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册编者按
繁體中文 
View:5504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四册编者按

 本册书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第九卷“灵修论”,二是第十卷“末世论”,三是附录“恩约论”。这三大块都是目前中国教会所特别缺乏教导的。
 第九卷“灵修论”与前面第六卷“律法论”、第七卷“美德论”、第八卷“祷告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所考察的都是基督徒分别为圣的生活,也就是教义中“成圣”的部分。
 关涉灵修方面的内容。“灵修”一词,在现代英文中多用spirituality 一词表示,也有的人用“灵命塑造”(spiritual formation), “灵命健康”(spiritual health),“灵命栽培”(spiritual discipline)表示。仔细比较,也就是现代中国教会中常说的“门徒训练”(discipleship)。当然,目前很多教会中实行的门徒训练多是传福音、带领教会等技巧性的训练,往往缺乏纯正教义的根基和深层次的灵修。在布雷克《灵修系统神学――基督徒理所当然的侍奉》英译本中使用devotional exercise或spiritual exercise 一词,我们翻译为“敬虔的操练”或“属灵的操练”,其实就是“灵修”之意。
“灵修论”共25章,从“禁食”的操练开始,最后谈及“信徒的坚忍”。当然,基督徒的“灵修”其实就是运用上帝所赐给的各样蒙恩之道,在圣洁生活上不断追求长进。这种长进不仅是在行为上结好果子,更重要的是在心灵中培养美德。若是没有发自心灵的美德,一切都不过是假冒伪善,既不能得蒙上帝的悦纳,也不能长期持续。从教义的角度而言,就是“成圣”。而在“蒙恩之道”中,祷告是重要的不可缺少的一项。我们把“祷告论”这一部分列为独立的一卷,放在第三册。
布雷克是荷兰的清教徒神学家。清教徒的灵修从人与上帝的关系出发,注重内省的功夫,强调个人的敬虔,也就是道德上圣洁的生活。清教徒认为基督徒乃是道德战场上的精兵。因此,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清教徒的灵修所注重的不仅是内在的体验,更是在各样的善事上多结果子。
在清教徒的灵修辅导中,每每强调敬虔度日是作为道德主体的每一个体之人的责任,因此,教牧辅导的指导方向就是培养个人属灵的美德,而标准则始终是在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的律法。上帝的律法就是上帝显明的旨意,为基督徒的生活提供了客观、绝对、超验、不变的标准。因此,这就使得清教徒的灵修既避免了今日教会中颇为泛滥的以个人感受为中心的主观主义,也避免了东方异教社会中一直盛行的以神秘体验为中心的神秘主义。
在今日中国教会中,基督教神学在那些所谓的“文化”基督徒手中沦落为抽象的理论,各种思潮的争鸣,与人们心灵的需要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然而,清教徒则是伟大的灵魂心理学家,他们的神学即心理学,心理学即神学。据编者初步统计,在本册书中,“心”字出现1529次,“心灵”一词出现90次,“良心”一词出现51次,可见布雷克本人对人心灵的重视。清教徒教导人关注灵魂的花园,培育属天的心志,通过不断地省察、洁净自己的良心,保守与上帝心灵上的默契,从而在各样的环境中都能充满喜乐地与主同行。正如约翰?吉尔对清教徒的描述一样:“清教徒是内心温柔的人,他们注重的是良知的分辨力”。因此,清教徒的灵修对于当今中国教会中不讲真不真,只讲灵不灵的巫术式灵修,当是一剂良药。
清教徒的写作非常细致,这来源于他们对圣经深入的认识和对人心清晰的洞察。第九十四章谈及“对个人灵命状况的疑惑”,布雷克解析了十三种原因,在每个原因之下,又有更细的划分。作为灵魂的医生,布雷克如此深深地剖析人的灵命状况,目的是给人带来安慰和医治:

假如你和自己所想象的一样,真的是死的,那么你怎么会对现状不满,怎么会悲伤,会闷闷不乐呢?死了的人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但事实上,你对自己的冷漠很敏感,这表明你有生命,尽管很微弱。
第五,当属灵的生命呈现在你的面前,展现出它的宝贵,也就是与基督甜蜜联合的和谐,在爱中对祂的倚赖,由于罪得赦免而带来的良心平安,在主面前行事为人谦卑温柔——这些不都是你所熟悉的吗?难道你没有想起从前的经历吗?假如只要一句话你就能得到这一切,难道你不一心一意地迫切地选择这一切,渴慕这一切吗?这些确实清楚地证明,尽管你很麻木,却还有生命,所以你不要因为自己的麻木而否认自己的灵命状况。(94章11节)

布雷克的末世论属于后千禧年(Postmillennialism)。这是十六、十七世纪英格兰的清教徒和苏格兰的盟约者在末世论上普遍持守的立场。到十九世纪的时候,这种千禧年论在保守的改革宗阵营中仍然十分普遍,这一时期著名的改革宗神学家贺智(Charles Hodge)、石威廉(William G.T.Shedd)、华菲德(B.B.Warfield)、贺得智(A.A.Hedge)、施特朗(A.H.Stronge)等,都持守后千禧年的立场。只是由于二十世纪所爆发的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坚持这种乐观的末世论的基督徒才开始减少。但是,近年来,这种立场在北美教会中颇有复兴的趋势。另外,今日以“威斯敏斯德标准”为教义规范的苏格兰长老制教会仍然持守这一立场。后千禧年派和无千禧年派一样,并不赞同把《启示录》20章中所说的“一千年”解释为基督在地上按字面意义的一千年统治。他们认为基督的国度“已经来临,尚未成全”(already, not yet)。世界历史就是上帝的旨意不断实现,随着基督的二次再来最终成全的过程。在基督二次降临之前,通过福音的传播,以及圣灵在人心中拯救的工作,上帝的国度会在当今世界中不断扩展,直到最终成全。其实,根据笔者在美国大溪城所在地各个改革宗教会中的考察,无千禧年派中也有乐观性的末世论和悲观性的末世论之分。而乐观性的无千禧年派和后千禧年派几乎很难分辨异同。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明白,这个世界是天父上帝所创造的世界,是圣子上帝所救赎的世界,也是圣灵上帝正在更新的世界。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就是通过完成自己的使命来荣耀上帝,正如布雷克最终所劝勉的那样:

信徒们,你们可以期盼这样的荣耀不久将会成为你当得的份。既然如此,就当快快完成你的使命,在敬虔、信心和勇气上要为人师表;当把你的盼望寄托在那将要得的荣耀上。让别人也知道这荣耀,知道通向这荣耀的道路,带领他们一同进入到福乐之境,这样你就可以和主耶稣一起说:“我在地上已经荣耀祢,祢所托付我的事,我已成全了……我已将祢的名显明与他们。父啊,现在求祢使我同祢享荣耀!”(约17:4-6)。哈利路亚!(103章8节)

清教徒的精神就是严谨。曾经有一位信徒问一位清教徒牧者,为什么他在讲道和侍奉中那么严谨,他的回答就是:“因为我们的上帝是一位严谨的上帝”。我们的翻译和校对虽然是立志精益求精,但也难免有误解、误译之处,请读者随时不吝赐教,再版时予以更正。
 本册书“灵修论”和“末世论”部分由笔者翻译,刘英华弟兄校对;附录“圣约论”部分由陈知纲弟兄翻译,刘英华弟兄初校,由笔者负责定稿。本卷书的“灵修论”部分,我曾经在“中国改革宗神学”(www.chinareformation.com)网站上以《改革宗灵修神学》的名义首先发表了两章,收到一些弟兄姊妹很好的回应。其中王芳姊妹写道:

我在中国改革宗神学网站上看到你翻译的布雷克的《改革宗灵修神学》之论禁食、论灵命的荒漠,非常喜欢。我相信是上帝的带领让我看到这些。因为在过去将近10年的时间,我经历了灵命的荒漠,目前上帝的爱再次与我同行。在看到《论灵命的荒漠》之前,我对自己所经历的一切无法理解,很长时间我觉得上帝离开了我,从而我也离开了上帝。但是,当上帝再次呼召我的时候,我开始逐步清楚地看到:就是在荒漠时期,上帝也在我身上成就了祂的美意,荣耀归于我们的父上帝! 在这段属灵生命的“恢复期”,我也开始间断性地禁食祷告,因此,这两篇文章对我非常有用。再次感谢你翻译了这两篇文章。我也很想看其他灵修神学的文章,可是却无法打开,在此专门写信向你请教。

 另外,还有很多弟兄姊妹来信问讯本书何时出版。如今此书在上帝的保守下终于付印,惟愿上帝使用这一不完美的译稿,使华人教会的弟兄姊妹在灵命上得造就,能够在今生今世品尝上帝恩典的滋味。惟愿上帝祝福此书,使中国教会在灵修生活上也归回圣经,使中国基督徒在敬虔生活上不断精进,“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上帝无瑕疵的儿女”(腓2:15)。

             王志勇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
          于美国大溪城威斯敏斯德书斋


 

View:5504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