高山峻岭把两者分隔开。我知道,人与生俱来的那颗心是多么的刚硬、有偏见,并且还极度的邪恶。但我不会忘记,父神从无到有地创造了这个美丽有序的世界。我不会忘记,在拉撒路死了四天之后,主耶稣的声音达到他那里,甚至把他从坟墓召出来。我不会忘记,圣灵已在天下各国拯救了许许多多的人,获得了令人吃惊的胜利。我不会忘记这一切,所以我绝不会在这方面失望。我们中间那些现在看起来完全在罪中死透的人,仍有可能活过来,以崭新的生命行在神的面前。

圣灵是满有怜悯和仁爱的灵。他绝不会因为人的罪孽深重而转身离开他。他绝不会因为人犯了滔天大罪而不顾念他。

在哥林多人的里面并没有什么值得圣灵下来救活他们的东西。保罗说他们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他说道,「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人,圣灵也使他们活过来。保罗写道,「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神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哥林多前书6:9,10,11)。

在歌罗西人的里面并没有什么值得圣灵光临他们心灵的东西。保罗告诉我们,他们曾经「淫乱、污秽、邪情、恶欲和贪婪(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人,圣灵也救活了他们。他使他们「脱去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像」(歌罗西书3:5-10)。

在抹大拉的马利亚里面并没有什么值得圣灵使她灵魂活过来的东西。她曾一度「被七个鬼所附」。然而即使是这样的人,圣灵也使她成为新造的人,把她与她的罪分隔开,带她来就基督,让她「最后离开十字架,最先到达坟墓」。

圣灵绝不会因一个灵魂败坏的程度太严重而转身远离它。他从前没有这样做,以后也绝不会这样做。他已洁净了千万颗最不洁净的心灵,使其成为他自己居住的殿堂。他还可能使最坏的人成为恩典的器皿。

圣灵是满有大能的灵。他能够把石心变为肉心。他能够瓦解和摧毁最顽固的恶习。他能够使最困难的事情看来容易,使最强大的敌对势力象春雪消融。他能够折断铁棒做成的插销,把偏见之门砸得大开。他能够填平每个深谷,使各个高低不平的地方光滑平坦。他一直常常这样做,而且他还能再这样做。

圣灵能够改变一个犹太人,一个对基督教最怀恨的敌人,一个对真信徒最凶恶的迫害者,一个最固守法利赛教门的人,一个带着最大的偏见去反对福音教义的人,使这人成为最热切去传扬他曾一度要加以摧毁的那信仰的人。他已这样做了,他做在了使徒保罗身上。圣灵能够改变一个罗马天主教的僧侣,一个从小就生长在罗马天主教的迷信之中,从婴儿时代就受训相信错误的教义,受训去盲从罗马教皇,几乎整个人都浸泡在错谬之中的人,使这人成为全世界最清楚主张因信称义教义的人。他已这样做了,他做在了马丁·路德的身上。

圣灵能够改变一个英国的修补工,一个没有学问,没有人庇护,没有钱,一个曾经因亵渎和咒骂神而臭名昭著的人,使这人写出了一本自使徒时代以来没有任何书可以相提并论的书。他已这样做了,他做在了约翰·班扬──《天路历程》的作者身上。

圣灵能够改变一个沐浴在世俗和罪恶中的水手,一个在贩运奴隶的船上放荡荒淫的船长,使这人成为福音最成功的牧者,成为一个书写书信教导人们在实际生活中实践敬虔的作者,成为一个其诗歌在凡说英语之地被人所知和所唱的作者。他已这样做了,他做在了约翰·牛顿的身上。

圣灵行了这一切,而且行得比这多得多,是我所不能一一数说得尽的。而且圣灵的膀臂现今并没有缩短,他的大能并没有减弱。他就象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他仍在行奇迹,而且一直要行到永远。

我还要再说一次,对任何人的灵魂能否被救活这事,我绝不会失望。假如这有赖于人自己的话,那我就有理由失望;有的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刚硬,我有理由对他们不抱希望。假如这有赖于牧者的事工,我也有理由失望;即使是我们中间最优秀的牧者也是软弱和不完善的!但每当我想到圣灵是向灵魂传送生命的使者,我就绝不会失望,因为我知道并确信,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即使在今生,当我听到我所认识的最刚硬的人变得柔和,最骄傲的人把自己象一个安静的孩子一样置身于耶稣的脚前,我也不会感到吃惊。

在审判之日,如果我遇到在我死的时候仍沿着那宽阔之路行走的人此刻站在右边,我也不会感到吃惊,我不会惊跳起来说,「什么!你们也会在这里!」我只会提醒他们,「当我还在你们中间的时候,我不是曾对你们说了吗?在使死人复活的那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们中有谁想帮助基督的教会吗?那就让他为圣灵大大的浇灌而祷告吧。唯有他才能给讲道予利刃,给忠告予要害,给斥责予力量,唯有他才能拆毁邪恶心灵所竖起的高墙。我们如今已经拥有了大量优秀的讲道和作品,我们在这方面并不缺乏,所缺乏的是圣灵的同在。

有人感到神对自己有最微小的吸引,感到对自己不朽的灵魂有丁点的关注吗?那就奔向那敞开的活水源泉主耶稣基督吧,你将在那里领受到圣灵(约翰福音7: 39)。立刻开始为领受圣灵而祷告。不要认为你没有任何希望。父神应许把圣灵赐给「求他的人」(路加福音11:13),他的名就是应许的灵和生命的灵。在他降临并使你拥有一颗新心之前,不要让他闲着。要向主大声呼求,向他说,「求你祝福我,求你救活我,使我活过来。」

四、你活着吗?

现在让我说一些关于运用方面的话来结束本文。

一、首先让我向每一位读者问这问题:「你是死的还是活的?」

请容许我(一个为基督效力的使者)将这问题强加于每个人的良知。人所行走的路只有两条──窄的和宽的;在审判之日只存在两组人──在右边的和在左边的;在有形教会里只有两类人,你必隶属于它们其中之一。你的位置在哪里?你身处于活人之列还是死人之列?

我这话是在对你本人说,不是对其他人说,不是在对你的邻居说,而是对你说,不是对非洲人或新西兰人说,而是对你说。我并不问你是否是一个天使,也不问你是否拥有大卫或保罗的心志,而是问你是否拥有一个基础牢靠的盼望,确知自己是一个在基督耶稣里的新造之人。我问你是否有理由相信自己已脱去了旧人并穿上了新人,是否意识到自己经历了心灵上真正的属灵改变,一句话,你是死的还是活的。

(a)不要这样搪塞我,说你借着洗礼而加盟了教会,因那圣礼而领受了圣灵所赐的恩惠和祝福──关键的不是这些,而是你必须被救活。保罗自己提到那好宴乐、洗礼过的寡妇时说,她「正活着的时候,也是死的」(提摩太前书5:6)。主耶稣亲自告诉撒狄教会的使者,「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启示录3:1)。你所谈到的生命如果不能被看见,那它就什么也不是。如果你要我相信它的存在,你就显示出来给我看。恩典是光,光总是看得到的;恩典是盐,盐总是可以尝得出来的。不借着外面所结的果子而显示自己的圣灵内住,人们所不能察觉的恩典,两者都应当被视为最可疑的。相信我吧,如果你除了洗礼之外并没有其它对你属灵生命的证明,那么你仍是一个死的灵魂。

(b)请不要告诉我说,这是一个人们不能确定的问题,要你回答这样一个问题显得太专横。以这样的方式去逃避这问题是徒劳的,并且这是一种虚假的谦卑。属灵的生命并非像你所想象的那样如此朦胧和拿不准。它的存在有着明显的标志和证据,是那些谙熟圣经的人可以分辨出来的。约翰说道,「我们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翰一书3:14)。这出死入生的具体时间也许常常是人所察觉不到的,但其事实和实在性很少会是一件完全不确定的事。当怀德腓特问一个苏格兰女孩她的心是否有改变时,她美妙地回答道,她知道的确有改变,或许是世界变了,或许是她自己的心变了,但有一点是她可以肯定的,就是在某个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每样事看来都跟从前不同。噢,请不要逃避这问题吧!你是活的还是死的?

(c)请不要回答说你不知道。你赞同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你希望死前的某个时候把这问题弄清;你的意思是当你有合适的时候才去考虑这问题;但目前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然而你上天堂还是下地狱与这问题关系十分密切。你永远快乐还是永远痛苦,这要随你的回答而定。你不愿让你属世的事务如此被耽搁,不愿以如此漫不经心的态度对待你属世的职责。你在这些事上显得很有远见,随时准备应付任何意外,以防万一,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和财产万无一失。为什么你不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你不朽的灵魂呢?你不知道!然而你周围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都在改变。你是一条可怜脆弱的蠕虫,你的健康极易受到各种不同方式的损害。下次雏菊开花的时候,它就可能盛开在你的坟墓之上。你前面的一切都是昏暗的,你不晓得明天的事,更不知道明年会发生什么。为什么不立刻去关注你灵魂的事呢?

让每位读者都开始着手自查这大事吧。在弄清你自己在神眼中的状态之前,请不要停步不前。在这事上迟疑畏缩是一种邪恶的徵兆。它是源于一颗焦躁不安的良心。它表明一个人因自己的缘故而深感不安。就象一个不诚实的生意人,感到自己的账目经不起质询。他惧怕光明。

就象在其它每件事上一样,弄清你属灵的状况是最智慧的。不能把任何事都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不要以其他人的状态来衡量你的光景,而是要以神的道来衡量每件事。如果不正确对待灵魂方面的问题,这错误便会给你带来永远的不幸。莱顿(Leighton)说道,「对那些没有重生的人来说,肯定有一天他们会希望自己从来就没有被生出来。」今天就坐下来仔细地想一想。静下来与你自己的心作一番交谈,进你自己的房间作一番思考。设法单独与神呆在一起,诚实、公正并详尽地正视这问题。你是属于活人之列还是死人之列?

二、其次,请容我饱含着全部的情感对那些死人说。

我该向你们说些什么呢?我能说什么呢?我说些什么才有可能对你们的心产生影响呢?我要这样说,我为你们的灵魂哀鸣,我真诚地为你们而哀鸣。你们或许会麻木不仁,对我所说的不加重视。你们或许会草草读一下这本册子就了事,或许在读了之后抱着对它藐视的态度回到世界;但无论你们对自己是多么的漠不关心,还是不能阻止我对你们的关怀。

当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因放纵自己的邪情私欲而逐渐削弱他身体健康的基础,为自己的晚年种下疾患时,如果我为这个年轻人而悲鸣,那我更要为你们的灵魂而悲鸣。

当我看到有人滥用自己所继承的遗产,把财钱挥霍在无聊和愚蠢之上时,如果我为这样的人而悲痛,那我更要为你们的灵魂而悲痛。

当我听说某人在喝慢性毒药(因为这种毒药能给他带来愉悦,就象吸食鸦片),以此来加快他生命时钟的步伐,仿佛它走得还不够快一样,一寸一寸地挖掘着他自己的坟墓时,如果我为这个人而悲哀,那我更要为你们的灵魂悲哀。

每当我想到你们丢弃绝好的机会,拒绝基督,用脚践踏着赎罪的血,抵挡圣灵,忽视圣经,藐视天堂,以世界去取代神的位置,我就悲痛。每当我想到你们正在失去的今生福乐,你们正在极力拒绝的平安和安慰,想到你们正在为自己积蓄的哀愁,将来有一日在痛苦中的苏醒,我就悲痛。

我必须悲痛。我无法做到心平气和。其他人或许认为,面对已死的躯体悲痛就够了。对我而言,我认为有更充足的理由去为死亡的灵魂悲哀。这世界之子有时在我们身上挑刺,认为我们是在危言耸听。说真的,当我看着世界时,我为我们还能笑得出来而吃惊。

对每个死在罪中的人,我今天要问,你为什么会满足于自己死亡的状态呢?难道罪的工价是如此的甘甜和有益,以致你不能放弃它们?难道这世界是如此的让你满足,以致你不能抛下它?难道事奉撒旦是如此的令你愉悦,以致你和它不能分离?难道天堂是如此的贫乏,以致不值得你去寻求?难道你的灵魂是如此的无足轻重,以致不值得你为自己的得救而努力?噢,趁现在还来得及,赶快悔改吧!神不愿你沉沦。他说道,「我不喜悦那死人之死。」耶稣爱你,看到你愚昧,会令他伤痛。他为那充满罪恶的耶路撒冷哭泣,说道,「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只是你们不愿意。」我可以十分肯定地说,如果你失丧了,那你的血就将归到你自己的头上。「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以西结书18:32;马太福音23:37;以弗所书5:14)。

请相信我吧,迈出真诚悔改的一步是没有人会后悔的。有成千上万的人在他们晚年的时候说,他们「在事奉神的方面做得太不够了」。在神的儿女中,从来没有哪个在快要离开这个世界时说,他太过份地关心自己的灵魂了。生命的道路是狭窄的,但在这道路上行走的脚步都朝着一个方向迈进:在神的儿女中,从来没有哪个在这条道上折头返回,说它是一种欺骗。世界的道路是宽阔的,但有无数的人放弃了它,并作见证说,它是一条充满忧愁和失望的路。

三、请让我向那些活人说:

你的确是向神而活吗?你是否能够由衷地说:「我曾是死的,现在又活了;我曾是瞎眼的,现在看得见了。」如果你能这样说,那么就以你的行为来证实吧。要做一个言行一致的见证人,让你的言语、行为、生活方式和性情都始终保持一致。不要让你的生命麻木呆钝,就象乌龟或树懒的那样,而是要让它充满生气与活力,就象鹿或鸟的那样。要让你的美德发出亮光,使那些生活在你周围的人可以看到圣灵的确住在你的心里。不要让你的火光暗淡,时隐时现,飘忽不定;要让它坚定地闪耀,象那祭坛上永远不灭的火焰,熊熊燃烧。要让你对基督的信仰彰显出来,让你的眼睛只注目基督,让你的心完全专注于他,让你的步伐直迈天堂,使所有看到你的人都不怀疑你是属于谁,事奉谁。如果我们被圣灵救活,那么就应当没有人能够怀疑这一点。我们没有必要逢人便说,「我是一个基督徒,」以此才能表明自己的身份。我们不应当如此地不象活人,以致人们不得不走近并仔细地打量我们,说道,「这人是死的还是活的?」

你是活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就以你的成长来证明这一点吧。让你里面巨大的改变更加明显地彰显出来吧。让你所发的光不断地闪耀,焕发出越来越明亮的光芒,直到你最后的日子。让你主的形像(就是你被新造的方面)显得日益清晰和明显。不要让它象钱币上的图像和铭文,用得越久,越模糊不清。要让它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变得更加明晰,让你王的形像更加完整和清楚地展现出来。我认为没有长进的信心是不真实的。我认为一个基督徒不会象动物,长大到一定时候,就不再成长了。相反,我相信他宛若一棵树,随着年月的增长,不断地变得越来越挺拔和富有活力。请记住使徒彼得的话:「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弟兄的心;有了爱弟兄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彼得后书1:5-7)。这就是成为一个有用基督徒的途径。当人们看到你不断的进步时,他们就会相信你是诚挚认真的,这也许会吸引他们来与你同行。这是获得救恩之确据的唯一途径。「这样,必叫你们丰丰富富地得以进入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永远的国」(彼得后书1:11)。如果你想使自己在你的信仰中成为有用之人,在你的信仰中得到快乐和满足,那就以下面的话作为你的座右铭,「前进,前进!」一直到你最后的日子。

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基督徒?在任何时代,这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尤其是在现今混乱不堪的世代,这一问题就显得更为重要。莱尔主教根据圣经向我们表明,归正是人在灵性上从死里复活,并导致人生命完全的改变。

但以理.韦伯斯特说道──
「如果基督教书籍不在群众中广为流传,我不知道我们的国家会成什么样。如果真理不被传播,那么错谬就会扩散;如果神和他的道不被人们所认识和接受,那么魔鬼和它的工就会取得支配地位;如果福音的书册不进入每个村庄的家家户户,那么败坏邪荡的作品就会深入每个家庭;如果福音的大能不遍及我们辽阔土地的每个角落,那么混乱、暴政、堕落、痛苦、败坏和黑暗就将毫不松懈或毫无止境地加紧统治和广为盛传。」(1823年)

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原著:莱尔
译者:张镇寰
编辑:唐修贤
出版: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香港印刷
二000年初版
*版权所有*

View:10944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