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对敬虔主义等假属灵的警告性劝勉
繁體中文 
View:9515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四十三章  对敬虔主义等假属灵的警告性劝勉

上帝按祂自己的美意,把祂自己的子民——也就是祂的教会——从其他人中分别出来,归向祂自己,目的就在于在这个世界上使祂自己得荣耀。上帝用属灵的纽带把他们联结在一起,把祂的圣道赐给他们,让他们在黑暗的世界中像明光照耀,这也是上帝按祂自己的美意所定的。祂住在他们中间,以祂恩惠的同在,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显明祂的完美,使他们坚定不移,抵挡来自魔鬼、来自世界的各种诡计和猛烈进攻,并且最后把他们迁移到祂那永远的荣耀中,这一切更是来自上帝的美意。
上帝把真理托付给祂的教会,教会有许多敌人。这些敌人或是试图藉着外在的暴力铲除教会,就是想方设法引入许多错误的教义,从而使上帝的真理暗昧不明。这些错误的教义或是与信心和信条有关,或是与生活实践有关,或是关乎真理,或是关乎实践。这是一般性的区分,无论如何,这些错误教义在本质上都是与真理相悖的。错误的教义导致了错误的行为,而错误的行为又与错误的教义混在一起。如果你观察到某个人在其中一方面有错,那么你可以断定他在两个方面都有错谬。因此,对这两方面要同样小心,都要警醒谨守。
上帝把福音带给外邦人,并且在他们当中建立了祂的教会,但现在那里似乎又很快回到了异教。无知蒙住了教会的面容。现在,一切智慧的界定都与自然科学知识和高谈阔论相关。与伊比鸠鲁派(Epicureans)在一起,人们就认为世上的享乐就是他们的天堂和福乐。他们的座右铭是:吃喝玩乐,因为死后没有享乐了。或者与斯多亚派(Stoics)为伍,认为没有感觉就是幸福。他们认为,人无法抗拒“永恒秩序”(fatum),只能任其而行,人所能做的就是安静和知足。其他人则追随异教徒的榜样,其中有些异教徒并不认识基督,但是竭力停止作恶,努力行善。别的异教徒则沉浸于默思、揣度上帝,在其中找到快乐,从事各种修行。
许多所谓的基督徒追随的就是后者,因为他们对上帝有自然性的印象,认为人的福乐就在于认识上帝,与上帝联合。这样的人既不晓得上帝的信实,也不晓得藉着耶稣基督与上帝有真正的交通。他们认为这一切都太崇高了,太困难了,太不可能了,无法做到。所以,他们就偏向属血气的臆想,认为这种属血气的臆想特别高超,在本质上是属灵的。

1.辨明各种形式的属血气的灵修(Various Forms of Natural Spirituality Identified)
在属血气的灵修中,首先就是那些盲目支持教皇派的人,他们的宗教信仰与异教无异。其中有些人放弃对受造物的崇拜(creature-worship),在内在的敬虔上大作文章,他们把这种内在的敬虔抬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些人被称为是“神秘主义作者”(即“隐藏的作者”),因为一般公众无法臻达这样高的默想水平,这样的灵命提升对他们来说是隐藏的。今天,很多人喜爱“神秘的”这个词,好像它暗示了更高水平的灵命。
我们并不认为约翰?陶勒(Johannes Tauler)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陶勒写了很多灵修作品,非常感动人心,但其中混杂了宗教狂热和一些明显的错误。我们也没有把托马斯?肯培(Thomas a Kempis)当成他们当中的一员,因为他著有三卷本的论文集《效法基督》(The Imitation of Christ),此书非常卓越。第四卷不是他写的,这一卷是由别人加添的,充满了偶像崇拜的毒酵。但是,不管陶勒,还是肯培,他们在其作品中几乎很少提到主耶稣是罪人的赎价和公义,也没有提及如何藉着真信心,在基督里称义,从而藉着基督接近上帝,在祂的荣面上得见上帝的荣耀。他们所说在圣洁方面的操练,并没有强调真正的圣洁源于基督,源于与基督联合。对于这两位作者,读者必须注意到这一点,读他们的著作时心里记住这一点,这样就能从他们的著述中得些益处。
宗教改革之后,许多人对真理的偏离,比对他们所离弃的教皇制教会对真理的偏离还大。许多过去的异端又沉渣泛起,披上新衣,招摇撞骗,每个异端都有自己的追随者。对于宗教的实行而言,也是如此。各种出于空虚的心灵、属血气的臆想、撒但的欺骗、个人的异梦和狂热的奇谈怪论,都在神秘主义的名下大行其道。这些异端观点各不相同,但是,都远远偏离了真正的敬虔之道,在天主教内部有,在天主教外部也有。谈及这些事情,读到有关的作品,我自己和读者们都会有些难过。在德国,雅各?包姆(Jacob Boehme)有众多的追随者。在英国,贵格派(Quakers,中文意译为“颤抖者”)已经兴起。后者之所以叫这一名称,因为当他们在兴奋状态想到上帝和有关上帝的事情时,他们会颤抖不已(其实,由于对上帝的敬畏,这种情况偶尔也会发生在真正敬虔的人身上)。他们就宣称那个时刻他们在领受圣灵。他们许多狂热的作法是众所周知的。
几年前,西班牙人莫林诺斯(Michael de Molinnos)写的《灵修指南》(De Geestelijke Leidsman)出版了。在这本书中,他否定了所有外在的灵修作法,建议人只需要内心安静,默想上帝,以便得蒙上帝的光照。他描述三种默想的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情绪性的境界,这种默想所生发的是甜蜜的情感,他不赞同这种境界。第二个层次就是心智性的境界,用理性沉思上帝,所追求的是认识真理,予以赞同并遵行。对他来说,这种境界也是比较低级的境界。第三个层次是消除一切外在的活动,既包括理性的活动,也包括心灵的兴奋。这种境界就在于离弃自我,超越万事,完全与上帝联合,在被动性的沉思中、在上帝里面完全丧失自我,从而以纯洁的爱来敬拜上帝。这种主张表明那些属血气的人,既没有圣灵,也不认识上帝,他们的幻觉和虚妄的臆想真是无边无沿。因为他否定所有外在的和心灵的活动,主张在这两个方面都保持寂静,那么他的追随者——他们当中许多人属于教皇派和各种不同的教派——就被称为安静主义者(Quietist)。
在莫林诺斯之后,过了几年,卡姆莱(Cambrai)的大主教法尼隆(Francois de Salignac de Lamothe Fenelon)出版了《论圣徒内在的灵命》(De Verklaring van de Grondstellingen der Heiligen, of het Inwendige Leven)一书。这本书绝不是基督教的灵修之作。其中所充斥的都是各种杜撰来的所谓的属灵之事——既在圣经中找不到,在历代圣徒的操练中也见不到。法尼隆把属血气的想象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用属血气的方式把他所杜撰的属灵之事吹得天花乱坠。他和莫林诺斯以及前面所提到的教皇派中的神秘主义作者如出一辙。他们所教导的爱、得见上帝以及与上帝相契,在本质上都是出于罪人的空想,与上帝的圣言相悖。上帝的圣言明确教导我们,必须在基督的荣面上得见上帝,正如上帝在救赎之工中所启示的那样。真正重生归信的人就是这样认识、信靠上帝的。藉着基督的荣面得见上帝,使他们以上帝为乐,爱慕上帝,并且荣耀上帝。
神秘主义者和真正敬虔的人都讲爱、舍己、得见上帝的面等等。二者之间的区别如下:神秘主义者理解、讲说、和实践每件事情,都是照着他们属血气的理性、幻想和想象,并没有圣灵的同在。他们没有把耶稣基督(这里是说,以耶稣基督为罪的赎价,完全藉着祂称义、得平安)作为接近上帝、获得真实和真正的成圣的惟一道路。此种灵修和这一道路向他们是隐藏的。然而,那些真正敬虔、重生的人,那些真正归信的人,行事为人是凭信心,而不是凭眼见。他们凡事都信靠主耶稣,惟独藉着祂来到父那里,常常在基督的荣面上得见上帝,在上帝的同在中行作万事,并且以谦卑、敬畏、爱慕和顺服之心,行在上帝面前。这就是历代圣徒所走的古道。从中你可以观察到,神秘主义者和真敬虔者之间的区别,就是想象与真理之间的区别,属血气、无圣灵与得蒙圣灵引导之间的区别,属世的与属天的之间的区别,寻找未知的上帝与服侍真上帝之间的区别,行事为人没有圣经、违背圣经(窥探不可见的事)与照成文的上帝圣言生活之间的差别。一个真正敬虔的人,会一直保持谦卑之心,用心灵和诚实来服侍上帝,从而远离那种自鸣崇高,杜撰虚构的东西。

2.敬虔主义的区分和界定(Pietism Identified and Defined)
几年前,在德国路德宗中出现了一个有相当规模的敬虔运动。我相信其中一些人是真正地追求敬虔,但对其中大多数人来说,只不过是陷于一种幻觉中而已。这种虚假的敬虔在某些地方也影响到那些持改革宗信仰的人。由于看到他们当中许多人转向敬虔的生活方式,属世的人就称他们为“敬虔主义者”,想用这种方法来刺激他们。然而,由于他们不敬虔,这样做实际上就是给自己带来毁灭,把冠冕戴在了他们所试图刺激的真正敬虔的人头上,因为作一个敬虔主义者,就意味着作一个敬虔的人。
此处我们提出忠告,反对敬虔主义者,并不意味着我们心中反对真正敬虔的人。我们绝不会这样做!惟愿上帝祝福那些真正敬虔的人,赐给他们更多的亮光,使他们看清路德宗的错谬之处,快快回转。我们在此处所反对的是那些提倡种种虚构出来的观点和错误的人,诸如神秘主义者、寂静主义者、异教徒、狂热派、大卫-约里派、包姆派、贵格派,以及我们时代那些被称为敬虔主义者的人。
每一位异端分子身上都有某种可爱的地方,是敬虔之人疏忽的地方,也是当受责备的地方。这些东西会使他们一时很有吸引力,导致一个敬虔却不坚定的人发生摇摆,因为这人会渴望得到他们所说的那些令人羡慕、使人快乐的事。那些人所讲的最有吸引力的几方面包括:1)默想上帝,以及如何持续不断地这样行;2)舍己;3)爱的愉悦。当这些事情以极其迷人的方式讲出来的时候,就会找到入口,既能进入那些属世的敬虔人心中,也能进入到那些真正敬虔之人的心中。他们认识到,真正的喜乐就是认识上帝,与祂联合,行在祂的面光中。他们认识到自爱仍然植根于他们的内心深处,给他们带来诸多的忧伤。因此,他们渴慕彻底摆脱这种自爱。他们认识到,在各种属灵的美德中,爱是最纯洁、最甜美、最必要、最圣洁的。当他们听到有人把这些东西以极其精彩动人的方式讲出来的时候,就心醉神迷,相信这些人已经达到了这种境界。这就使他们为是否应当加入那些人而犹豫不决。然而,在他们的讲话中所暗藏的刺就是:讲话人所理解和讲说的一切都是以属血气的方式进行的,也就是说,并没有圣灵的带领,尽管你是从属灵的意义上来领受的。通过他的讲论,他会逐步引导你偏离这种属灵的理解、属灵的享受和属灵的渴望,最终把你拖到属血气、不属灵的认识和活动中去,同时也把他起初所掩藏的其他错误逐渐传递给你。
不要期望我会列举和批驳他们在教义和应用中的各种错谬。这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支持一种不同的观点,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会阐明一些命题,并为之辩护,藉此错误就会显明出来。更重要的是,如果信徒坚守这些真理,就会脱离各样的试探。

3.命题#1:基督徒必须极其热爱真理;缺乏对真理的热爱,各种堂皇冠冕的借口都是欺骗而已(A Christian Must Have a Great Love for the Truth; and Splended Pretense Void of Love for the Truth is Deceit)
首先,真理是上帝在其圣言中所启示的救恩之道。无论上帝关于祂自己、主耶稣基督、重生、救赎性信心、真圣洁,以及祂希望如何被侍奉的方式启示了什么——所有这些都是真理。“……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弗1:13)。
只有一条道路通向救恩。错过这一条道路的人必会失丧。绝非信奉任何宗教都能得救。无论什么,只要与这真理相悖,就是谎言,就是从魔鬼来的,他“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约8:44)。
第二,上帝把这真理赐给了祂惟一的教会,使教会保守真理,宣讲真理,认信真理。“……永生上帝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前3:15);“……是上帝的圣言交托他们”(罗3:2)。
第三,这真理是重生的种子;也就是说,它是人藉以迁出黑暗,进入到奇妙光明的途径。“祂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们”(雅1:18);“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上帝活泼常存的道”(彼前1:23)。因此,既不认识真理,也没有真理的人,不能得重生。既然他没有重生,那么他所说的有关属灵之事的一切话语,都只不过是自然之工,他本人完全没有真理。
第四,真理是获得救赎性信心的惟一途径。救赎性信心来自人的外部,使人冲出自我。这自我被罪恶和审判困扰,渴望和好,渴望圣洁,渴望与上帝相契。救赎性信心使心灵冲破自我,跟随主耶稣——祂是赎价和上帝的公义。她接受祂,归顺祂,把自己交托给祂,并且在祂里面生活并成长。这信心是建立在真理之上的;没有这样的真理,就没有任何救赎性的信心。“……未曾听见祂,怎能信祂呢……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就是……信主的道”(罗10:14,17,8)。
第五,真理是达成圣洁的途径,是生发圣洁的源泉,也是衡量圣洁的准则。圣洁就是出于热爱真理而遵行真理。“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弗4:14-15)。在为那些属自己的人的圣洁祷告时,主耶稣恳求上帝使圣洁藉着真理来到祂的子民中间。“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如果心灵得洁净了,那必定是藉着真理发生的。“你们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心”(彼前1:22)。生活在罪中的人,就是罪的奴仆。从罪中得自由,是藉着真理得自由;经过正确理解的真理,必使人得自由。“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圣洁地生活就是行在真理中。“……正如你按真理而行,……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约叁3-4)。既不知道真理,也没有真理的人,不可能是圣洁的。他所显明出来的一切,都不过是未归正之人属血气的工作。偏离真理的每一步都是不纯洁的,并且导致人在成圣之路上的不纯洁。
第六,上帝要求信徒竭力保守真理,为真理争战,以免真理会失去,或者变得暗昧不明。属灵的勇士必须以真理束腰。“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弗6:14)。在这样装备好之后,他必须留意保守真理,不允许任何人在任何一点上破坏真理。“……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你要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提前6:12)。我们必须效法使徒保罗的榜样,他说过:“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林后13:8)。无论何时有人想要破坏真理,保罗都会立刻予以反击。“我们就是一刻的功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加2:5)。如果我们真的热爱真理,就当恨恶一切抵挡真理的东西,无论它是多么无足轻重——因为任何一个错误都不会孤立存在,而是会越增越多,超出人的想象。“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加2:5)。“要给我们擒拿狐狸,就是毁坏葡萄园的小狐狸”(歌2:15);“我恨一切的假道”(诗19:104)。
人不可轻看真理。真理是上帝赐给人的最宝贵的礼物,上帝也会留意我们如何对待真理。如果你真心真意地爱慕真理,主就会赐下更多的亮光。然而,如果你对真理冷漠淡然,不感兴趣,毫不关心,那么等待你的就是上帝的震怒和审判。要把《帖撒罗尼迦后书》2章10节至12节印在你的心上:“……因为他们不领受真理的心,使他们得救。故此,上帝就给他们一个生发错误的心,叫他们信从虚谎。使一切不信真理,倒喜爱不义的人,都被定罪。”因此,从现在起,不要再如此怠慢真理。
第八,不仅与错误为伍违背上帝的心意,而且与那些信奉谬误的人为伍也不合乎上帝的心意。教会是关锁的园(歌4:12),她与其他所有人分开,无论他们信奉什么宗教。如果有异端分子在教会中出现,就必须把他们赶出去。“然而你还有一个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引诱他们行奸淫,吃祭偶像之物”(启2:6,20)。
因此,每一位教会成员都必须保持警醒,不要与那些接受错误教导的人混在一起。要聆听上帝的命令:“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6:14-15,17)。如果你真的敬畏上帝的威严,真的因祂的话语而战兢,如果对你来说真理确实是宝贵的,那么你就要保持警醒,抵挡错误的教导、抵挡假师傅以及那些陷在错谬之中的人,无论他们看起来多么有吸引力,都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当发自内心地接受使徒的劝勉:“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约贰1:10)。也就是说,不要与他交往,要避开他,以便你丝毫不会受他影响,偏离真道。“弟兄们,那些离开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因为这样的人不服侍我们的主基督,只服侍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语,诱惑那些老实人的心”(罗16:17-18)。
仔细留意这一命题是多么必要啊!当把你自己与此相比较。你对真理真有这样温柔的爱吗?真理对你来说真的是宝贵的吗?你真的是欢喜快乐,为真理感谢上帝吗?你真的按照真理生活了吗?你真的为真理争战了吗?你确确实实恨恶一切错误以及那些拥护错误的人吗?你真的是害怕与这些人交往吗?如果你的情形就是如此,你就不会受敬虔主义者那些貌似属灵的花言巧语的误导,因为你马上就会认识到他们所拥有和倡导的是真理,还是谬误,他们到底是否真的热爱真理。
如果你曾经试图引导他们离开他们那些高谈阔论,归向基督教的基本真理,你就会明显地体会到我们上面所说的事实。你会经历到,在基本要道上,他们或者是一无所知,因而不愿讨论,或者是信奉一些谬误之说——有的人信奉这种错误,有的人信奉那种谬误。出于对真理的热爱,你就会有充分的理由离开他们。你会认识到他们所有的高谈阔论都不是出于圣灵,而是出于属血气的心思意念。当你考查他们的生活实践时,你会发现他们不爱真理,因为他们与教皇派、索西努派、重洗派等同样往来,并不在意他们与种种不同宗教背景的人的联系。因此,他们就把真理和谎言、光明和黑暗混合在一起。当然,他们不会这样承认,正如许多人所做的那样,但他们具体的做法表明:必须包容彼此的看法,既不要彼此论断对方的看法,也不要为自己的看法辩护,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更多的爱心。这难道不等于拒绝、蔑视和不爱上帝的真理,违背上述上帝的命令,公开地抵挡真理吗?对于我们自身不熟悉的人,可以通过他的同伴是谁来认识他;因此,要离开这些高谈阔论的人,不要和他们往来,他们所行的一切都是属血气的果子,因为他们连基本的道理也不懂。你们真正属灵的人,不要因他们所谈论的是属灵之事就产生摇摆,因为他们的谈论没有圣灵的带领,背后所隐藏的就是对真理的弃绝。
你们这小信的人哪,你们几乎也不知道真理是什么,因此当受责备。你要警醒,因为你处在极大的危险之中。你渴望灵修,渴望认识上帝,渴望与祂联合,也渴望行在爱中。你为自己仍然差距很大而感到忧愁。当你听到这些人谈论那些高尚的事情时,因为你里面也有对属灵生命的追求,你就会变得对他们迷恋不舍。你很苦恼,不知道自己是否应当跟从他们,既没有看到其中隐藏的毒刺,也没有看到这种信仰最终导致的结局,更没有认识到他们所传讲的虽然与上帝有关,却是出于罪人属血气的臆想。他们所说的一切都与圣经相悖,根本不是上帝带领祂的儿女的道路和方式。当对上帝的圣言保持忠心,当以单纯的心志在基督里寻求上帝,并且对上帝赐给你的恩典的大小感到满足。他们所谓的灵修会使你离开真正属灵的东西,进入属血气的领地。“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上帝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4:1)。

4.命题#2:基督徒必须热爱教会,尊崇教会(A Christian Must Have Great Love and Esteem for the Church)
若非热爱教会,有谁考虑教会的事呢?在地上所能找到的一切当中,就荣耀、纯洁和卓越而言,教会都胜过一切。如果只有所多玛,没有教会,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是的,假如没有教会,世界将不复存在。教会“……为全地所喜悦”(诗48:2),并且“……在地上成为可赞美的”(赛62:7)。教会是上帝的儿女的大喜乐——是的,教会胜过一切令人喜乐的东西。“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诗137:5-6)。大卫所有的爱慕、喜乐、关切和渴望都是以教会为中心的。当他被逐出教会的时候,他说:“我昼夜以眼泪当饮食”(诗42:3);“我寄居在米设……有祸了”(诗120:5)。他在地上的惟一渴望,就是处于教会所在之地。“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诗27:4)。当他能前往教会的时候,就喜出望外。“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耶路撒冷啊,我们的脚站在你的门内”(诗122:1-2)。
惟愿我们心中也有这样的倾向,对上帝的教会有这样的感情,因为教会是永生上帝的子民(罗9:26)。世界被分成了许多国度,每个国度都有自己的王——一个国王会比另一个更有荣耀,更有能力。教会也是一个国度,的确是处在世界之中,但又不属于世界,因为它是属天的国度。上帝是教会的君王:“因为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设律法的,耶和华是我们的王;祂必拯救我们”(赛33:22)。主耶稣——荣耀之主、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是他们的王。“我已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了”(诗2:6)。
上帝亲自从万国之中拣选了教会,使她能够成为祂的产业,与世上万国形成对比。“因为你归耶和华你上帝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你上帝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申7:6)。上帝亲自把祂的子民招聚在一起。“这百姓是我为自己所造的”(赛43:21);“主将得救的人,天天加给他们”(徒2:47)。上帝亲自密切看顾她:“我耶和华是看守葡萄园的,我必时刻浇灌,昼夜看守,免得有人损害”(赛27:3);“耶和华说,我要作耶路撒冷四围的火城”(亚2:5)。任凭敌人随意设计并且用他们所有的计谋和力量抵挡教会,但是“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太16:18)。抵挡上帝教会的人有祸了,因为“……摸你们的,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亚2:8)。
谁能不向有上帝和主耶稣为王的教会致以最高的敬意呢?人怎能宣称敬畏上帝,爱上帝,爱教会——上帝的儿女——却不尊崇她呢?“凡爱生祂之上帝的,也必爱从上帝生的”(约壹5:1)。
仔细想想在教会内会发现谁,你就会爱教会了。他们是至高者的圣徒:“至高者的圣民,必要得国享受”(但7:18)。他们是“世上的圣民……又美又善”(诗16:3)。他们是上帝的选民,是上帝用耶稣基督的宝血买来的人。“……上帝的教会,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徒20:28)。
圣经这样谈到他们:“……因为祢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上帝”(启5:9)。他们的心中大有荣耀,是锡安的宝贵女儿、上帝的儿女、承继永生的后嗣,是上帝和主耶稣、真信徒、得蒙称义和成圣之人所爱的。对于他们,使徒说:“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藉着上帝的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林前6:11)。他们是被上帝称为“所喜悦的”(hephzi-bah)的人,即,“……耶和华喜悦你”(赛62:4)。教会的墙被称为“救恩”,门被称为“赞美”(赛60:18)。如果你的心热爱和尊崇某种东西,那必定是教会。如果你不爱弟兄,那你当然也不爱上帝——无论你说什么,都是如此。
一切的荣美都能在教会中找到。上帝以特别的方式住在教会里:“上帝在其中”(诗46:5)。因此教会被称为Jehovah Shammah――“耶和华的所在”(结48:35)。主耶稣在谈到祂自己的教会时说:“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启2:1)。主藉着赐给教会灿烂的荣耀,使教会内外都荣美。“王女在宫里,极其荣华,她的衣服是用金线绣的”(诗45:13);“你美貌的名声传在列邦中,你十分美貌,是因我加在你身上的威荣。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16:4)。上帝在伯特利显现时,雅各是多么惧怕啊(创28:16-17)!当耶和华上帝在燃烧的荆棘中向摩西显现的时候,他的反应也是如此(出3:4,6)。当主与教会同在的时候,谁会不敬畏教会呢?就连未归正者也非常尊重她。“其余的人,没有一个敢贴近他们;百姓却尊重他们”(徒5:13)。既然如此,信徒当如何更加高度尊崇教会呢!
留意上帝赐给教会的祝福和益处,你就会爱她——那些福益都是超出人的想象的。“上帝实在恩待以色列……”(诗73:1)。保罗藉着“各样”和“属灵的”这两个词表达了这种意思:“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上帝,祂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弗1:3)。
(1)在那里,有公义的日头照耀,其光线有医治之能(玛4:2)。教会有属天的光照,给人带来喜乐,温暖人的心灵,结出累累的果实,为人指明道路。“兴起发光!因为你的光已经来到,耶和华的荣耀发现照耀你。看哪!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耶和华却要显现照耀你,祂的荣耀要现在你身上”(赛60:1-2)。那光会以清楚有效的方式显明人当走的道路,以至于“……人虽愚昧,也不至失迷”(赛35:8);“心中迷糊的,必得明白”(赛29:24)。
(2)在那里,上帝把主耶稣赐给祂的子民,使他们称义、成圣。“那日,必给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开一个泉源,洗除罪恶与污秽”(亚13:1);“城内居民必不说,我病了,其中居住的百姓,罪孽都赦免了”(赛33:24)。
(3)在那里,有圣灵浇灌它的居民。“我也不再掩面不顾他们,因我已将我的灵浇灌以色列家”(结39:29)。圣灵引导他们进入一切真理之中(约16:13)。“因为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罗8:14)。
(4)在那里,上帝赐众牧者,带领他们。“我也必将合我心的牧者赐给你们,他们必以知识和智慧牧养你们”(耶3:15)。这些牧者留意每个人的行为,如果有人离开正路,他们会马上行动,向他们呼喊:“你或向左,或向右……这是正路,要行在其间”(赛30:21)。
(5)正是在那里,上帝使祂自己的子民从新得力,欢喜快乐。“有一道河;这河的分汊,使上帝的城欢喜;这城就是至高者居住的圣所”(诗46:4);“……我的泉源都在祢这里”(诗87:7)。在那里有安全和保护,所以没有一只羊会走失:“……因为在全荣耀之上必有遮蔽”(赛4:5)。因此,那些困惑绝望的人都逃到教会那里寻求庇护。“耶和华建立了锡安,祂百姓中的困苦人,必投奔在其中”(赛14:32)。我希望把它彻底讲清楚:“因为在那里有耶和华所命定的福,就是永远的生命”(诗133:3)。
此外,还有教会中令人快乐,使人得益的活动。
(1)在那里,人们唱诗赞美主。“……凡在祂殿中的,都称说祂的荣耀”(诗29:9)。在那里,人们乐意侍奉主,并且来向祂歌唱(诗100:2)。
(2)在那里,人们以敬畏之心,谦卑圣洁地敬拜上帝;在那里,人们向祂的圣殿下拜(诗5:7),在那里,有“祈祷的”(番3:10)。“当以圣洁的妆饰敬拜耶和华”(诗96:9)。
(3)在那里,人们认信主,宣告:“主是上帝!主耶稣是惟一并且完全的救主,上帝的圣言是真理”。在那里,人们呼喊:“看哪,这是我们的上帝”(赛25:9);在那里,人们“以颂赞为祭献给上帝,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来13:15)。在那里,人人都因祂的名屈膝,人人口称 “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上帝”(腓2:11)。使徒彼得这样谈到教会:“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
(4)教会闪耀着真理、圣洁的光芒,她认信主耶稣,竭力宣扬祂。在那里,每个人都能找到避难所,每个人都能侍奉上帝。“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上帝的殿;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祂的路’”(赛2:3)。
(5)教会竭力成为许多灵魂悔改信主的器皿。若非藉着教会母亲,有谁悔改信主呢?谁又会悔改信主呢?“但那在上的耶路撒冷是自主的,她是我们的母”(加4:26)。与此相关,以下经文这样说教会:“论到锡安必说,这一个那一个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亲自坚立这城”(诗87:5)。
(6)正是在那里,对上帝对邻舍的爱得以操练。帖撒罗尼迦的教会在这方面非常卓越,使徒保罗谈及他们时,说:“论到弟兄们相爱,不用人写信给你们,因为你们自己蒙了上帝的教训,叫你们彼此相爱”(帖前4:9)。
(7)在那里,软弱的得坚固,忧伤的得安慰,无知的受教导,远行的得回转,懒惰的得激励。在那里,每个人都参与属灵争战,互相鼓励,彼此牵手,为人楷模,互相效法。
教会就这样闪耀着真理之光,上帝之家就以此为装饰。论到圣徒,圣经这样说:“当你掌权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诗110:3)。她的容貌因此就“如晨光发现,美丽如月亮,皎洁如日头,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歌6:10)。即使教会在一切事情上都有软弱,她也真正拥有一切;量不能改变质。所以说,银为油烟所遮盖,并不会失去它的价值,仍然比闪光的锡更宝贵。在打谷场上,麦子不会因为与稗草混在一起,就失去它的本质和营养。
同时思想这一切,以属灵的眼光和心态从各个角度看教会,你的心中就会点燃对教会的热爱。对于教会的荣耀,你也就会一面充满狂喜之情,一面充满敬畏之心。同时,你的心中也会激发圣洁的烈怒,抵挡所有那些胆敢破坏教会的人。上面所讲的这一切,会给你充足的理由,使你警惕那些所谓的敬虔主义者的欺骗。他们尽全力去做的就是摧毁教会,可惜他们无法做到。他们弃绝教会,否定教会的秩序,否定牧者的圣职,否定圣言的传讲,否定圣礼的施行,否定天国的钥匙。因此,他们就使自己犯了藐视上帝的教会这一可憎恶的大罪。“……藐视上帝的教会”(林前11:22)。藐视上帝教会的人就是藐视上帝自己和祂丰富的慈爱,这样的人必不能逃脱上帝的审判。尽管一个敬虔主义者信奉这种谬论,另一个又接受另外的邪说,但他们全都坚持自己的观点。他们在以下方面是一致的:他们的宗教信仰就是丢弃上帝所赐的一切,默想一位他们自己想象出来的、虚构的上帝。他们竭力发挥他们属血气的感觉,无所不用其极,得出各种谬论。对这等昏暗的人而言,此类谬论看起来就像是奇妙的大光,仿佛特别属灵。偶尔他们也聚到一起,听某个人讲论这些事。
他们对各个教派的人一视同仁,甚至对他们的钱包来说也是如此。不爱教会的人,就不爱上帝。与教会争战的人,就是与上帝争战,必会遭受上帝的审判。因此,当注意,你的救恩对你来说是宝贵无比的,当远离这种人,免得你也成为与上帝的教会争战的人。要仔细思想《申命记》13章1至3节,在那里上帝警告人,要小心此类行神迹奇事的先知,这种先知因为行了神迹,赢得人们的尊重,就建议人侍奉别神。经文说,上帝随后必要试验他们,显明他们的心在祂面前是否完全。这段经文对此处也适用,因为这些所谓的敬虔主义者,向人张扬他们灵修的功夫,由此获得入口,潜入那些正直人中间。这样,他们就把正直人带离教会和真道。所以,首先你当牢记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然后从这一角度出发,对他们所说的貌似属灵的话语做出判断。不要让自己因他们的那些言语而陷入罗网,也不要因自己受试探,最终犯下背离教会,甚至与教会争战的大罪。“不同我收聚的,就是分散的”(太12:30)。

5.命题#3:圣经是教义和生活的惟一准则(The Holy Scriptures Are the Only Rule for Doctrine and Life)
在第一个命题中,我们阐明了真理是何等宝贵和可爱,热爱真理的人恨恶所有不爱真理的人,躲避那些偏离真理的人,因此也必远离那些所谓的敬虔主义者。在第二个命题中我们讨论了所有热爱教会之人对上帝的子民和教会的热爱和尊崇,以及那些所谓的敬虔主义者与教会的分离。在此基础上,我们现在讲述上帝圣言的宝贵性和可爱性。上帝的圣言包含所有的救赎真理,是建立教会的根基。上帝把祂的圣言赐给教会,目的就在于使教会保守并传讲祂的圣言。而敬虔主义者不是弃绝上帝的圣言,就是进行随意删减。
上帝使人把救恩之路(只有一条,它是向属血气的人隐藏的)笔之于书,使祂的子民在教义和生活方面有明确的准则,得蒙保护,抵挡撒但的欺骗。撒但在地狱的无底坑中发出各种烟雾,试图模糊上帝的真理,偶尔还把自己打扮成光明天使的模样。也就是说,越是属灵的东西,撒但就越加以模仿,让它在没有圣灵、没有基督的情况下,以属血气的方式显示出来。上帝把圣经赐给我们,目的就是保护教会,使教会能够抵挡撒但各样的诡计,这些诡计使人不知不觉地上当受骗。上帝赐下圣经,也是为了保护每个人,使每个人都能抵挡自己的心,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带有各种异端邪说和错谬的种子。上帝就这样使人把救恩之道记载下来,托付给教会,使教会能够保守圣道的纯洁,由一代人传递给另一代人,由一个民族传递给另一个民族,到处宣扬,使人悔改归信,并把归正者带到教会中,使圣经成为每个人信心和生活的规范。
上帝的圣言是教会建立的根基(弗2:19-20),是真教会的徽章。教会从圣道的圣言得滋养。上帝的圣言既是基督徒信心和生活的惟一准则,也是他们抵挡那些坚持谬误、反对真理的敌人的利剑。对教会而言,上帝的圣言就是一切。没有上帝的圣言,就没有教会;同样,没有教会,也就没有上帝的圣言。
就我们而言,我们之所以读圣经,圣经之所以大有果效,是因为我们承认圣经确实是出于上帝的。我们之所以领受圣经,是基于这样的事实:“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上帝的道”(帖2:13)。它的确是信实的上帝的圣言。“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后3:16);“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1:21)。圣灵不仅默示了圣经,也使信徒对其中所记载的一切有认识,有经历,并使他们确信圣经确实是出于上帝的。圣灵也使人确信圣经是上帝的话,不仅圣经本身具有神圣性,而且也藉着圣经在他们心中直接产生果效。“并且有圣灵作见证,因为圣灵(祂在上帝的圣言中讲话)就是真理”(约壹5:6)。因此,我们当以何等的敬虔之心聆听、阅读上帝的圣言啊!所以,先知以赛亚是用这些话开始他的预言的:“天哪!要听。地啊!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赛1:2)。我们当以何等的顺服之心聆听、阅读上帝的圣言啊!我们当说:“现在我们都在上帝面前,要听主所吩咐你的一切话”(徒10:33)!
圣灵因为圣经是由不能说谎的、真理的上帝所默示的,是带领人进入一切真理的圣灵所默示的,所以记录在圣经中的一切都是真理。整本圣经都是确定无疑、可靠无误的。我们可以依靠它——并且可以毫无保留地、毫不犹豫地以完全的确信倚赖它:“……真理的话,……祢的律法尽都真实,……祢的命令尽都诚实”(诗119:43,142,86)。主耶稣也为此做了见证:“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使徒把它称为“福音真理的道”(西1:5)。弃绝上帝的圣言、不相信它的人,就是拒绝上帝,不信上帝,而是(这很可怕)把上帝当成了说谎的。“不信上帝的,就是将上帝当作说谎的;因不信上帝为祂儿子作的见证”(约壹5:10)。有人灵里狂傲,不接受圣经是上帝的圣言,是真实无误的,这样的人不会从中得到任何益处。“……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1:16);“……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来4:2)。
在圣经之中,上帝把属天的奥秘启示给了祂的教会;这奥秘所指的就是中保耶稣基督所成就的全部救赎之工,以及人得蒙救赎,并藉着基督这一中保归向上帝的方式。祂也启示了圣灵在归正者心中运行,使他们蒙光照,得安慰,分别为圣,得享永乐的方式,以及上帝赐下自己话语的目的。所以,它被称为“……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弗1:13);“……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罗1:16);“……这圣经能使你……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那所栽种的道,就是能救你们灵魂的道”(雅1:21)。
自然本身并不晓得这样的救恩之道;不管是天使,还是人,都不能设计出这样的救恩之道。这救恩之道是个奥秘,只有藉着上帝的启示才能了解。就其大能和运作而言,只在圣灵的光照下才能理解,而圣灵则是藉着上帝的圣道作工。论到这一点,主耶稣说:“因为天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不叫他们知道”(太13:11);保罗说:“……照我传的福音,和所讲的耶稣基督,并照永古隐藏不言的奥秘……这奥秘如今显明出来,而且按着永生上帝的命,藉众先知的书指示万国的民,使他们信服真道”(罗16:25-26)。
属血气的人即使读到、听到上帝圣言中的诸般奥秘,他也不明白,除非上帝藉着圣灵通过直接的启示使他们明白。那些在自然事务上有智慧,行事谨慎的人,对于自己智力的敏锐性颇有自信。他们认为,如果有任何人能够明白这些奥秘,非他们莫属;他们应当能够理解那些奥秘。可是,当他们遇到属灵的事情时,他们就像蝙蝠一样瞎了眼。论到他们,使徒保罗说:“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2:14)。使徒犹大(不是那个出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谈及没有圣灵的属血气之人,说:“但这些人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他们本性所知道的事与那没有灵性的畜类一样,在这事上竟败坏了自己”(犹10)。因为他们不明白属灵的奥秘,仅仅是从外表上以属血气的方式看待它们,所以他们就把那些奥秘当作是人的幻想,毫无价值,予以藐视。他们用自己的理性不能参透这些真理的精义,就弃绝这些真理,把自己排除在天国之外。敬虔主义者缺乏这种属灵的光照。就上帝的威严和受造物的渺小而言,他们拥有自然之光,认识到了人的幸福在于得见上帝的荣面。在圣经的帮助下,他们所拥有的自然之光变得更加清晰。但是,这些人终究不能明白属灵的奥秘,因此,他们就沉浸在各种对上帝的属血气的认识中,而且认为自己属血气的认识非常属灵,远远地超出圣经和那些真正得蒙光照之人的认识。然而,这样的认识只不过是人的杜撰和幻想,使得他们无法得享救恩。
圣经不仅包含了诸般奥秘,也包含了上帝想要祂的儿女所知道的一切奥秘。这些奥秘既涉及到他们今生今世属灵的活动,也关涉到他们来生得享永远的福乐所需要的一切。因此,若有教导在上帝的圣言之中既没有启示,也没有详细描述所谓的属灵之事和属灵操练,就是欺骗人。使徒保罗明确指出:“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1:8)。在上帝的圣言之中一无所缺——大大小小,高高低低,什么都不缺。“耶和华的律法全备”(诗19:7)。那些试图增加或删减上帝圣言的人,就与记在圣经中的一切应许无份;不仅如此,圣经中所宣告的一切咒诅必会临到他们(申4:2;启22:18-19)。因此,当恐惧战兢;严格持守上帝的圣言,努力明白并行出其属灵的含义。上帝的圣言“能使你……有得救的智慧。……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5-17)。除了上帝的圣言,不能渴望其他东西;捏造出别的东西来,就是控告上帝的圣言不是全备的。上帝对人的要求不会超出圣经。要求、寻求以及做出圣经之外的事,都是私意敬拜,不会得蒙上帝的悦纳。“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约20:31)。
圣经是教义和生活的惟一准则。想要敬虔度日、渴望得救的人,必须按照圣经来规范自己的理性、情感、意志、言语、行为以及全部信仰。“人当以训悔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我看重祢的一切命令,就不至于羞愧。少年人用什么洁净他的行为呢?是要遵行祢的话”(诗119:6,9);“若有讲道的,要按着上帝的圣言讲”(彼前4:11)。因此,无论你是谁,如果你真的喜爱敬虔和救恩,如果你真的尊崇和敬畏上帝,就当尊重、敬畏上帝显明的旨意,这旨意上帝已经开恩赐给了我们,好让我们得救。要让圣经成为你惟一的准则,当向大卫一样行,他曾为自己做见证说:“我拣选了忠信的道,将祢的典章摆在我面前”(诗119:30);“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终日不住地思想”(第97节);“我以祢的法度为永远的产业,因这是我心中所喜爱的”(第111节);“我的心专向祢的律例,永远遵行,一直到底”(第112节)。因此,当遵行上帝的诫命,效法圣徒的榜样,这样你就会坚定不移地前行。“凡照此理而行的,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加6:16)。
如果你真的以上帝的圣言为宝贵,真的非常喜爱,使它成为你信心和生活的准则,你就会对敬虔主义者的欺骗具有免疫力。如果你因他们那些表面上属灵的讲论一时迷惑动摇,从而转向上帝的圣言求助,那么你立刻就会认识到他们所说的不合乎上帝的圣言,上帝的圣言也不是那样说的,而且上帝也没有藉着这样的方式带领祂的儿女。那时,上帝的圣言就成为你的盾牌。
当你遇到他们的时候,首先当调查他们对上帝的圣言有什么样的了解,是否尊重上帝的圣言,他们对圣经有什么研究。然后,你就会看到,其中一些人完全拒绝上帝的圣言,对上帝的圣言弃而不顾,也不回应你的调查。其他人则把上帝的圣言看作是初级性的入门读物,小孩子和初学者可以从中得到益处;他们主张人必须超越上帝的圣言,致力于更崇高的默想。然而,对于上帝的圣言是上帝所默示的,并且被确立为惟一的、永远的准则这一事实,他们不是否定,就是沉默不言——你可以把他们的沉默解释为否定。别的人,用他们属血气的眼睛看不到圣经属灵的性质,就认定圣经没有任何价值,把它当成没有灵性,也没有生命的死的字句。他们认为那些持守圣经的人绝不会变得真正属灵。另外的人,为了不暴露他们丢弃圣经的本相,把你吓走,就在谈话中使用圣经,并且引用那些讲到亮光、灵性和得见上帝的面的经文。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更要小心地考查他们是否相信圣经全部都是默示的,是否承认圣经是信心和生活的惟一准则。那么,你就会经历到他们说话做事不守规矩。他们使用圣经时,如果你发现他们似乎明白真理的精义,就当继续考查他们。然后,你就会发现他们在灵里面是瞎眼的,对此的证据就是:他们不愿意在这方面接受察验,除非他们看到在他们面前的人没有知识,可以很容易欺骗。
因此,你就有充足的理由拒绝他们,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属血气的,请看以下这段经文:“他们弃掉耶和华的话,心里还有什么智慧呢?”(耶8:9)。然而,如果你不像上面所说的那样尊崇、喜爱永生上帝的圣言,对你的一切警告都是徒然的。那么,对于在属灵假象之下出现的各种骗局,你就非常容易受伤,被各种异端之风吹来吹去。你没有什么可参考,怎会得救呢?如果你坚持错误,轻蔑地拒绝全部警告,你就继续前行吧——但是,你知道,我们已经警告你了。

6.命题#4:重生是属灵生活以及所有属灵意念和行为的起因(Regeneration Is the Originating Cause of Spiritual Life, and of All Spiritual Thoughts and Deeds)
万事万物的运作都与起因保持一致,并且与其性质相符。人也是按照他内在的规律运作的——无论他是处在属血气的状态,还是靠着圣灵而活。属血气的人,涉及属血气的和属灵的事情时,都会以属血气的方式去行;属灵的人,在涉及这两者的时候,都是以属灵的方式去行。这种区别是属血气的人所不能了解的,因为他不明白属灵的事。圣经向我们阐明了这一真理。“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路6:45);“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罗8:5)。
我们不能认为,所有属血气的人都沉溺于不敬虔之中。不,从外在的意义来说,他们可能在生活上无可指摘。有些人很注意他们的心灵,他们在晚上省察自己是如何度过这一天的——他们犯了什么罪,发挥了什么美德,忽略了什么美德。他们有上帝在他们眼前,并且留意圣灵及其感动,认为祂对待他们就像他们对待祂一样。他们知道他们全部的喜乐和幸福都在于与上帝联合,并且他们持续不断地思想上帝。异教徒的作品对此有非常丰富的见证,他们的作品中有使人的灵魂陶醉之处,激发人归向上帝,追求敬虔。但是,这只不过是自然之工,不能讨上帝的喜悦,既不能给真敬虔的人带来喜乐,也不能给那些这样行的人带来救恩。即使它看起来是属灵的,也不配称为属灵的。当属灵之人把这些作品与对上帝的属灵认识以及在上帝里面的真生命比较时,就显出它们不过是黑暗和污染而已。你也许会这样问:“到底缺少什么了呢?我以为当我这样仰望上帝,留意我的心灵,天天省察自己,并且因此而加添德行时,我就是在以属天的样式生活。在这里到底缺少什么了呢?”缺少的就是圣灵和生命——是的,样样都缺少。属血气的人也可能是敬虔的。“……我看你们凡事很敬畏鬼神。……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告诉你们”(徒17:22-23)。既然没有上帝圣言的异教徒尚且能够那样敬虔,那些外在地得蒙上帝圣言光照的未归正者,就更能如此了。因此,你不能把看起来属灵的东西立刻视为是属灵的——因为既有真正属灵的敬虔,也有属血气的敬虔。
就属灵之事而言,所有的人在出生的时候,以及当他们在这样的状态中长大的时候,都是死的、瞎眼的——就他们的一切行为而言,也是如此。“那时,你们与基督无关,在以色列国民以外,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上帝”(弗2:12)。重生之前,人的状态就是如此,甚至他最好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2:1);“他们心地昏昧,与上帝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弗4:18)。这种无知在外在地得蒙光照的那些人身上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尽管他们幻想自己比那些真正归正者拥有更多的亮光,他们却既不能正确地明白属灵之事,也不能看透它们的本质。“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上帝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2:14)。因此,你既不能从某个人的外在行为,也不能从某个人谈论崇高属灵之事这样的事实,就得出结论说他拥有圣灵和生命。从行为本身,你不能得出某个人属灵状态如何的结论。相反,你必须藉着他已经重生的本质和状态来判断他的行为。同样的话、同样的事,已归正的人说了,做了,尚未归正的人也能说出来,做出来。但是,对已归正之人而言,它是属灵的,出自生命的律;而对未归正之人来说,则是出于自然之律。它们之间的区别,就像梦境或者幻想与现实之间的区别,画像和活人之间的区别那样大。
因此,已死并且瞎眼的人,藉着那自然的律而产生了上述的活动和行为,如果他想要看见,活过来,在他内在的倾向和外在的行为上变得属灵,他就必须重生才行。这是毫无例外的绝对真理。“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上帝的国”(约3:3,5)。这在全世界都是千真万确的,除非先被改变、重生,没有人能进天国。在这方面没有一个反例。“……自作一个新心和新灵。以色列家啊,你们何必死亡呢?”(结18:31)。没有把这一真理铭记于心,也没有寻求重生的人,不会得救。弃绝上帝圣言的人也必被上帝弃绝,我们在第一次或第二次警告之后也会弃绝他,认定他是一个异教徒。
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什么是重生?重生能在人里面带来什么改变?无论已归正之人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可能未归正者也能这样行——是的,大卫在女色上跌倒了,但亚比米勒却站立得稳。许多异教徒在战胜败坏和操练美德方面是如此卓越,以至于使许多已经重生的人都感到羞愧。读西塞罗(Cicero)、辛尼加(Seneca)、马库斯?安托尼俄斯(Marcus Antonius)、伊彼科图斯(Epictus)和其他异教徒作者的作品,会使人感到非常惊讶。
重生也不在于忘记你自己;不在于是否追求自己的兴盛、救恩、喜乐和愉悦,不在于是否完全忘记自己,惟独仰望上帝。重生不在于默想上帝和得见上帝,为上帝而沉醉,也不在于不断把自己带到上帝面前。这一切都可能是自然之工;异教徒、拜偶像的教皇派人士以及陷于谬见之中的人,也都会这样行。
重生不在于自然之光和美德的加增,仿佛光明胜过了黑暗,德行超过了罪恶,人就会重生似的。因为:
(1)事物的增长与其起因的本质相同。如果光明和德行出于自然之律,那么二者的增长也是出于自然之律,不管增长到什么程度。
(2)自然之人,在得见上帝的荣面方面,无论他得蒙多少光照,具有何等美德,为人多么谦卑,思想多么高尚,也是并且一直是愚昧人(罗1:22),没有上帝,也没有指望(弗2:12),而且是瞎眼的(弗4:18;林前2:14)。因此,重生并不在于上述事情的增多。
(3)假如这样,人就不需要重生了。然而,人确实需要重生。增长是已经存在的律的延续,而不是接受先前不存在的生命之律。但是,重生是先前并不存在的生命之律的产生,因此是从一种状态进入另一种状态,也就是出死入生。
(4)重生是藉着福音从圣灵而出的;它使人在耶稣基督的荣面上得见上帝,藉着与基督的联合生发属灵的生命,并且达到福乐的顶点。对自然之光和德行来说,这些事情没有一件是真的,因此它们有本质的区别。
重生是人的彻底改变,是藉着上帝的圣言,由圣灵所成就的。这种改变既是内在的,也是外在的。它是从死亡到生命,从属血气的到属圣灵的,从属地的性情到属天的性情,从自我和所有受造物到基督,经由祂再到上帝。重生始于人的心灵,始于灵魂的最深处。“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结36:26)。此处所说的“心”包括人的理性、意志和情感。
(1)理性,人的理性在重生之前密闭在黑暗之中,重生之时则得蒙光照,心中的眼睛得以明亮(弗1:18)。请从《哥林多后书》4章6节中观察这一点:“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得蒙光照的人,现在看事物与以前不同,并且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他以前所看到的事物。先前在他眼中纯洁的,现在成了污秽的;先前看起来光明的,现在只不过是黑暗。得蒙光照的灵魂现在看到,除非上帝在基督里藉着救赎之工把自己显明出来,没有人能得见上帝,而且藉着这样的看见,人得以成圣,得了喜乐,并且得享救恩。
(2)意志,人的意志在重生之前跟随瞎眼的理性,并且以可憎之事为乐,认为它是可喜爱的。现在却恨恶先前所喜爱的,并且以先前所恨恶的事为乐。现在它一切的渴望都是向着上帝——不是在基督以外,而是在基督里。正如上帝的圣言所启示的那样,重生之人现在所爱的是上帝的旨意。“耶和华啊,我爱祢”(诗18:1);“我何等爱慕祢的律法”(诗119:97)。
(3)情感,人的情感在重生之前倾向于不同的事物,而且方式也全然不同。现在心灵的性情则是属灵的,各种倾向和想望也都是属灵的,渴望被属灵之事充满,并满足于属灵之事。“……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
人的心灵就这样被改变了,心灵的表现也被改变了。重生的心灵现在轻看不是出于这被改变的心灵的一切。它真心地恨恶罪,并且逃离罪。它一心一意地寻求上帝,并且发自内心地为上帝不在而忧伤,一心一意地让自己在上帝里面得喜乐,侍奉上帝;它做这一切都是出于真心实意。“……从心里遵行上帝的旨意”(弗6:6);“耶和华啊,我爱祢”(诗18:1)。这被改变的心灵发出了不同的心思意念,并且它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圣洁的目的。它逃离罪恶和世界,操练美德;它竭力在一切事情上与基督一致,渴望基督的生命彰显在我们必死的身体上。总之,重生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然而,重生的发生通常并不这么容易。在与上帝和好、相信基督是人的赎价和公义、获得新心和新生命的时候,会有许多的惧怕和忧伤,面对许多的挣扎。因为重生在今生总是不完全的,所以根据使徒保罗的见证,肉体和圣灵之间的争战也就不会停息。“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加5:17)。
当某个人认识到自己的罪,领受了对上帝的渴望时,他起初会陷入努力追求大事的危险中。因为自然宗教容易得多——有人的本性配合(真正的重生与人的本性相悖),所以他很容易被拖走,倒向敬虔主义,而敬虔主义只不过是属血气的自然宗教。因此,他就有一直处于这种属血气的状态,并在里面有灭亡的危险。因此,如果你真的渴望得救,就要藉着我们简要地向你阐明的途径,为你的重生而努力。要思想你是有罪的,处于当被定罪的状态,也要思想重生之人那蒙福的光景。要留意你的无能,仰望基督。要让上帝的圣言成为你默想的对象,与那些真正敬虔的人为伴,圣灵就会藉着这些蒙恩之道使你悔改信主。如果生命的改变确实发生了,当继续保持谦卑,并在这条道路上不断长进。这会使你行事为人有确信,坚定不移,而且也会保护你,不受敬虔主义者的蒙蔽。
当你与这些敬虔主义者为伴的时候(当然,我建议你远离他们,与教会和教会里的敬虔人在一起),不要被它们看起来很好的属灵外表蒙蔽,也不要被那些对初信者很有吸引力的所谓的崇高之事蒙蔽。如果你请他们讲一讲重生,你就会发现他们在这方面不是一无所知,就是完全错误。这足以使你明白他们所有的活动只不过是属血气的,因而也就偏离真正的圣洁和与上帝的联合,结果也就离开了救恩本身。如果他们当中确实有人在加入他们之前与重生的律有份,并且因此能够把重生讲得头头是道,那么你也要小心,不要任凭自己和已经上当受骗的人一起被蒙蔽。他里面确实有生命的律,而且他也必会得救,但是他用草木禾秸所建造的工程必然存留不住,被火烧毁。即使重生之人也是不完全的,我们决不能在他们做的任何事情上跟随他们;他们也仍然在犯罪。他们拥有属灵的律,但在一定程度上仍会向留在他们里面的老我屈服,因此也就会在属血气的意义上操练舍己和得见上帝的面。这会使他们成为身量不高的基督徒,没有真正的长进。所以,要当心。

7.命题#5:基督徒运用信心(A Christian Avails Himself of Faith)
在堕落之前,亚当与上帝的圣洁性非常相似,亲密地生活在与上帝的联合中;堕落之后,人与上帝的性情完全相反,由于他里面的无知和心里的刚硬,他与上帝远远地隔绝,对上帝的生命非常陌生。上帝是光,而他是黑暗;上帝是圣洁的,而他里里外外全是罪。人心中充满了各种可恨的怪物,成为装满各种虚妄、不洁、骄傲、可憎和嫉妒的意念的臭水坑。如果有人能藉着天光看到他的心,他就会更加觉得自己的心令人厌恶,因为一切恶毒败坏的话语,都是从这罪恶之心发出来的。甚至他们当中最好的人,也会发出那种恶毒和败坏的器皿所生发的气味。不管做什么,人都是全然叛逆,彻底离弃上帝的律法,他所有的行为、方法、目的和目标都完全违背上帝的律法。尽管一个人可能比别的人更善于克制自己,能够以外在的和自然的方式做一些看起来正确的事情,但就这些事情本身而言,它们却是可憎的污秽,与《罗马书》3章11节至19节中所描述正相符。这些都证明:当远离这样的怪物!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出结论:处于自然状态中的人,既不可能与圣洁的上帝相契,也不可能因得见上帝的荣面而快乐。
是的,因为人里里外外都是这样可憎,上帝就抵挡他。上帝的圣洁抵挡他,使得这恶毒的害虫必然被丢出去。上帝的威严要压碎他,上帝的大爱要恨恶他,上帝的美善要毁掉他,上帝的公义要将他定罪,上帝的无所不能要摧毁他这怪物。上帝的心、上帝的脸、上帝的手——是的,上帝的一切——都抵挡他。既然他的灵魂不会死,他的身体死后必会复活,那么他就会伏在上帝那难以忍受的烈怒之下。啊,落在永生上帝的手中是多么可怕啊!既然上帝抵挡他,那么天上和地上的一切也都会抵挡他。天使、太阳、月亮、星辰、风暴、水、火、人和野兽——是的,万物都会抵挡他。他没有藏身之处,既没有帮助,也无处藏身。难道你认为这样的害虫会有胆量来到天堂,爬上宝座,与上帝联合,并且因得见上帝的荣面而快乐吗?难道罪人会与上帝相交,上帝会喜爱他,上帝会把自己启示给他吗?
人倾向于认为,上帝在任何时候都是同等恩慈美善的,他总可以并且也能够像他自己所希望的那样,经常来到上帝面前;倘若他转离罪和世界,以完全的单纯和真挚之心回归上帝,并且渴望过有道德的生活,他就随时能够使自己沉浸于对上帝的属灵反思和默想中。这样的人丝毫也不晓得与上帝和好或尚未和好的状态。他不知道这样的事实:上帝是天地万有的审判者,绝不能赦免罪,除非罪债已被代赎,惩罚已被担当——没有这些,就没有任何可以接近上帝的道路。这样的人所行的一切敬虔活动,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是自然之工。带有这种幻想的人和他的工作都不能得蒙上帝的喜悦。即使对他来说,自己所走的这条路看起来是对的,他的路最终也必会是通向毁灭的死亡之路。
任何人要接近上帝,就必须首先承受罪人当受的惩罚,满足上帝的公义。而且,必须有完全的圣洁,这样他才能经受住上帝公义的审判,并被上帝称义——因为上帝的审判是按照真理而行的。难道全地的审判者不应当行事公义吗?上帝绝不会免除罪债。主必要报应祂的敌人,向祂的仇敌怀怒(鸿1:2)。祂曾警告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上帝不变的律法就是:“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加3:10)。那些处于律法之下的人就服在咒诅之下。必有义愤和烈怒、患难和愁苦临到每一个行恶的人。因此,在末日,必会有话对那些站在左边的人说:“离开我,你这受咒诅的,到永火里去吧!”在你胆敢没有与上帝和好,就想接近上帝(或者更恰当地说,想象你自己接近上帝)的时候,要把这一点印在你心上,看到你先前的愚昧。首先当寻求与上帝和好,正如先前所言,祂是抵挡你的。如果不这样做,那么你所有的灵修、默想、谦卑和反思都是徒然的,并不能救你脱离地狱。但是,你怎样才能与上帝和好呢?正如我们所阐明的,你不会因某些自己想象出来的上帝的恩典而达到与上帝和好。你也不会因祷告或者祈求、受苦、悔改、离恶行善而达到与上帝和好。然而,藉着那位替你担当了罪的全部刑罚,满足了上帝的律法,因而使你与上帝和好、使你在上帝面前称义的中保,这必定会发生。在这件事上,所有受造物都沉默不语,任何人都无能为力。然而,上帝自己差派中保来到了世上,这就是主耶稣基督。祂,既是完全的上帝,又是完全的人,把选民的罪都背负在自己身上,担当了他们的全部惩罚,让自己服在律法之下,使那些生来就是上帝仇敌的人得以与上帝和好,并且把他们带到上帝面前,为他们赢得平安和全部的救恩。在祂以外,没有救恩。祂就是惟一的道路、惟一的真理和惟一的生命。若非藉着祂,就没有人能到父那里;一切的丰富都在祂里面,这是上帝自己所定的。祂能彻底拯救所有藉着祂归向上帝的人。这就是与上帝和好的道路。
但这位救主怎样才能成为人的份呢?这里能提供什么建议吗?这是人所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人不能认识这位救主。即使他认识这位救主,那么他根据什么认为这位救主愿意作他的救主,他有什么或能做什么来劝说这位救主甘愿作他的救主呢?然而,这就是上帝奇妙的大爱——上帝把这位救主呈现给人。无论是谁,只要愿意来接受祂,祂就应许绝不会丢弃他,同时上帝也慈爱地为人摆明了这样做的理由。祂这样做没有要求任何代价,没有从当被定罪的罪人那里要求任何东西作为赐下这位救主的条件。这就是人可以自由地到基督这里来的根基。但是,许多人不认识基督,也没有付出任何努力来认识祂——即使他们对祂有一些了解,却既不渴望祂,也不渴望祂的恩惠。他们所选择的是把世界和他们的情欲置于基督之上。另一些人的确受了感动,也产生了一些渴望,却不知道耶稣怎样才会成为他们的份。他们祷告和寻求,好像他们的祷告和寻求能够感动耶稣似的。他们想要随身带些东西来:就是痛悔圣洁的心和极其渴望的心。因此,他们总是停留在这种不安和不确定之中。实际上,他们必须从上帝的邀约开始,上帝是真实、不变、慈爱的上帝。但是,很多人制造出这样的困难:“我不知道上帝是否把耶稣赐给我了”。难道你不是人吗?难道你没有在圣经中听到上帝的声音吗?难道上帝没有说“凡愿意的,都可以来”吗?不信难道不是对主耶稣的弃绝和对祂友善邀请的蔑视吗?难道这不等于是把上帝当成了说谎的,难道这不是罪吗?难道不信者不会受到更严重的审判吗?所以,上帝确实把耶稣赐给了人。
要与这位救主有份,就必须回应上帝的邀约,到基督那里去,接受祂,并且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祂。这种信心的运用不是人得着耶稣的原因,只是得着耶稣的途径。因此,无论你的信心是强是弱,不管你在运用信心的时候是明白的,还是处于黑暗之中,也不管在运用信心的时候很容易,还是有许多挣扎,这些都没有涉及问题的本质,关键是用心灵和诚实来运用你的信心,这才是问题的本质。
这的确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当上帝愿意使某个人归正的时候,上帝首先会让他相信自己有罪,相信自己生命中没有上帝,相信上帝的烈怒,并且相信他当被定罪。认识到这一点是令人感到痛苦的。他已经厌倦了自己的处境,想要从中得救,他不能再忍受自己继续处于这种罪恶的光景中;相反,他必须圣洁,以爱心顺服上帝,并且以谦卑和敬畏之心侍奉上帝。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就寻求帮助,然而却找不到帮助。他心中的痛苦又深又大,这种痛苦在一个人里面会比在另一个人里面多一些,在一个人里面会比在另一个人里面长久一些。上帝的公义把这样的罪人压倒了,而且他们的罪恶和渺小使得他们灰心失望,认为上帝不会俯视他这样的人。
上帝藉着基督的受苦和受死等向他们启示了独一的中保耶稣基督,使他们知道了这邀约、知道呼召和友善的邀请。他们真心真意地选择了这条道路,因为他们希望能藉着祂与上帝和好,并且渴望在祂里面来到上帝公义的法庭前。只要耶稣接纳他们,并成为他们的耶稣,他们就会毫不惧怕地大胆依靠这些。他们以这邀约鼓励自己,并使自己转向上帝;他们向往、渴慕、盼望祂;他们与主耶稣交谈、交往;他们祷告,流泪,挣扎,领受更多的自由,接受祂,并且把自己完全交托给祂。祂的邀约、慈爱和信实就是他们灵魂的帮助,因此他们就把自己的信靠全部放到祂身上,把他们的灵魂交托给祂以得蒙称义、成圣、保守和荣耀。藉着这种方式,主耶稣就成为他们的主,他们也就成为祂的儿女。有时他们对于这一点大有确信,有时则是藉着信心进行反思,有时则是平静的盼望。在其他时候,他们则是很容易感到困惑,处于黑暗和怀疑之中,并且必须再一次开始接受耶稣。许多人整整一生都在这样挣扎,起伏波动。而其他人则会藉着很多挣扎达至确信的境界,并且作为上帝的儿女投入属灵的侍奉。
人不应该满足于信了一次或者两三次,好像这是现在已经完成的事情了。人只要活着就必须不断地行使信心。1)对于那些时常怀疑自己的光景,并且在信心操练中再次变得确信的人而言;2)对于那些对属灵光景很确定的人而言,都是如此。后者操练信心不是为了重新确定他们的光景,而是为了生活在与耶稣的联合之中,这种联合只有藉着不断操练信心才会发生。他们在生活中也遇到许多试探,需要信心作他们的帮助。他们只有藉着信心的操练,才能从这些试探中得释放,只有藉着信心的操练,他们才能够不断地胜过困难。
信徒不是完全的,仍会经常犯罪,跌入罪中。他们的灵魂受了伤害,变得无法安静,不仅是因为外在的罪,而且还由于他们这些恩典中的小孩子还没有看到的内在活动;得到的亮光越大,看到的灰尘越多。信徒生命中仍有心灵的败坏、对老我的渴慕、肉体的情欲和各种虚妄的想法。就他们的境界而言,即使他们没有因此而动摇(尽管这的确会发生在那些信心坚固的人身上),也会伤害到他们,使他们忧伤不已;他们会感到羞耻,会厌恶自己,而且他们心灵的平安也被扰乱了。因此,他们一次次逃向源泉,藉着信心,用基督的宝血洗净自己,直到由于因信称义,重新获得平安,再次自由地来到上帝面前,呼喊:“阿爸!父!”
上帝有时的确试炼他们,向他们掩面,而得见上帝的面却是他们的生命。这生命在里面变得昏暗麻木,而且敌人从各个方向攻击它。这使得他们大为动摇,他们的心也远离了平安,所有这些都使得操练信心成为必要。他们到耶稣那里寻求避护,在那里找到避难所,而且一直紧紧抓住祂。他们仰赖祂那不变的信实,拿起信心的盾牌来抵挡恶者射来的火箭。他们的确摇摆不定,但是他们紧紧依靠耶稣,祂是他们的盼望、帮助和安慰。他们没有看见耶稣,但是他们相信,藉着祂所成就的永远的和好,上帝是并且将会一直是他们的上帝。一艘船装备有很好的锚和绳索,并且也有一个很好的抛锚地,这样的船有时也会在风浪中颠簸摇摆,但却一直停留在它所在的地方。同样,主耶稣就是他们在一切患难之中的锚;因此,藉着信心,他们能经受得住风暴的考验,直到环绕他们的黑暗消去,他们再一次因甜美的平静而重新得力。
即使他们没有遇到信心受到攻击的特别事件,藉着信心基督也住在他们心中,而他们也要不断地操练信心,以便一直都生活在与祂的联合之中。于是,灵魂甜美地倚靠基督,向基督诉说她在祂里面所找到的愉悦和喜乐。她告诉基督,她把一切都交托给祂,没有害怕和忧虑,因为祂是她的耶稣,而她则是祂的产业——是祂施与慈爱和信实的对象,祂必按祂的旨意带领她,并且把她引向自己,使她进入荣耀之中。因此她到祂那里寻求庇护,住在祂的荫蔽之下。即使她不能总是尝到与祂联合的甜美,她也相信她与祂有份,并且带着确定无疑的自信倚靠祂。有信心的灵魂总是藉着她所信靠的耶稣到父那里去。她不能处在上帝直接的显现之中,也不能让自己把得见上帝看作是头等重要的,而是把自己看作什么也不是。直接得见上帝的荣面,这对她来说太崇高太陌生了。这并不是说,她总是藉着信心,明确地接受耶稣,与上帝和好,直接来到上帝的面前;而是说,她以信靠之心接近上帝。每一次基督都来到她与上帝之间,她在基督的荣面上得见上帝。
无论做什么事情,信心都是信徒的起点。信心是他们活动的灵魂,他们凡事都是以信心去行。他们凭着信心获取来自基督的力量,从而大有作为,好像那就是他们自己的力量。她们凭着信心胜过世界,与基督的丰富紧密联合在一起,并且与祂所有的恩惠有份。这使得他们能够更容易地忍受世上的贫穷和患难,这使得他们轻看世上所有的美丽。这使得他们能够笑对属世之人的残酷的面容和恐吓。他们凭着信心抵挡魔鬼,因为信心使他们与打碎了魔鬼的头的基督联合在一起。他们凭着信心,心灵得以洁净,因为信心使他们在爱中与耶稣联合。爱把他们的意志和基督的意志联合在一起,他们除了做祂所喜悦的、讨祂的喜悦、像圣洁的祂那样圣洁之外,再没有别的任何渴望。
由此你可以看到,基督徒在一切事情上都在持续不断地操练信心。如果你还没有行在这条道路上,那么你就还不是基督徒;你就仍然处于愁苦的境地。要为信心祷告,因为它是上帝所赐的礼物,而且要好好运用上帝做成信心的各样蒙恩之道:阅读并聆听上帝的圣言,与信徒相交。惟愿上帝怜悯你,眷顾你。
如果你已经行在这条道路上,并且以此处所描述的方法操练信心,那么就请注意要坚持下去。永远不要离开这条道路,因为它将会安全地把你带到信心的终点——你灵魂的救恩。在敬虔的操练方面,你会得蒙保守,抵挡拉巴第派、敬虔主义者以及其他各种异端的错谬。
也有些人,他们已经有知罪感,并且做出极大的努力要归信上帝,但还没有归信。当这样的人来到那些异端之中时,他们马上就从这样的迟延归信中获得了自由,这正如他们所宣称的(对他们而言,贴上这样的标签的确是应该的)。有时他们相信并且信心坚固——也就是说,就他们的观点来看是这样的。但事实上,他们偏离和离弃信心之道,转向了属血气的宗教。要警惕这样的人。
另一些人,对于信心如何运作持有自己的看法,并且也赞同这样的看法,他们看到信徒蒙福的光景,就幻想自己是相信的。
也有一些人,曾经在某个时候接受过基督作他们的救主。既然这一任务已经完成了,他们就可以向完美之境进发,追求更崇高的事情了。可怜的人啊——仿佛他们离开基督也可以成长似的;仿佛不靠信心,不用继续不断地得见基督的荣面,继续不断地保持与基督的联合,我们仍能够继续生活;仿佛不用继续从基督那里汲取活力和滋养,我们仍能结果子似的!以这种(或者甚至更奇怪的)样式行事的人,惟愿他确信自己的错误,转向基督,这样才能继续藉着祂得蒙称义和成圣,使他可以真正得救。如果你知道有人以这样愚昧的方式行事为人,要怜悯他们,如果有可能的话,要纠正他们的错误。如果他们不愿听从你的劝告,就要离开他们,不要与他们混在一起。如果某个人在敬虔操练上行事正直,但在恩典中仍然很幼小,就让我们已经谈到的那些成为引导他的灯塔。让他逃离那些未进入这条信心之道的人,逃离那些在灵修上装模作样,却没有真正与耶稣相遇的人。

8.命题#6:人今生来世的全部福乐都在于与上帝联合以及得见上帝的荣面(All of Man’s Felicity, Here and Hereafter, Consists in Communion with the Beholding of God)
上帝创造的人不仅是有理性的,也是能够认识祂的受造物。起初,上帝把祂自己的形像赋予人的性情;也就是说,这性情带有纯洁的属天之光、公义和圣洁,使人能够得见上帝的荣面,在生活中与祂相契,从而也使人适合于上帝把自己进一步启示给他。
然而,在人堕落之后,上帝向人掩面,从人面前掩藏了自己那荣耀、使人快乐满足的各种完美的属性,并且中断了人与祂的相交和联合。是的,从此之后,人成为祂公义的烈怒的对象。而且,在与上帝分离的时候,人生活在对上帝的恨恶之中。“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罗8:7)。灵魂本来所具有的卓越的能力,比如理性、意志和情感以及在他里面的一切,都以极其可憎的方式被扭曲了。他们不再把注意力集中在上帝身上,而是抵挡祂,定睛于看得见的东西,以便能够藉此满足人空虚的灵魂。因此,人在圣经中被称为atheos,就是“没有上帝”,“他们心地昏昧,与上帝所赐的生命隔绝了,都因自己无知,心里刚硬”(弗4:18)。
但是上帝,因着祂无限的慈爱,怜悯人类中的一小部分,把祂的儿子耶稣基督赐给他们作中保,这中保藉着自己的受苦和受死使这一小部分人与上帝和好,并且用祂在十字架上的血换来了平安。祂是公义的,却为不义之人受苦,以便祂可以把他们带到上帝面前。祂重生他们,赐给他们信心,使他们可以因信藉着基督进入这恩典之中。他们“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来10:19)。
必须特别指出的是,上帝把自己启示给了祂的儿女,他们现在信靠祂,已经与祂和好。因此,上帝并没有把祂自己启示给世人——启示给那些未归正和属血气的人。
我重申:上帝把祂自己启示给了祂的子民,就是那些现在真正信靠祂,已经与祂和好的人,祂在爱中使他们与自己联合。“耶和华与敬畏祂的人亲密”(诗25:14);“这不是说,有人看过父,惟独从上帝来的,祂看见过父”(约6:46);“……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太11:27)。既然上帝命定他们为救恩的接受者,而所有的福乐又在于得见上帝的荣面,与上帝联合,于是为了这一目的,祂就把自己启示给了他们。“……你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太11:25)。这是最美好的应许:“我也要爱他,并且要向他显现”(约14:21);“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14:23)。他们对上帝的看见,与上帝从祂那一方把自己启示出来的方式是一致的。“且将智慧赐给我们,使我们认识那位真实的”(约壹5:20);“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林后3:18);“……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4:6)。这就是敬虔之人的活动和操练:“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诗16:8);“……耶和华啊,他们在你脸上的光里行走”(诗89:15);“愿祂以我的默念为甘甜”(诗104:34);“上帝啊,祢的意念向我何等宝贵……我睡醒的时候,仍和祢同在”(诗139:17-18)。这足以使我们得出结论:得见上帝是惟独留给上帝的儿女的。这隐藏的吗哪、这白石、这新名,除了领受它的人,没有人知道。上帝并没有把自己启示给世人;就是说没有启示给未归正者,没有启示给属血气的人,没有启示给那些没有圣灵的人。这在《约翰福音》14章22和17节中是很显然的:“主啊,为什么要向我们显现,不向世人显现呢?……真理的圣灵,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为不见祂,也不认识祂”。
若不藉着基督,就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未归正者没有基督,因此他们不能到父那里去。再者,在上帝和属血气的人之间存在着如此的不同和对比,上帝不可能让自己与这样的人联合,并且以亲密的方式把自己显明给他。属血气的人死在罪恶过犯之中,他们的眼睛被蒙蔽,他们的悟性暗昧不明,因自己里面的无知而远离上帝的生命,缺乏能力。这样的人怎能到基督这里来,并藉着基督到上帝那里去呢?既然上帝不愿意把自己显明给未归正者,既然未归正者不能升高到上帝那里去,那么无限的隔绝就会一直存在。因此,就沉思上帝、得见上帝的荣面、与上帝在爱中联合而言,属血气的人无论写什么或说什么,都只不过是空想而已。
尽管属血气的人不能提升自己,得到正确的知识,得见上帝的荣面,上帝也没有把自己显明给这样的人,但他从自己的本性仍然可以知道上帝存在,他的幸福就在于与上帝联合。藉着有关上帝圣言的自然知识,这种认识就进一步得到了加强。结果,许多人殚精竭虑,要得见上帝的荣面,因此,得见上帝的荣面,讨论有关的事宜,并不是有灵命的证据。
我重申,许多未归正者确实藉着自然之光,藉着他们对上帝圣言的知识,竭尽全力要得见上帝的荣面。
(1)在异教徒当中这是很显然的,他们在他们的作品中谈到这些,其中甚至有一些高深莫测的描述,以至于基督徒也会对此感到惊讶和震惊。
(2)在教皇派的神秘主义者和思想家当中,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显然是拜偶像的人,因为他们把一片饼当作上帝来敬拜。他们向天使和死人祷告,并且尊崇各种图像。他们以可憎的弥撒以及其他的方式破坏了主耶稣的赎罪。他们希望藉着自己的行为称义,由此赢得天堂。他们承认敌基督是他们的头,而且恨恶真信徒。他们是逼迫主耶稣教会的人;他们或是直接参与,或是以此为乐,两者都对殉道者的血负有罪责,因此比异教徒和其他只是在自然王国里起作用的人更加可憎。他们撰写很多灵修书籍,到处讲说如何默想上帝,他们作品中的表述达到了他们想象力的顶点——是的,他们的话甚至超出了人的想象,如果他们自己不能理解这些话,别的人也许能理解这些话。如果别人也不能,那么他们也许就对自己那些玄之又玄的描述感到惊讶。
(3)在教皇派之外,也有许多人殚精竭虑,竭力默想有关上帝之事。很显然,他们既不知道真理,也不热爱真理。他们既不热爱上帝的圣言,也不把它定为教义、思想和生命的惟一准则。他们不爱教会(而是离弃了教会),不爱敬虔之人,也不与敬虔之人团契。他们能够与形形色色追求敬虔的人在一起,却不能容忍那些藉着他们的亮光责备他们的真正敬虔之人。他们不晓得真正悔改信主的性质。对救赎性信心而言,也是如此,他们对于救赎性信心的操练一无所知(此处我们所指的并不是那些没有犯这种罪的人;他们不应受此影响)。他们以傲慢的方式,谈论伟大的事情,谈论自己被上帝吸引,谈论自己如何超越自己,超越一切受造之物——是的,尽管很可怕,他们甚至说自己连上帝也超越了。在他们当中可以听到巴兰的言语:“眼目睁开的人,……得听上帝的言语,得见全能者的异象,眼目睁开而狂喜入定”(民24:3-4;新译)。
综上所述,很显然,未归正的人也殚精竭虑,努力得见上帝的荣面。因此,你不应当立刻就倾向于认为那些这样说的人——就是说,那些以迷人的方式谈到特别光照的人——就是真正蒙恩的人,就是真正属灵的人。瞎子也能谈论光,不属灵的人也能谈论属灵的事,那些远离上帝的人也能谈论与上帝联合,没有爱的人也能谈论爱——他们这样做并不是故意假冒,而是出自他们的心灵,他们认为自己拥有真理,所以就谈论真理。因此,你必须考查他们所谈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是否是真正属灵的。要听从使徒约翰的建议:“亲爱的弟兄啊,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上帝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壹4:1)。
不要因为什么话或什么灵,就匆忙认同,当仔细留意我们目前所谈到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有两种,一种是属血气的,一种是属灵的。
(1)属血气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是未归正者所行的;属灵的得见上帝的荣面则是真正蒙恩、真正重生、真正相信的人所行的。
(2)属血气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是藉着自然之光和上帝圣言的外在光照,藉着自己的灵、想象和思维的能力,藉着推理而发生的;属灵的得见上帝的荣面则是藉着圣灵的光照而发生的,圣灵带领信徒走出黑暗,进入奇妙的光明之中。
(3)属血气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把上帝当作它的对象,正如上帝在自然之中把自己启示为永远的、至高的和荣耀的那一位,等等。而属灵的得见上帝的荣面,则是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得见上帝;也就是说,藉着上帝的一切完全性在救赎之工中的彰显而得见上帝。在这样的属灵看见中,祂有时会直接把自己显明为已经与他们和好的上帝和父,偶尔也会藉着无法言说的亮光、荣耀、甜美和福乐向人显明,有时则会藉着这样的表述:“我是上帝,是你的上帝;我是你的救恩;我以永永远远的爱来爱你;你是属我的。”
(4)属血气的得见上帝的荣面留给人的是与上帝疏离;这种隔绝会一直存在。他们那种与上帝联合的幻觉只是自己想象中的联合,因为真正的联合只能藉着信心发生,而这信心恰恰是他们所没有的。属灵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是把灵魂带到上帝面前——是的,使她归属上帝,与上帝联合。“……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合而为一”(约17:21)。这是何等蒙福的联合啊!这样得享上帝的救恩是何等蒙福啊!
(5)属血气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没有给人带来任何生命的改变,也就是说,仍然处在属血气的光景中——即使藉着对上帝的了解,他们可以逃脱世界过度的污染,他们生命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属灵的得见上帝的荣面则使灵魂变得更加有份于上帝的性情,使灵魂变得圣洁,因为上帝是圣洁的。藉着主的灵,灵魂通过这样的看见——与所看见的对象一致——被改变了,荣上加荣。要当心,不要立刻就认为所有的得见上帝的荣面在本性上都是属灵的。
从他们所从事沉思与默想的本质来看,很显然,这样的人得见上帝的荣面,不过是夸夸其谈,并不是真的得见上帝的荣面,无非是自然光照和个人想象的结果。根据每个人的身体状况、性情和想象力不同,这样的得见也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在下面所描述的代表了一般方式;如果有人并不是以我们所描述的方式操练,那么他应当知道我们没有把他考虑在内。
(1)有些人进行这样的沉思时,就默想他们从自然角度对上帝的认识,默想他们读到或听到的有关上帝的事情。但在默想的时候,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已经读到或者听到了这些。在这样默想的时候,他们从一件事情转到到另一件事情上,他们对上帝的概念与他们的心灵和想象所暗示的相符。然后他们就思想他们所想象的事情,和因这样的思想而生发出来的一切。于是,上帝必须像他们所思想的那样,必须以这样的方式把自己启示给他们。对他们来说,此类有关上帝的想法是否合宜,是否与圣经相符,无关紧要;但这样的启示已经足以使他们确信:这是真的,是属灵的。
(2)有些人会在意念上远离所有的受造物、远离他们自己、远离上帝。他们的头脑中什么也不想,最多不过是排除时时浮现的各种念头。他们就这样竭力做到什么也不想,好像什么也不存在似的,于是就像沉浸在浓浓的黑暗之中。如果在这浓浓的黑暗之中,有一丝亮光落在他们的心意上,并且没有发现任何目标,他们就会认为这是出于圣灵的亮光。他们任凭自己被这亮光启迪带领,当这亮光增强的时候,上帝就如此如此向他们显现了。他们被动地观察这一切——作为这亮光的接受者,任凭自己被这亮光照明。灵魂就这样在爱中被点燃起来,并得到了这样的感动和激励,直到他们再一次归回自己,这一切就暂时停息。
(3)有些人,想要接近上帝,得见上帝的荣面,就放弃所有理性、记忆、情感,甚至放弃起初激发他们的心灵默想上帝的那些意念,因为这些意念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功用。在这样倒空一切之后,灵魂就转向上帝,把祂当作她的上帝,并且继续这样思想:“上帝啊,祢是我的上帝,我是属祢的”。于是,灵魂就静静地聆听上帝接下来将会如何启示祂自己,并以迷恋的方式定睛注目与她同在的上帝。此时她安静下来,她的体会超过她所见到的,她时而敬拜,时而欣喜,安然顺服,操练爱心。此处惟独所缺乏的是圣灵、属灵的生命、信心的操练、藉着基督来到上帝面前,以及在基督的荣面上得见上帝。既然缺乏这些事情,那么这种灵修不过是个人的行为和想象。这一切都不过是属血气的操练,毫无价值。
(4)有些人一直保持安静,内心处于回归上帝的倾向之中,除了等候圣灵之外,别的什么也不做。如果心中什么也没有出现,那么他们就继续那样做,而且很满足。如果在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们就认为这是出于圣灵的;那么这就是真理,比圣经更明确,更可靠。他们认为圣经不过是僵死的字句,是初信者的入门读物,并且没有任何益处。如果出现在他们心中的念头指示他们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他们就把这当成是圣灵的带领,留意去行。除非心中出现的这类的感动催逼他们,他们就不祷告,不说话,也不做任何事情。他们就这样安安静静,快快乐乐地生活。若是他们出现什么念头感动他们,他们就依靠这念头行事,无论这念头是否合乎上帝的圣言。他们对此并不加以考查;对他们来说,这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样,他们就被自己的灵带到各种可憎恶的、甚至连属血气的人也不愿去做的丑事之中。上帝以祂自己的慈爱,使其从错误的道路中归正的那些人的见证,证实了这一点,而且这也是日常经验所教导的。一些人甚至走得更远,装扮起了先知的角色。当某种关乎将来事情的念头浮现在他们空虚的心灵中的时候,他们就认为这些就是上帝对将来事情的启示。可怜的、误入歧途的人啊!他们渴望寻求上帝,行上帝所喜悦的事情,但却完全走错了路。带着他们自己所杜撰的各种奇思怪想,和出于他们自己的灵的那种狂热和偏执,他们走向灭亡。
因此,所有基督徒当生活在上帝的同在之中,自我省察什么是上帝所喜爱的美善的旨意,坚信圣经是上帝显明的旨意和无谬的标准,并且继续留心圣灵的带领。他们当仔细留意自己得蒙了美好光照的良心,不要违背良心行事。若是跟从人自己的灵和想法,好像这些想法是出于圣灵的,就是在奔向毁灭。
为了避免这样的盲从,我们必须牢记下面这些道理:
(1)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灵;另外,还有许多诱惑性的灵,邪灵能把自己装扮成光明的天使。他能给人提供一些本质上非常好的思想,但其意图则是蒙蔽人,挑动人用错误的方式应用本来很好的道理。因此,我们必须留意,并且知道自己所受的到底是哪个灵的感动。
(2)圣灵使人确信自己有罪,使他为罪忧伤、困惑,使人在许多方面为自己的罪感到烦恼。
(3)被圣灵所征服的人必会重生,从黑暗之中被迁移到光明之中,出死入生,从以属地的事情为念到以属天的事情为念。
(4)圣灵使人生发信心,把上帝的儿女带到基督的面前,祂使他们藉着真信心接受耶稣作他们的赎价和公义。
(5)圣灵把祂的众儿女联合在一起,并且保守他们与教会联合,因为他们都是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林前12:13)。
(6)圣灵凡事都是照着上帝的圣言带领信徒;祂把他们带进全部真理之中。上帝的圣言就是真理,是我们照之而行,不会出错的惟一标准。圣灵藉着圣道,重生了他们,使他们成圣,带领他们,安慰他们。
然后,你当确定无疑地知道,找不到这些东西的地方,就没有上帝的灵存在。要确信任何被人认为属灵,但与上面所说的不符的东西,都只不过是幻觉和来自人自己的灵的诱惑。不管人如何大肆吹嘘自己如何属灵,都当接受教导和警告。要知道圣灵只是赐给上帝的儿女的,只有那些蒙圣灵带领的人才确实有基督的灵。属血气的人不会有圣灵(犹19);世人不能接受圣灵;他既看不见,也不认识圣灵。
在思想上述这些得见上帝的荣面的方式时,对于敬虔的人来说,很显然,它们全都不过是属血气的行为。我们尤其能从以下的事实中得出这一结论:这样的人认为属灵的最大标志就是人放弃自我,并完全忘记自我(好像他不存在一样)。这不是因为他们认识到自己的罪而羞愧,而是把自己与上帝相比的结果,或者没有任何理由,或是由于他们认为必须这样行。这是愚昧的属灵,只不过是自然所结的果子!你为什么喜爱这种在其中彻底忘记自己,也不顾念自己的默想?在这方面,自我不正是你所关注的焦点吗?难道你认为这就是你的救恩吗?若非如此,那你为什么全身心地投入这种灵修呢?假如那是上帝的旨意,你就既不需要,也没有能力这样行,因为这样做对上帝并没有任何益处。所以,你这样灵修是为自己行的,因为这样沉思你自己的空虚正是你的乐趣。因此,当你认为自己彻底忘记了自己,完全抛弃了自己的时候,你恰恰正在寻求自己。只有当这样的排斥自我、贬抑自我真具有属灵性质的时候(事实上,它是属血气的、罪恶的),它才不是罪恶的寻求自我,而是圣洁的寻求自我。
既有罪恶的寻求自我,也有圣洁的寻求自我。罪恶的寻求自我是指人寻求荣誉、尊崇、爱戴、尊敬、好处等等,使所有人和所有事最终都以他们为目的。圣洁的寻求自我是增进自己身心的健康,目的就是使自己在各个方面都能侍奉上帝。在我们寻求上帝的时候,为了使自己的灵魂得益处而寻求亮光、生命、慈爱、喜乐、和救恩,这并不是罪恶的。毋宁说,这是走在属灵的正确道路上的明证。这是圣洁的寻求自我,因为:
首先,上帝在人里面创造了这种属灵的寻求自我。想到上帝的警告“你吃的日子必定死”时,难道亚当不需要小心地避免吃树上的禁果吗?难道他不用害怕失去蒙福的光景吗?难道他没有义务在与上帝的联合中寻求自己的幸福吗?
第二,上帝吩咐祂的儿女应当恐惧战兢,做成得救的功夫(腓2:12)。所以,他们必须为此努力。
第三,上帝持续不断地警告人,目的就在于藉着惧怕搭救他(犹23)。请看《路加福音》13章3节:“……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第四,上帝使用许多颇有吸引力的理由,规劝每个人都当寻求自己的救恩。“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
第五,如果人不应当寻求自己和自己的幸福,那么对他来说,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就无关紧要了;既然这样无关紧要,那么所有的祷告都会停止。那么,他就一无所欲,一无所求了。然而,上帝愿意“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腓4:6)。假如是一无所欲,一无所求,那么,对所领受的恩惠的感恩也就停止了;但上帝愿意我们凡事谢恩(帖前5:18),“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西1:12)。
综上所述,很显然,就救恩而言,真正的属灵绝不是忽视我们自身的幸福,更不是彻底贬低我们自己,也不在于彻底忘记我们自己,不在于凡事都把自己排除在外。毋宁说,这是违背上帝诫命的伪宗教,目的只不过是满足肉体和我们自己的想象而已。

异议#1:难道凡事不当以上帝为中心吗?凡事不当以上帝为目的吗?若是寻求自己,那么自己就成了关注的中心,就使自我成了寻求的目的。
回答:当敬虔之人在属灵的事情上定睛于自己的时候,他会照着上帝的命令和旨意行。他不可能以自己为最终的目的,一直单单关注自己的幸福,因为这并不是他最高层次的幸福。作为恩典的接受者,他在享受上帝的慈爱时,必会不断转向上帝,因为惟独上帝是他得救的起因。这样,他必会以上帝为最终目的,感谢祂,把尊崇和荣耀归给祂,赞美祂,因为这是上帝的本质决定的,惟独祂配得这些赞美。属灵的人以荣耀上帝为最终目的,其方式越纯洁,他就会享受到更多的福乐;他享受的福乐越多,他就会越以上帝为最终目的。这并不是说他贡献了什么东西给上帝,而是说最终得益处的是人。因此,想使自己幸福和以上帝为最终目的,必须是联在一起的;敬虔的人不可能寻求一个,却不操练另一个。所有敬虔之人都是从上帝领受恩惠,享受恩惠,并以上帝为最终目的,不管他们着手做什么,尤其是那在基督里的父老们,也都同样以荣耀上帝为最终目的。

异议#2:基督徒必须舍己(太16:24),不要寻求自己的益处(林前10:24),不要拥有什么(加6:3),并且必须心里谦卑(太11:29)。因此,人必须超然物外,既不寻求自己的益处,也不在任何事情上以自己为念。
回答:有三重的自我存在。首先,有“罪恶的自我”(a sinful self);此种自我指的是骄傲、恶毒、报复、嫉妒、吝啬、淫乱和心中其他一切的邪情私欲,以及从心中所发出、寻求满足私欲的行为。这些都是基督徒所不能寻求的。相反,基督徒必须约束自己,脱离各种与灵魂争战的肉体的贪欲,治死它们,把它们钉死在十字架上。
第二,有“属血气的自我”(a natural self);此种自我指的是渴望和寻求一切与身体的福益有关的东西,比如饮食、睡眠、衣物、房屋、财产、与人和睦相处、以及其他任何与人的生存有关的东西。人可以而且必须寻求这些东西,因为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体,而是予以保养顾惜。然而,基督徒不能把自己的心完全放在这些事上,并把运用这些东西服事上帝当作自己的最终目标。他当顺从上帝的护理,或贫穷,或富足,都当知足,因为这些不是他的份。但是,如果这些东西使他违背主耶稣、违背主耶稣的使命、真理和敬虔,他就必须远离其中一件或者另一件东西。这时,基督徒就随时否定自我,心甘情愿地舍弃一切,以喜乐之心看待自己财产的消失,甚至不以自己的生命为宝贵。这就是基督所要求的舍己。
第三,还有“属灵的自我”(a spiritual self);此种自我也就是对我们灵魂的救恩和福益的渴望,这包括藉着基督的宝血与上帝和好、与上帝联合,一生一世享受与祂的相交、祂的慈爱、亮光和圣洁,最终得荣耀。基督徒不可舍弃这些属灵的福益。他必须坚持不懈、竭尽全力追求。这是灵魂的生命、上帝的旨意、上帝的命令,而且这也是讨上帝喜悦的。既不寻求也不追求这些属灵的福益就是犯罪。人在与上帝相交,得见上帝的荣面的时候,既不可彻底把自己丢在一旁,更不可让自己完全置身其外。相反,他必须努力追求属灵的快乐、仁爱和圣洁,并以此为乐。
《马太福音》16章24节中所指的是属血气的自我;《哥林多前书》10章24节中所指的是罪恶的自我;《加拉太书》6章3节中所指的是那些自认为很了不起,蔑视别人,同时没有蒙恩,或者得蒙恩典的程度很小的人。
让我们来思想一下《马太福音》11章29节。谦卑并不排除自我;相反,谦卑与自我密切相关,因为真正的谦卑就是敢于承认自己的生命状态,以及拥有哪些美德和能力。当然,他并不夸耀这些,因为他承认不是靠自身拥有它们,而是上帝惟独因着祂自己的美善,把这些好东西赐给他们的。他认识到自己的罪恶,认识到自己不配得任何东西。他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所没有的美德和能力,因此就看他们高过自己。主耶稣是他的榜样。作为基督徒,他知道这种谦卑但高贵的性情是上帝所喜悦的。所以,他所寻求的就是谦卑地与他的上帝同行,他就像断奶的孩子一样,谦卑顺服,凡事感恩。由此可见,在得见上帝荣面的时候,却排除自我,完全是出于自然的东西,是属血气的,是出于个人的选择,也是对威严、圣洁的上帝的犯罪之举。

9.各种困扰谦卑的基督徒的事情(Matters which Trouble the Humble Christians)
有三件事给敬虔之人带来的困扰胜过其他任何事。第一,那些谈论高深莫测默想的人,也谈论他们与上帝的合一,谈论他们属于上帝,也谈论在这样的默想中,他们把上帝当作他们的上帝。第二,这样的人能够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谈论对上帝的热爱和沉浸于上帝的爱中,就是说被上帝的爱消融。第三,有些人以一种极其特别的方式谈论主耶稣的荣美。敬虔之人认为,这三件事的确是属灵的,是蒙受特别恩典的证据。谁不喜爱这些事呢?谁不愿意听人谈论这些事呢?我的回应就是,一个真正蒙恩的人,听到别人谈论得见上帝的荣面、属于上帝、爱上帝,以及主耶稣的荣美时,必会发现自己内心的爱慕和渴望也被激发起来,想要进入这样的境界。这是由于在他们属灵的本性中,他们熟悉这些事情,因此,当听到别人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就认识到事情是这样的。假如那些如此谈论这些事的人,确实在灵命上明白并拥有这些东西,我们不仅不会对他们提出警告,甚至在爱中拥抱他们。然而,因为我们知道这三件事都可能出自自然性的光照,并且那些没有真正蒙恩之人也能对此高谈阔论。他们的看法并不是出自对真理、上帝的圣言、主耶稣的教会的爱慕,也不是出于对归正和操练真正的救赎性信心的爱慕。因此,我们必须阐明未归正者如何也能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三件事之中。
就第一件事而言,那些具有暂时性信心的信徒,那些在属血气的光景中外表敬虔的人——是的,甚至异教徒——都把上帝视为他们的上帝,并且称祂为他们的上帝,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为什么那些让自己忙于默想上帝的人不能也这样做呢?但是,仅仅因为他们如此想象,并不因此就意味着事实的确如此。上帝只是真信徒的上帝,真信徒藉着耶稣基督,领受祂的赎价和公义,来到上帝面前,与祂和好。那些不认识这条道路,没有藉着这条道路真正来到上帝面前的人,并没有真正得着上帝。上帝不是他们的上帝,他们的想象是虚妄的,没有任何根基。他们从来没有认识和感觉到罪所导致的上帝与他们之间的隔绝、上帝对罪人的烈怒,以及绝不免除罪债的审判者上帝的公义。就因信接受基督而言,他们是陌生人。那么,上帝怎么可能是他们的上帝呢?也许他们把上帝当成所有人的上帝,是所有转向祂、寻求祂的人的上帝,尽管并没有经过惟一的道路――基督。也许他们不能找到任何理由,只是想象出了这一切。在这样的幻觉之中,他们认为上帝是他们的上帝,这位上帝使万事互相效力,使他们得益处,他们因此而感到惊奇,并高兴欢喜。这些的确都是非常重要的事。然而,许多这样默想上帝的人,竭力摆脱与自己相关的一切属灵情感,摆脱自我,既不考虑自我,也不反思自我。他们只是希望一心默想上帝,得蒙上帝的光照,并且被提升到高处,进入荣耀之中,进入永恒之中。是的,尽管说起来很可怕,他们确实甚至在默想之中竭力升高到上帝之上。这样的人虽然声称上帝是他们的份,是他们的上帝,还有谁会被他们这种说法绊倒呢?
第二,他们对上帝的爱与他们使上帝成为他们的份的方式是一致的。人都有爱的本性,如果发现或者想象到值得渴慕的目标,他的爱就会向它流露出来。此时,人的想象会有不同寻常的果效,因为虚浮的人能够想象出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人或事来。他把自己的心思意念都集中在这上面,为想象出来的与上帝的交谈而喜乐,并且他在所想象的上帝的爱中欢喜快乐,仿佛这一切都是真的。当属血气的人把自己的心思意念集中于默想上帝的时候,他也会有属血气的爱上帝的倾向。此外,当他沉思上帝的各种完美的属性的时候——无论是藉着自然之光,还是上帝圣言的外在光照——就有那种属血气不属灵的爱生发出来。这种爱与他们所具有的知识相称。异教徒就是这样爱上帝的。拜偶像者和那些偏离救赎性真理的人,正是以这种方式谈论上帝的爱,谈论上帝之爱的奇妙运行,以及他从中醒来时上帝赐给他的爱之吻。一个人可能对另一个人产生这种自然之爱。他们藉着这种自然之爱,升高到上帝面前,但他们这种自然之爱的性质并没有改变,只是爱的目标变了。因此,他们无非是在以他们所谓的对上帝的爱羞辱上帝。

异议:所有属血气的人不都是恨恶上帝的吗?“叫那恨祂的人,从祂面前逃跑”(诗68:1);“……怨恨上帝的”(罗1:30);“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罗8:7)。既然许多人默想上帝的时候以祂为乐,难道这不正是他们得蒙属灵光照并且真正重生的证据吗?“我们爱,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壹4:19);“若有人爱上帝,这人乃是上帝所知道的”(林前8:3)。
回答:不是所有被称为爱的东西都是真正的爱。既有属血气的爱,也有圣洁的爱。属血气的人——比如异教徒和所有未归正者——有属血气的爱,这爱与它所出自的人具有相同的本性;但是,“属肉体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欢”(罗8:8)。从这种属血气的爱,我们只能得出以下结论:这样的人处在属血气的光景中,根本不属灵,也根本没有重生。我们完全同意,在上帝把自己的威严、荣耀、能力和美善等启示在自然之中时,属血气的人藉着得见上帝的完全,能够以这种属血气的心,用这种属血气的方式爱上帝。异教徒和其他未归正的人,就是以这种方式爱上帝的。那些在这样的状态中爱上帝的人,在别的方面可能会恨上帝,并且藉着弃绝祂的圣言、不接受祂的儿子,以及憎恨和迫害祂的儿女,显明他们实际上恨恶上帝。那些在属血气的意义上如此默想上帝的人,能够与各式各样的人交往,但却厌恶真正表现出上帝形像的上帝的儿女。他们恨恶光,因为光把他们暴露出来,因为他们因真信徒身上的光明而受到责备。他们不愿遵行上帝的律法,却渴望照着自己的想象而行,这就表明他们实际上恨恶上帝。他们恨恶上帝的责备,他们的全部生活都表明他们并不喜爱上帝。
我们如果把这属血气的爱与在基督耶稣里对上帝纯洁属灵的爱——对此我们会进一步讨论——相比,就会看到这种属灵之爱的最小的火花和最微弱的光线,都远比那些默想上帝的人装出来的所有的爱更卓越,更纯洁——不论他们如何用美丽的言词装点它。二者的区别不仅在于程度上,而且在于真正的本质上。哦,这神圣的火花,这属天的爱火,是何等胜过所有那些毫无生气的煤渣啊!
第三件事与他们谈论主耶稣的荣美的特别方式有关。凡是拥有圣经,读过描述基督的荣美的属灵书籍,并且能言善辩的人,都能以极好的方式谈论耶稣,这难道会令人感到惊奇吗?人因此就真的认识耶稣自己了吗?这能证明他亲自得见基督的荣面,经历了主耶稣的甜美吗?仅仅基于这些高谈阔论就得出结论,这样的人太天真了,对基督教的真理也太不熟悉了。对于那些大谈特谈自己灵修经历的人,当留意观察,看看这样的人如何行事为人,观察他到底参加什么群体,看看他是否爱戴教会中的敬虔之人,并参考本章前面所提及的前五个命题。你会很容易认识到自己必须对这样的人做出什么判断。当你对这样的人加以考察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他如何谈论灵魂被领到中保耶稣面前的方式,如何接受主耶稣作他的赎价和公义,如何面对灵命的挣扎。于是,你就会发现,他所有的高谈阔论所涉及的只是作为王,或者作为效法的榜样的主耶稣,而没有涉及以其代赎使人与上帝和好的大祭司主耶稣,也没有坚持不懈、经常重复地操练对基督的信心,其实这才是真基督教的精髓。
在基督里的某些小孩子,很容易受到各种教义之风的驱使,当听到某个人滔滔不绝地谈论高深莫测的默想,没有意识到其中隐藏的毒刺,就开始十分羡慕别人所到达的这种境界,有这样高超的灵命,得蒙这样大的光照。他们也开始像敬虔主义者所做的那样,一心一意默想上帝;也就是说,以属血气的方式这样做——但是,结果不同。
(1)有些人,在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渴慕这样默想上帝,但内心仍有挣扎,甚至厌恶这种做法。他们为自己心中这样的抗拒和厌恶而责备自己,认为这是由于自己败坏的本性造成的,认为这只不过是懒惰和缺乏灵修导致的。他们重新开始,并且更迫切地去行,但抗拒和厌恶之心却仍然存在,并且日益加增。在这样挣扎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开始明白他们的目标——得见上帝的荣面——的确是美善的,是属灵的,但他们所采纳的方法却是属血气的。因此,这种抗拒和厌恶之情不是罪恶的,而是出于人已经重生的本性。他们认识到,有一种属灵的方式,使人行在上帝的面光之中。于是,他们就脱离罗网,不再以这种属血气的方式追求得见上帝的荣面。
(2)其他人,尽管拥有属灵生命的律,但在持守和坚固方面却疏忽大意。他们想成为特别的人,于是就犯了错误。当他们在这种高深莫测的默想中看到了灵性的外表时,就轻率地采纳这种灵修方式。当上帝任凭他们自行其是时,他们就误入歧途,追求那些幻想和属血气的想象。这样,他们里面虽有良好的根基,却在这良好的根基上用草木禾秸来建造,最终必被烧毁,存留不住。但是,他们必会得救,因为上帝的恩赐和宣召是没有后悔的。同时,他们也使自己绊倒别人,使那些没有蒙恩的人走向灭亡,那些人因为敬重他们,就追随他们从事这种所谓的属灵的默想。这样的人极少能够以纯洁无暇的方式操练信心,恢复当初在基督里的单纯之心,原因就是他们骄傲。那些假装拥有这种高深莫测的默想的人,自然容易使自己变得骄傲自大。既然那些真正归正的人,也有可能重重地跌倒,犯很大的错误,那么我们就必须小心谨慎地分辨敬虔之人的行为,因为他们所行的并非都是好的。我们不能仅仅因为他们是敬虔人就盲目效法他们,只有当他们追随基督,合乎上帝的圣言的时候,我们才能效法他们。“我看重祢的一切命令,就不至于羞愧”(诗119:6)。

10.属灵的得见上帝的荣面(The Spiritual Beholding of God)
真正属灵的人并不区分默想和得见上帝的荣面,他们认为二者都是人的活动。但是,他们的确区分默想属神圣之事时灵魂的活动,与上帝对于如此默想之灵魂的特别启示。当灵魂在默想神圣之事时,确实领受了上帝的特别启示,灵魂就会予以承认,有感觉,有经历。
一个信徒,无论他多么谦卑,得见上帝的荣面绝不是他个人努力的结果。无论他如何等待、渴望上帝,努力使自己的心灵趋向上帝,然而这些都是他的本分,并不能够必然使上帝向他显现。默想上帝是他的本分,他可以藉着上帝的圣言、信心和经历,对上帝有越来越多的认识,从而使他以敬畏之心俯伏在上帝的面前,爱慕上帝,以上帝为乐,并且尊崇上帝。他必须竭尽全力认识上帝,因与祂相交而变得更加圣洁,并且以更讨上帝喜悦的方式服侍祂。

异议:所有这些都是自爱,因此必须加以弃绝。
回答:这种自爱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吩咐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也是默想之属灵性的明证。罪恶的自爱表现为寻求尊崇、荣誉、爱戴、尊重,受别人服事,使万事都以自己为最终目的。这种罪恶的自爱是以敬虔方式默想的人所憎恨、所藐视和避免的。敬虔人在属灵的默想中寻求自己属灵的福益时,不是以自我为最终目的,而是以上帝为依归,认识到万事都是出于上帝,倚赖上帝。在爱和喜乐之中,他把这一切再次归给上帝,把崇敬和荣耀归给祂。
照着祂的应许(约14:21,23),上帝偶尔会以特别的更加直接的方式显明自己,与那些进行属灵默想的人相遇,使他们以更直接更亲近的方式得见祂的荣面,亲身感受到祂是谁,以及在耶稣基督里对他们来说祂是什么。然而,祂并不是向所有人都这样行,而只是向一些人这样行,甚至对他们来说也是罕有的时刻,持续时间很短。得见上帝这样的显现、处于狂喜的状态、对可称颂的上帝充满爱慕之心,在某种意义上可被称为得见上帝的荣面,是预先品尝永恒的滋味。在永恒中,人不再靠信心生活,而是直接得见上帝的荣面。既然上帝没有把自己显明给世人和未归正者,既然他们不能藉着自己的活动得见上帝的荣面,那么他们所谈论的得见上帝的荣面,以及他们得见上帝的荣面本身,都不过是出于他们自己的幻想,并不是事实,不过是他们自己的意念对他们自己制造的各种幻觉的反思而已。
信徒全身心地默想神圣之事,寻求与上帝相契,从各种事情中退出,认为只有上帝和他自己存在。他承认自己是上帝所造的,有不死的灵魂,受造具有亚当里面的人性,在圣洁和荣耀上超越万有。他也承认自己在各个方面上都被可怕地扭曲了,变得畸形可憎,内外都是罪恶。他有时会专心思考自己,以便更加深刻地认识自己,从而承认自己不配得到上帝任何的眷顾、恩典和福益。尽管他不与上帝联合,就不能享受光明、生命、平安、安息、满足和福乐;但他承认自己确实完全不适合,也不配接近这位威严圣洁的上帝。
因为保持这种谦卑的心境,他们就把双目转向了独一的中保,全心赞同祂是圣洁的道路,惟独藉着祂才能通向上帝,才能得蒙允许接近上帝。有时他与中保基督相交的时候,并不是作为刚刚蒙恩的人,而是作为在基督里前来更新他所享有的恩惠的。尽管一些信心很小的人,这样在基督面前更新自己的时候,好像是第一次接受主耶稣,担心他们以前既没有真正接受耶稣,也不是真的与祂有份。但是,他经常因自己内心相信的倾向,仍然把主耶稣看成是自己的耶稣,是通向上帝的惟一的道路,惟独藉着祂才能接近上帝。
在这种心境之中转向上帝时,他认识到在接近上帝的过程中有很多不同的情况出现。有时上帝在一定程度上隐藏了自己,让黑暗临到他,以致于对上帝他什么也没有看到;有时必须停止,因为只有黑暗在增加,那一刻他们必须逃离浮现出来的各种试探。有时上帝按祂自己的美意试炼,预备他从事更大的事情。当然,有的时候,造成黑暗和试探的是他自己,因为他让自己的灵魂太兴奋了,让自己太过于努力了,太不敬虔了,而且期望也太高了。
在其他时候,虽然没有黑暗,但上帝与他保持一段距离,拒绝他以亲密的方式接近祂。上帝站得远远的,并且保持沉默,好像祂既不认识他,也没看到他。想要接近上帝的人,此时就会经历巨大的挣扎。他祷告,祈求,把自己摆在作他赎价和公义的主耶稣面前,并且谦卑地恳求主接受他。他还会把他儿子的名分、上帝对他永远的爱、恩典之约以及诸般应许摆在主面前。这种挣扎使他变得更加柔和,使他流下眼泪。有时他灰心失望,然后他又重新振作起来。有时他以沮丧之情离开,认为自己的寻求是徒然的。他的信心甚至会受到攻击,但他却仍然有很多理由喜乐、感恩,因为上帝的确在保守他,尽管是秘密地保守。他能够在上帝面前倾诉自己的心,这经常使他从新得力,而且他希望能够再次享受这样美好的时刻。
在另外的时候,他想坦然无惧地来到施恩宝座前,藉着耶稣的宝血进到那里。然而,刚一开始他就受到拦阻,好像上帝已经抛弃他,在怒气之中拒绝让他接近自己。这使他感到迷惑不解。他既不能离开,也不能前行,而来自上帝的这种拒绝和怒气使他感到非常痛苦。他应该怎么做呢?他省察自己心灵的光景,看看这种光景是否处于适合接近上帝的状态。他反思自己以前的道路,探求上帝为什么如此冷冷地拒绝他。如果他发现了罪恶和疏忽之处,就会认为上帝那样对待他是公义的;他会谦卑自己,认罪,藉着主耶稣的宝血洗净自己,这样努力接近上帝。但如果上帝拒绝他,他就悲伤地离开,不是感到遗憾,而是作为做了错事被降服的孩子离开。他会安静而降服,说:“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祂”(弥7:9)。然而,如果上帝允许他向祂呼求,并许诺不再向他发怒,允许他自由地来到祂面前——即使没有以前那样的熟悉和亲密——那时,他会何等地欢喜啊!他会谦卑战兢地接近上帝和祂的美善。他越是谦卑,性情越像小孩子,他得到的亮光和安慰就会越多。
有时那些到主面前来的人,会受到祂友好的接纳——是的,可以说,祂跑去迎接他们,并向他们彰显祂的美善,使他们对于祂的美善迷惑不解,说:“这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主对一个虫子——我,一个罪人——这么好呢?主为什么在我呼喊之前,就回应我?当我说话时,祂为什么说‘我在这里’?”是的,主甚至会做得比这更多,祂说:“你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充满”。 祂可以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为你自己、你的家人,并且为别人求我,我会赐给你所要的”。上帝可以当时就赐下许多圣洁的渴望,使他们能够以孩子般的谦卑之心把这些渴望表达出来,以至于有时候有很多渴望和回应,只是缺乏时间,身体也已经疲乏。他相信这些应许,持守它们,并且此后不久就注意到上帝确实成就了这些应许,满足了他的愿望。
有的人起初只是努力追求与上帝相遇,也许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受到拦阻,以至于他甚至不能默想他打算默想的事情。这样受到拦阻的人,是多么蒙福和有益啊!
上帝并不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向那些默想属神圣之事的人显现;同样,他们接近上帝的时候,也并不总是处在相同的心境中。他们通常并不选择他们想与上帝交通的东西,而是留给圣灵的带领,并且跟随圣灵,就近圣灵指引给他们的东西。如果他们没有感受到这样的特别带领,就会以他们所处的光景来到主面前,沉思离他们心灵最近的事。

11.在接近上帝时灵魂的光景(Conditions in Which the Soul May Be in her Approach unto God)
在接近上帝的时候,有可能灵魂正处在忧伤不安的状态,并且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处于捆绑之中;或者灵魂是空虚的,失去了与上帝的契合。既然拥有灵魂,并且知道惟独上帝才是她的满足、安息、平安和喜乐,品尝到靠近上帝的美善,然后却被离弃,远离上帝,甚至无心迫切寻求上帝,这一切不仅使她悲伤,而且这种悲伤之情会影响到心灵深处,使人忧伤不已,烦乱不安,一片绝望,以致于看起来好像灵魂不能藉着任何东西振作起来。在这样的心态中,灵魂接近上帝,并把自己本来的样子摆在主的面前。无论从自己这一方或是从上帝那一方,她都不能多多祷告,也不能提出许多理由来。她安静地等候上帝,一心仰望上帝,思想上帝通常对人的带领,上帝如何使空虚的人得饱足,使忧伤的人得安慰,使软弱的人得坚固,说:“如果这是祢所喜悦的,那么祢也能为我成就这事。哦,求祢这样恩待我,复兴我!”因此,她就继续与上帝同在,寻求是否能够找到适用于她的心境的上帝属性。如果上帝的某种属性出现在她的心中,她就会专心思想,以探查这能否有效地安慰她。她转向上帝的圣言,寻找适用于自己的应许。如果她找到一个适合她的应许,她就会把这应许带到主面前,根据上帝的信实和美善向上帝发出迫切的呼吁。同时,她会让自己反思那些适用于自己心境的上帝的属性。有时,在黑暗之中,会有光向她出现,她忧伤的灵魂就从新得力。而在别的时候,则什么也没有发生,她不得不带着叹息,或者默默留下的眼泪,忧愁地离开。有时,祂相信上帝必在祂的时间使她从新得力,相信上帝是并将一直是她的父。
一些人也许受到无法避免的属世忧虑的拦阻,比如自己的工作是在不敬虔之人当中,非常艰难;或者有的妇女必须照顾许多孩子,几乎不能找到任何独处的时间。人即使找到了片刻工夫,由于这一切忧虑,灵魂仍会困惑重重,远离上帝,以致于她无法获得安宁之心。有时良心会控诉人,指责人没有像在主面前那样坚持不懈地完成自己的呼召,没有充分计划以得到独处的时间(实际上他的确应该能够找到这样的时间),并且在灵命上怠惰。灵魂也在这样的心境中,把自己呈现在主面前,渴慕上帝。她不敢期盼很多的亮光和特别的显现。她在谦卑的心态中,除了真心真意地哀哭之外,常常不知道该做什么,一方面是因为渴望的激励,另一方面是由于时间的缺乏和自己的疏忽。她想到上帝是何等美善:人尚未寻求,便找到了祂;人尚未呼求,祂就已经回应了;祂有时——当人说话时——说“我在这里”;祂虽然至高无上,有时却以忍耐之心,允许自己被那些没有时间,也没有资格的人轻而易举地找到祂。回想过去,她发现主先前有时也曾出乎意料地很快向她显明。在这样默想的时候,她想到了上帝的完全和作为;与得见自己相比,她更喜爱追求得见上帝的荣面,尽管有时并没有感受到上帝的同在。这种寻求对她的灵魂也有影响,使她得到安慰。虽然她被各种现实的忧虑围困,只能在内室之中停留很短的时间,不能看到很多亮光和安慰,她却会因为自己确实已经寻求了主而感到喜乐。少许的恩典的碎屑也能使灵魂得安慰。
身体方面所经历的十字架会给人带来很大的压力,甚至使灵魂无法喘息。如果接下来没有任何可以使她减轻痛苦,得到释放的途径,那么这样的灵魂有时就变得灰心失望,有时则会非常沮丧,有时则对上帝和她自己的境界产生混乱的看法。假如人能够背起这十字架而不犯罪,那么就没有任何十字架了。然而,心中罪恶的意念以及罪恶的话语和行为,都使这十字架变得加倍沉重,是十字架上面的刺。因为她仍然信靠基督,拥有属灵的生命,认为她一切的福乐都在于与上帝联合,所以她就转向上帝,以便在祂的同在中进行敬虔的默想。可是,到上帝面前来的过程中,灵魂很难除去十字架的压迫和威胁所引起的焦虑之情。但她还是把自己真实的光景呈现给主,谦卑自己,承认自己因不能好好背负十字架所犯的罪,藉着基督的宝血寻求和好,一心仰望上帝的护理。她晓得十字架是从上帝父亲般的手临到她的,目的在于使她得益处。于是,她就谦卑地伏在上帝大能的手下,默想上帝在眷顾祂的子民、眷顾她的过程中所显明的慈爱,默想关于祷告得蒙垂听的应许,默想上帝的无所不能。藉着这样行,她可以从内在的焦虑中得释放,找到平安和宁静。对她来说,十字架变小了,也变得轻省了;她就像背起一根羽毛一样背起十字架,并且因得见主的全备而喜乐充盈。她选择主作她惟一全备的福分,在其中安息,而且时时以满足之心回到她的十字架旁边。
有时灵魂也会处于罪恶的状态。心中的败坏会显现出来;她不能抵挡虚妄的想法;肉体的情欲特别强烈,并且将她俘获;常常犯罪——不管是由于自身的性情、身体的状况,还是出于她自己的欲求,有时无法避免,有时虽然可以避免,仍然没有避免——她几乎没有力量抵挡它们。然后,她会因此而迷惑;罪是重担,她被罪压弯了腰。她没有平安;与上帝的联合受到搅扰,上帝把自己掩藏起来,信心也受到了攻击。现在怎么办?任何由人发起的行动,都不能使情况改善;而远离上帝,则会导致更大的灵命衰退。由于罪恶太大,灵魂不敢接近上帝;而一直留在这种状态中,就等于继续等死,但灵魂里面有生命和信心。由于确信自己是真诚的,她决定接近上帝——不仅要从罪债和惩罚中得释放,而且要从败坏和由此而生的一切罪中得释放。于是,这样的灵魂就把她有罪而且悲惨的光景,以及与此相关的忧伤和想要从中得释放的渴望,一起呈现在主面前。她默想上帝白白的恩典,上帝既不考虑任何人的美德(无论怎样,美德并不是人自然就有的),也不考虑人的罪恶,而是恩慈待人,因为祂愿意向她施恩惠,祂愿意怜悯谁就怜悯谁。在默想的时候,她会专注于这白白得来的恩典的深度,一心一意地赞美上帝的恩典,喜爱上帝的恩典,为上帝的恩典而感叹。她由此出发,继续默想永远的和出于至高主权的拣选、以及祂永永远远的爱;她反思自己,注意到自己心中所蒙受的上帝的恩典,就感到惊喜,充满崇敬之情。“我,我这众所周知的罪人!我竟被祢所爱!我竟被永远命定为救恩的接受者!这一切都是因为祢白白赐下的恩典,因为祢对人难以测度的大爱。主啊,荣耀归于祢,惟独归于祢!”由此出发,她继续默想中保耶稣基督。在默想祂的时候,由于上帝所彰显出来的一切完全,比如慈爱、公义、智慧、无所不能、怜悯等等,她既找不到开始,也找不到结尾。她承认这条圣洁的道路,就是罪人得以与上帝和好的道路,就是使她自由地接近上帝的道路。她赞美这条道路。她喜爱它,并且为自己选择了它。在这条道路上,她看到了补赎的完全性,并被这条道路的难以测度性所吸引。她默想上帝的不变性,在对于选民的预旨和慈爱上,祂是永不改变的,尽管他们一次次在祂面前毁坏一切,上帝仍然是不改变的上帝。基督的补赎是不能被废除的;恩典之约是不能打破的;上帝一直是信实的,总是复兴祂自己的子民。处于消极心态中的灵魂,沉浸于这样的默想之中,就会经历到奇妙的变化。其良心认识到已经藉着基督的宝血与上帝和好,疏离变成了亲密,于是灵魂就被洗净,欢喜快乐地奔走前路。
敬虔人的灵魂偶尔会渴望超出平常的圣洁。就荣誉、尊崇、人的爱、安慰、属世的快乐、今生的财富和产业而言,她所喜爱的是舍己。她做这些既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为了灵魂的安息和福益,而是为了主的缘故,她会照着主所吩咐的程度,按照主所安排的环境去行。她喜爱一直与上帝的同在,并且顺服上帝,敬畏上帝,热爱上帝,谦卑地与上帝同行。她极其渴望心灵的谦卑与柔和,渴望智慧、仁爱、忍耐和朋友式的尊严。她还渴望她所爱的耶稣的形像,渴望在自己的生命中彰显出耶稣的生命。她不愿像未归正者那样以属世的、毫无生命、属乎血气的方式渴望这一切。相反,她希望以活泼的、真正属灵的方式获得一切――藉着信心与主耶稣的联合,再藉着主耶稣与上帝联合,并藉着主的灵的影响,为了上帝的荣耀、教会的荣誉,以及别人的救恩和感动。带着这样的渴望,她来到主面前,继续定睛于祂的圣洁。可是,当她继续紧紧倚靠基督的时候,得见上帝的圣洁却使她因自己的渺小和罪恶,在羞愧之中消沉,并且与约伯一同说:“现在亲眼看见祢。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伯42:5-6)。她也许会和以赛亚一起呼喊:“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赛6:5)。但她因着在基督里,继续得见这纯全的圣洁,任凭自己被这圣洁光照和激励;就这样,她也变得越来越圣洁。这与使徒的见证是一致的:“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3:18)。因此,喜爱圣洁的灵魂就使自己与主亲密,因看见了那不可见的就紧紧倚靠祂,并且继续留意上帝的劝勉:“你们要圣洁,因我是圣洁的”。
如果灵魂没有特别的事情要带到主面前,主也没有把她领进特别的事情之中,那么她就要自己做出选择。于是,她就仰望救赎之工中的主,并且思想那些上帝的属性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彰显出来。她从永远的拣选以及和平之约开始,然后是思想始祖的堕落、第一次福音宣告、各种预表基督的礼仪,以及诸般的预言和应许。她接着思想基督的道成肉身,然后是祂的生命、布道、神迹、受苦和受死——因此是从摇篮思想到十字架,并且每次都应用到自己身上。
有时,灵魂在创造之工中得见上帝的完全,就以有序、专心的样式默想它们。有时,她默想主的护理之工,并从中学习如何正确地认识上帝的至高主权、智慧、公义和美善,这样受造物的全部能力、罪恶和美善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把上帝视为上帝,惟独祂以所向披靡、无可抵挡的方式,照着祂自己的预旨和美意行做万事。于是,专心默想的灵魂又选择了别的事情进行思考,由此使自己更多地认识主。这样,心灵对主的坚定信心不断增加,热爱祂,敬畏祂,服侍祂,而且因着与上帝的持续相契,灵魂开始像在山上与上帝交通四十天的摩西的脸那样发光。
有时主也会带领渴慕的灵魂,更加直接地得见祂的荣面,那时,她既没有把自己的心境带到主面前,也没有忙于上帝的工作——不管是在自然中,还是在恩典中,完全是主自己直接施恩。灵魂直接接近上帝,或者是从一般意义上,或者是集中于上帝的一个属性。当然,此时的得见上帝并不仅仅是得见上帝,承认上帝,丝毫没有生命的回应。相反,上帝有时会让她品尝天恩的滋味,有时会让她预先领略在天堂中得见上帝的滋味。灵魂以这种充满生命的属灵方式得见上帝的荣面,总是紧紧倚靠基督,并且在这样的心境之中,得见上帝的全备、美善、慈爱、圣洁、至高无上、大而可畏、荣耀无比、无所不能,她一边凝视上帝的荣美,一边思想上帝是她的上帝,而且就是她的一切。这会使人生发崇敬、喜乐、爱慕和赞美之心。在这样的得见上帝中,灵魂保持谦卑、安静和崇敬的心境,毫无属世的挂虑——并且相信上帝,默想上帝,在爱中向往上帝,与上帝有亲密的联合,完全仰赖上帝,寻求上帝的带领,并且把上帝的力量和恩惠作为自己的来加以运用。
在第3章和第26章中,我们已经深入探讨了得见上帝的问题。最好是把我们在那里所讲的与此处所讲的综合起来阅读,必然多有受益。这两章内容都是这一主题的重要组成部分。除此之外,还有记在以下几章中的内容:第56章――“荣耀上帝”,第57章――“爱上帝”,第58章――“爱基督”,第83章――“爱人如己”,以及第84章――“谦卑”。我们也想把那些内容加在这里,但我们不能重复论述,因此请读者自己阅读那几章。如果有人想考察一位从事圣洁默想的榜样,以便得蒙教导,他可以去读我已故父亲西奥多斯?布雷克(Theodorus a Brakel)所写的《灵命进阶》(De Trappen des Geestelijken Levens)。如果你想要进行更简单易行的默想,你可以去读我已故妻子撒拉?奈维俄斯(Sara Nevius)所写的《专心的门徒》一书(De Aandachtige Leerling)。

12.最后的劝勉(A Final Exhortation)
作为对敬虔主义者的警告,我们把以上所讲的一切总结如下:有属血气的和属圣灵的敬虔,属血气和属圣灵的舍己,属血气的归属造物主和保守者上帝以及属圣灵的归属在基督里和好的父上帝,属血气和属圣灵的爱上帝、爱人,以及属血气和属圣灵的沉思和得见上帝。这是问题的关键;一切都有赖于此,而且得救或定罪也取决于此。我们在属血气的和属圣灵的之间做了尽可能清楚的区分,希望每一个认为救恩很宝贵的人,都能够晓得这一区分,拒绝属血气的,操练属圣灵的,不立刻就接受任何有属灵外表的东西。

异议:敬虔、舍己、归属上帝、爱上帝爱人、得见上帝等等,确实都是美善的事。如果有人致力于这样美善的事,我们就当爱这样的人。如此仔细地考察属血气的和属圣灵的二者之间的区别,并且把它放到金匠的天平上去称一称,有这样的必要吗?我们不当在这些事上彼此论断,应当互相包容。有的人以这种方式,有的人以那种方式,但我们应该忽略方式本身,方式是无关紧要的。
回答:然而,难道我们不应该发自内心地爱我们的同类吗?如果我们为了维持和睦与合一,就任凭我们的邻舍奔向地狱中的毁灭,这难道真的是爱吗?如果我们希望牵着他的手,把他领向救恩,并且提醒他不要走那通往地狱的道路,这难道不是爱吗?即使他变得很难相处,认为你与他交往时毫无爱心,甚至认为你想要辖制他,但如果我们真的希望把他从毁灭中拉回,这难道不是爱吗?我在这一章中所写的一切,都是出于爱心,为的是救拔灵魂脱离毁灭,并指引他们走上通往救恩的圣洁之路。如果你不愿听从我的劝告,那你就是故意奔向毁灭,这就让我感到很难过。
你说所有派别的行为都是完全相同的;他们做事的方式无关紧要,因此我们必须允许每个人照着他自己的观点前行。但是,如果一切都取决于人行进的方式,如果这决定了某事是属血气的还是属圣灵的,是通向毁灭还是救恩,那么这就不是无关紧要的事。真正的爱要求我们向彼此指出这一点,并且互相警告、保护和纠正。例如,在自然王国里,在你的戒指上,有一颗透明的钻石,还是有一片同样大小、同样外观的玻璃,对你来说,这难道是无关紧要的事吗?玻璃也会闪光。如果一枚硬币只要有合适的图案,不管它是铜的,还是金的——只要它是红的,对你来说,就是无关紧要的事吗?在自然王国里,你确实会发现不同——不是选择它,就是拒绝它——不会允许自己被外表所蒙蔽,那你会不关心万有所仰赖的属灵王国吗?如果有两个富人,一个正当地拥有他的财产,而另一个则是不正当地,你会认为他们具有同等身份,并且说“财富就是财富,‘如何得来’并不重要;因此不需要严格调查或者区分”吗?既然万有都仰赖那些属圣灵的事,难道人不应当在这上面就“如何仰赖”进行思考吗?如果有两匹马,一匹干干净净,精力充沛,速度飞快,而另一匹则满身脓疮,僵硬死板,而且还瘸腿,你会说“马就是马,生命就是生命,进步就是进步”吗?既然物质领域中也有区分,难道我们必须在属灵王国中接受一切吗?一匹马是爬满了虫子的死马,还是健壮的活马,对你来说难道是一样的吗?你的父亲、孩子、丈夫或妻子以画像来代表,还是他们以真人现身,对你来说难道是一样的吗?你会说“全都一样”吗?在属灵王国中,也是如此。钟由鸣响指示时间,还是由人的声音报时,这难道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吗?如果一些人想要去同一座城市,其中有些人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而别的人却踏上了一条不通往那座城市,而是通向敌人领地的道路,你会说他们都有好的意图,因此在他们选择方向的时候,一定让他们自行选择吗?难道我们不应该警告那些误入歧途的人吗?
我已经提出了丰富的例证,强有力地使每个人相信,万事万物都确实取决于“如何”或者说“方式”,对此我们必须特别留意。圣经说我们必须留意我们如何听,而且我们必须照此说话行事。属血气的人在属血气的意义上看待属圣灵之事,他们在肉体上是属血气的,没有重生,他们所拥有的亮光只能在德行的程度上改变他们,他们并不能因此得蒙上帝的喜悦(罗8:8)。他们仍然没有基督,没有真正的救赎性信心,因此也就没有属乎圣灵的生命;他们所有的沉思、舍己、对上帝对人的爱,都只不过是毫无生命的作为。如果不悔改,他们将带着他们所有的幻觉、灵修(他们这样称呼它)和快乐的白日梦,走向灭亡。他们已经受到了警告,惟愿主使这样的人认罪相信,并把他们带到正确的地方。请注意下列经文:“你们要努力进窄门。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去,却是不能”(路13:24),因为他们没有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而且也没有寻求以正确的方式进入。“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既然他们认为自己是对的,相信自己找到了通往天堂的隐秘的属灵之路,那么他们就几乎不可能相信自己错了。“我实在告诉你们,税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上帝的国。……税吏和娼妓倒信祂”(太21:31-32)。因此,我本着爱心警告你,不要继续偏行己路,免得走向灭亡。你们这些虽然已经蒙恩,却被这样属血气的得见上帝、舍己和爱心所诱惑的新人,我在你们身后大喊:“回来,回来,书拉密女。你回来,你回来,使我们得观看你”(歌6:13)。惟愿主垂听我为你们所做的祷告。

13.对敬虔之人的鼓励(A Word of Encouragement to the Godly)
我的确预料到一些敬虔人,在读到这种警告的时候,也会变得忧虑起来,怀疑自己的光景,会这样思想:“如果未归正者也能走这么远——就是说,生活在得见上帝、舍己、爱上帝爱人之中,决心把上帝当作他们的福份,并继续与他们的上帝联合——那么我与他们相似吗?如果我与他们毫无相似之处,在他们活动的时候,在他们狂热地谈论那些事情以及主耶稣的时候,我和他们都没有相似之处,我怎能认为自己已经蒙恩呢?我真切地问自己:‘我确实蒙恩了吗?”
对此,我的回答是:无论他们以属血气的方式做什么,你是照着你里面的属灵知识和生命的律,以属灵的方式去做的。即使他们行动和说话像你所看到的那样(尽管他们并不这样做),你也没有理由怀疑自己的灵命光景,因为一个弱小的孩子是与最强壮的人完全一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在基督里的成人和父老,但也有软弱的孩子。人不能因为与其他人有很少相似之处,就得出结论说自己既不通情达理,也没有蒙恩。相反,他必须承认到自己所拥有的,并且渴望不断长进。
再者,你对上帝和基督的理解、你的祷告、你对上帝的渴望、你对主耶稣的寻求、你对上帝的专注,以及你的行为和操练——这一切都是出自这一生命的律——超过他们所有的得见上帝、沉思、沉浸在上帝里面、在上帝里面忘记自我以及诸如此类的表述。二者的差别就像死人和活人之间的差别那样明显,是不可比的。二者的差别不是程度上的,而是真正本质上的差别。一个是属血气的,而另一个是属圣灵的;一个只不过是幻觉、虚构,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只不过是你可以随时看到的自己臆造的形像;而另一个则是真理、圣灵和由圣灵而出的生命。如果你熟悉他们的活动、他们得见上帝的荣面方式——其实,他们并没有来到上帝面前,而是根据自己的愿望想象出了一位上帝——以及他们舍己、爱和说话的方式,那么你就不会渴望这样的所谓的属灵,而是会予以弃绝。你也能创造出关于上帝的属血气的形像来,并且在意识中上升到越来越高的境界。然而,如果你生发这种属血气的想象,你很容易就会认识到这不能使你快乐;它使你变得更冷淡,你会弃绝它。但是,在基督面上所发出的上帝最弱的光线、向基督最小程度的逃往和对祂的倚靠,对你来说都比所有无生命的默想甜美得多。因此,当安分守己,欢喜快乐——无论在你看来它是多么微小——因为它包含着光明、生命、真理、与基督的联合以及爱,并且任凭那些拥有此等高深莫测的属血气的观念的人走他们的路。出于与基督的联合以及祂儿女的爱,要继续操练与上帝的圣言一致的属灵原则,并为你的福份感谢上帝,这福份远远胜过他们所有属血气的观念。你的属灵之律不能与他们的相合,因为它们彼此相反。只要熟悉他们的活动,就足以使人拒绝他们的讲论,远远逃离。只要思想一下这个例证:你爱敬虔人是因为他们爱主耶稣,并且也为祂所爱;但是,你爱别的人,与你爱上帝儿女的方式全然不同。你不能赞同任何形式的错误教义。他们不加区分地爱人,无论人属于什么宗教。只有真正敬虔的人才能在信心上坚立,才会在真理上得建造,才会藉着圣灵与上帝有亲密的相交,而属血气的人不爱圣灵。他们厌恶敬虔之人,并且离开他们,因为他们的行为不正,只带有属血气的性情,由于敬虔之人所发出的亮光就被显明出来。由此你可以辨明他们其他的作为。要防备这些,并让上帝和你的灵魂之间的相交单纯、可靠。要让你的眼睛继续留意上帝的圣言,你正是从上帝的圣言领受了属灵的亮光和生命,上帝的圣言也是你持续的滋养和你生命的准则。这样,你就可以安全前行。
我们已经把这些基要真理摆在你的面前,你当谨慎持守,以便能够防止敬虔主义者的试探;同时,我们在教导中也提出了很多标志,藉着这些标志,你就能发现敬虔主义者。因此,我们就从两个角度考察了下面的问题:爱上帝爱人、舍己、属于上帝、与上帝联合,以及得见上帝的荣面。我们已经辨明了敬虔主义者和真正敬虔之人的不同,并藉着上帝的圣言阐明敬虔主义者所行的不过是未归正者属血气的活动,他们必会因此灭亡;而真正敬虔之人所行的一切都是以上帝为根基,顺从圣灵的带领,与上帝的圣言相符,并且带领他们得享救恩。
我们在前面已经阐述了很多方面,足以使那些可怜的、误入歧途的人们信服。他们渴望接近上帝,并与救恩有份,然而却偏离上帝,走上导向毁灭的宽广大路。啊!惟愿主开启他们的眼睛,改变他们的心灵,使他们可以抛弃自己的愚顽,走明白路!
前面已经阐述的内容,也足以警告那些倾向于敬虔主义者道路的人。那是一条容易走的路,符合人的本性,撒但在这条路上让他们随心所欲,这条路能够安全地把他们带到地狱。即使那些真正敬虔的人,他们的老我和撒但也常常与他们为敌。因此,要从他们那里撤回你的脚,离开他们,使自己脱离他们的网罗。如果你渴望纯洁的亮光和真正的敬虔,就当保持与教会在一起,跟从上帝的圣言,行在正道上。
前面已经阐述的也足以激励真正敬虔的人,以新的勇气,振作起来,行在主的道路上,并且让他们的光发出光来,明亮闪耀,使人看见真理的果效,使人得见正直圣洁的道路,因而使那些敬虔主义者和他们的各种幻觉蒙羞受辱。“你们却要在我们主救主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惟愿主发出祂的大光和真理,惟愿主的大光和真理引导你,带你到祂的圣山,到祂的居所(诗43:3)。

View:9515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