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牧师、长老及执事的职分
繁體中文 
View:23185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二十八章   牧师、长老及执事的职分

我们已经在前面探讨过,内在呼召和外在呼召中必不可少的要素。现在我们要继续探讨上帝在其教会里所设立的各样职分的特性,以及与每一职分相关的工作。

1.牧师职分(The Office of the Ministry)
由于他们的职分和事工(而不是因其优越性以及在当地的影响),我们必须首先探讨牧师和教师,即牧者。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第4章11节里用这两个称谓来称呼他们。这并非表明这两个称呼代表教会里两个不同的职分,因而需要不同的人来分别担当每个职分。这也并不是说牧师的职分高过教师的职分,更不是说教师的职分是指神学博士,是高过牧师的职分,因而具有更高的要求。相反,这两个称呼指的是完全相同的一种职分,因为牧师既要教导,也要喂养羊群。然而,在我们这个时代,神学博士是名誉性的头衔。一个人可以拥有这样的头衔并得到这样的认可。
牧师职分(教牧职分)是上帝设立的职分,在旧约中被称为“祭司”,在新约中被称为“牧师”。尽管设立和呼召是藉着人来施行的,这些人却是奉上帝的名施行的。因此,每一位牧师行事为人必须像上帝的使者。“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林后5:20)。
就牧师职分而言,我们必须要探讨这样的人必须具备什么样的资格,他们的工作有什么独特的要素。

2.牧师的资格(The Qualifications for the Ministry)
对于牧师的一个基本要求就是必须具有良好的个人素质,以便他能够胜任这一使命,忠心地履行这一职分。
首先,对于牧师有一个特别的要求,那就是,他必须是一个有学问的人。我并不认为这是指他会几种语言,因为会几种语言并不一定就是学者,语言只是增长学问的工具而已。会拉丁语是一位牧师的装饰,但担任这一职分的人并不一定都要会拉丁语。但拉丁语的确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哲学、神学以及大多数卓越的圣经注释都是用这种语言记载的。掌握希伯来语和希腊语更重要,因为圣经最初是用这两种语言写成的。因此,每一位牧师都应该会这两种语言。然而,真正的学问包括对许多事情的全面了解,包括运用这种知识的智慧,还包括以某种方式把知识传递给人使人得益的能力。所以,牧师在哲学方面或自然智慧方面接受一定的训练,是非常有益的。这会使他更有能力处理神学问题。当然,对于一个牧师而言,全面了解神学,则是绝对必不可少的。他不当满足于记住一些概括真理的句子——在脑子里存放一些观点,以便以令人尊敬的方式通过考试——也不要能够借助一些参考书编写讲章就满足了。这样的牧师是可怜的,这样的教会也是不幸的!
要成为一位优秀的神学家,必须对于各种神学问题有深入敏锐的认识,常常思考,融会贯通。这要求人当多多研读圣经。因此,一个牧师不仅要多读圣经,而且还要查明圣灵在上文下理之间的意图,比较有关的经文,确知哪些是预言和预表的应验。然而,如果他自己没有得到圣灵的光照,没有因着圣灵而归正,不能从自己的心灵中发现他在圣经中所阅读到的真理,那么这一切都是徒劳无益的。他应当藉着个人的亲身经历,知道什么是归正、祷告、相信基督、信心的摔跤、狡猾的欺骗,以及撒但的狡诈和攻击、黑暗、圣灵的印记、舍己、治死罪,等等。如此以来,他就会像提摩太那样,从小明白圣经,有得救的智慧(提后3:15),就像文士那样“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太13:52)。他就能够说:“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我们……传给你们”(约壹1:1,3)。
第二,牧师必须善于教导(提前3:2)。并不是所有优秀的神学家都能够作牧师或教师。并不是每个人都领受了传讲的恩赐,能够传递真理的珠宝,很容易就使他人明白自己所讲的道理,用清晰的人人喜悦的方式把真理表达出来。他也许能建造自己,但他这些真理的宝贝对别人却没有多大益处,然而,建造别人正是牧师和教师职分的特别目的。
第三,牧师必须凡事端庄。“……凡事端庄”(提前3:4),“教训上要……端庄”(多2:7),以便“不可叫人轻看你”(多2:15)。约伯是这样做的:“少年人见我而回避,老年人也起身站立;王子都停止说话,用手捂口”(伯29:8-9)。
牧师一定要避免三种恶习:
(1)不可炫耀自己。若是想炫耀自己,就会故意作出一副端庄的样子,尽管事实并非如此,所渴望的不过是能够与众不同,让人们说:“那就是他。”这样的人在一切事情上都矫揉造作,道貌岸然,昂首阔步,让人觉得发笑。这样荒唐的造作是多么可憎啊,造作的母亲就是自吹自擂!
(2)不要粗暴无礼,也不可严厉刻薄。这是骄傲结出来的果子,认为自己远远超过别人,把自己视为大人物,希望别人都像下级那样恭敬他。这也许是拙劣的家教导致的结果,使他不知道如何在人群中行事为人。
(3)避免让人瞧不起的不成熟的言行,这类不成熟的言行也许是出于虚妄的心,也许是因为缺乏教育。牧师当竭力避免此类事情,竭力追求使自己既友善可亲,又严肃端庄,这样他所牧养的羊既不会害怕见到他,也不会轻看他。
第四,牧师必须在爱基督、爱基督的事业、爱基督的羊群方面胜过他人。这一点必须清楚地体现在教会里,对于建造他人极有益处。保罗如此表达这种爱:“我们的心是宽宏的”(林后6:11);“难道我越发爱你们,就越发少得你们的爱吗?”(林后12:15);“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上帝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帖前2:8)。这种对教会的爱,一定不是因为渴望得到回报的相互之爱,也不是因为受到属世的吸引。毋宁说,这仅仅是出于对教会属灵福益的渴慕。这种爱必须源自对基督的爱。“我们若果癫狂,是为上帝;若果谨守,是为你们。原来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林后5:13-14)。这样的心境会使人像友善的父亲那样与教会成员交往。“只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帖前2:7)。
这样的爱,会使牧师多多地为教会祷告,求上帝向自己施恩,能够把这爱传递给教会。他在为准备讲章而学习的时候祷告,在穿过街道去讲坛的路上祷告。他并不是祈求自己免受耻辱和羞愧,也不是求自己的讲道能够讨好会众,给自己带来荣誉和尊敬,使他能够吸引众人。如果这是他隐秘的动机(即使他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他为荣耀上帝和建造教会而祷告不过是假装出于别的动机,那么,他之所以常常这样行不过是安慰自己的良心,但实际上他最根本的动机却是为了自己得尊荣。然而,爱却会使他时刻为教会祷告,寻求使教会得益处。“我们昼夜切切地祈求,要见你们的面,补满你们信心的不足”(帖前3:10)。
第五,牧师必须有舍己的精神,甘愿牺牲自己的荣誉、财物——是的,甚至自己的生命。“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徒20:24);“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徒21:13)。基督的仆人就应当是这样的。他一定不要因着自己言行不当,给别人留下蔑视、毁谤、压制他的机会。然而,如果他行事真诚,只以教会的福益为念,那么他一定甘愿忍受临到他的一切苦难;他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事情的拦阻,也绝不会气馁。他必会以保罗为榜样。“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人的,却是诚实的”等等(林后6:3-10)。
阳光之下,再也没有什么受造之物比追求自己私益的牧师更可憎的了,因为他利用上帝和一切神圣的东西来满足自己邪恶的欲望。在祷告、讲道、说话时表现出圣洁的热心,其实只不过是献上凡火,假装爱上帝,目的却是要使自己得到爱戴和尊荣,这是多么可憎啊!这种可憎的心态还伴随着另外一个可怕的恶习:嫉妒。他总是害怕别人会损害他的名声,嫉妒别人杰出的恩赐和美德。当他看到别人的服事有出路,带领灵魂知罪,引导人们归向基督,因着他们的服事,灵魂受到感动,默默地流着眼泪融化,他就感到闷闷不乐。他想,他也可以做到这样,这些成果本来应该是通过他来实现。是的,他憎恨那些被别人的服事所吸引的人。那些喜爱其他牧师的人,就成了他的眼中钉。他哪里有对基督和对灵魂的爱呢?他不仅没有努力追求达成事奉的目的,反倒背道而驰。凡是对于达成他的目的不合适的,对我们都不合用。
第六,牧师必须勤勉做工。懒惰闲散的人不适合作牧人。监督的职分要求人要羡慕善工(提前3:1),这样的人必须自守(提前3:2)。圣经这样描述邪恶的牧人:“他们但知……做梦、躺卧、贪睡”(赛56:10)。牧长耶稣基督,从清早一直忙到深夜,夜里还专心祷告。好牧人必须以基督为榜样,因为有很多工作要做。他必须祷告,寻求上帝的道,为巩固和提高已经掌握的知识而不断学习,这样就能够拥有一个囊括各种知识的宝库。他必须预备讲章(在讲道之前竭力把它们记在自己心里),探访健康的和生病的会众,根据具体情况采取必要的行动。因为这一切都需要时间,而时间又这么有限,所以他必须时刻警醒,不虚度一寸光阴。如果有人是为了金钱而事奉,或者为了生活安逸,那么他应该回到他原来的地方,因为这一职分要求人辛勤劳作。想要不劳而获的人,占据牧师的职位完全是不义的。
第七,牧师必须在所有事情上作众人的榜样,这样他就也可以像保罗在《腓立比书》第3章17节中那样对会众所说的:“弟兄们,你们要一同效法我,也当留意看那些照我们榜样行的人。”保罗又说:“你们该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样”(林前11:1)。使徒保罗还谈及牧师当在哪些方面做信徒的榜样。“你总要在言语、行为、爱心、信心、清洁上,都作信徒的榜样”(提前4:12)。除此之外,还有《提摩太前书》第3章2至7节,请留心每一个字:“作监督的,必须无可指责,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有节制、自守、端正,乐意接待远人,善于教导。不因酒滋事,不打人;只要温和,不争竞、不贪财;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上帝的教会呢?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监督也必须在教外有好名声,恐怕被人毁谤,落在魔鬼的网罗里。”
如果牧师自己犯了罪,就会立刻听见别人说:“医生,医治你自己吧。”他就失去了责备别人的自由,就会没有人听他讲话,上帝的名就会因此被亵渎,很多人都会受到伤害。然而,如果他具有杰出的美德,他的生命散发出熠熠的光彩,那么他的话语就会在听者的心里产生极大的影响,他会得到很多人的敬重,很多人会因为自己的罪而受到良心的谴责,看见他的时候就会被挑旺起来,作敬虔的人。因此,牧师必须勤勉地留心自己内心的状况和外在的行为。他就像一颗无瑕的钻石;它上面最细小的毛发和丝线也很容易被看出来。他必须知道,很多喜欢思考的人都在看着他,人们比他自己所预想的更清楚地知道他的内心状况。关于一个牧师必须具备的资格,我们就探讨到这里。

3.牧师的职责(The Duties of a Minister)
我们接下来探讨牧师在履行牧职时必须做的工作。牧师的工作包括:1)祷告;2)讲道;3)用教理问答法传授教义;4)家庭探访;5)施行圣礼;6)施行教会劝惩。
首先,牧师必须祷告。此处我不是指牧师必须持续不断地操练私下的祷告,而是指牧师作为教会的出口,在教会公众崇拜时,代表教会向上帝祷告。我们在下列经文中可以看到相关的记载:“保罗说完了这话,就跪下同众人祷告”(徒20:36);“我们都跪在岸上祷告,彼此辞别”(徒21:5)。
(1)毫无疑问,牧师在走上讲坛之前,必然也会自己私下祷告,祈求上帝赐给他祷告的圣灵和讲道的能力。阅读已经写在书上的祷文,设计并背诵自己撰写的祷文,通常都表明这个人是个没有感情的代祷者;跟他一起祷告(或跟着他祷告)的人,同样也会毫无感情地祈祷。我并不反对在祷告之前,思考需要代表教会向上帝恳求的事情。我也不反对把重要的事情写在纸条上,帮助记忆。然而,牧师的祷告不能总是千篇一律,应该根据时间和场合有所变化。而且,牧师必须倚赖圣灵,不要拘泥于某些话语或事情,应该跟随圣灵的引导,就事件、表情和动作而言,圣灵用说不出来的叹息为我们代祷。
(2)在公开祷告时,牧师是在向上帝说话,他不仅必须在心中对大而可畏的上帝有敬畏之情,而且在外部言行上也要表现出来,毫不做作,也不模仿别人,而是真诚适度地表达。
(3)在祷告的时候,他必须以合宜的方式表达出祷告的事情,以便感动和挑旺会众随他一起祷告,并在他祷告时不断地说“阿们”。以莫名其妙的方式说一些含糊不清的话,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说话毫无节奏和章法,是非常糟糕的。即使运用成型的祷文也比这种胡言乱语更能造就会众,使会众专心参与。
(4)牧师若为自己祷告,求上帝在祷告时赐给他帮助,他必须避免自己私祷时所用的“我”和“我的”之类的词,因为那样会众就无法和他一起祷告了。他祷告时必须用第三人称,这样他就能够有意识地担当上帝子民的代言人,求上帝使他有资格担当这一使命,使会众藉着他得建造。
(5)即使感觉不舒服,或者认为自己身体不好,在公开祷告中也要避免过多地提及自己身体的软弱。这太容易使人觉得他是在祈求人们的怜悯,或者为自己没有充分学习造成讲道不好找借口,或者希望人们因他身体不好却仍照常讲道而敬佩他。
牧师的第二个使命是讲道,这实在是一项伟大的使命。“他又差遣他们宣传上帝国的道”(路9:2);“务要传道”(提后4:2)。要完成这项使命,需要做到:
(1)要振奋精神,必须努力以活泼的方式提醒自己:是上帝差遣他,他是作为上帝的使者登上讲坛,奉上帝的名而讲道,作为上帝的出口对会众说话。这当使他为自己将要讲到的事情和传讲的方式感到恐惧战兢,因为上帝会察看他是否在按照上帝的吩咐讲道。
  (2)他必须努力以活泼的方式,提醒自己注意牧师职分的必要性和益处,因为这是上帝使人得救的大能,是上帝用来把灵魂从魔鬼的国度和黑暗的权势转移到主耶稣奇妙光明国度中的蒙恩之道。因此,他必须留意自己说话的内容和方式,思考这对于达到那一目标是否合宜。
(3)他必须有传道人的心;换言之,他必须出于敬畏之心站在讲坛上,奉上帝的名讲道,出于爱心努力使听道的灵魂得益处。他必须知道,凭着自己,他什么也不能做,对自己的能力要有切实的认识,以便他不会过多依赖自己有良好的学养。他应该预先多多祷告,不要集中于祈求上帝使自己的讲道顺利,当祈求上帝使自己有一颗成圣之心,能够始终感觉到上帝的同在,有合宜的表达,祈求上帝祝福自己的讲道,使听道的灵魂能够悔改归正,得到安慰和建造。他不当忧虑会众是否会喜欢他,是否会赞扬他的讲道,他的动机必须是渴慕使教会得益处。
(4)他必须首先把要传讲的道理铭记在心中,努力使自己处于他想要别人处于的心境之中,从而使自己的讲道是从自己的心灵发出,向听众的心灵讲说。
(5)他当运用自己全部的学识来组织他要传讲的道理,使自己能够以最清楚最有能力的方式表达出来。在组织讲章的时候要运用自己的学问,但在讲坛上却必须隐藏自己的学问。为了赢得有学问的好名声而劳作,为了达到这一目的在讲坛上用到很多拉丁语,这些都不过是在寻求自我而已。每一个拉丁语单词都只不过是一磅肉欲,真正有学识的牧者往往轻视这样的作法,他们侍奉的目的是要通过阐明上帝的真道,从而使人的良心为之愉悦。此处,我并不是指阐明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经文的全部含义这种作法。
(6)他必须经过祷告、深思熟虑之后,选择他认为最适合和当时背景的主题。如果他连续传讲一章、一卷书或者一封教牧书信,那么在其间也当找机会宣讲其他一些经节。
(7)在讲道的整个过程中,他的目的应该是打动人心。因此,他应当始终以会众的心灵为传讲的对象,阐明如何应用上帝的真道,使人的心灵得安慰,得激励。
(8)讲道完毕,他当像当初摩西下山一样从讲坛下来,那样,他对上帝的敬畏及其使命的重大就会从他的面容上表现出来。走下讲坛之后,他不会立刻探讨其他事情,也不会立即询问有什么新事。
(9)回到家里之后,他当立刻进入自己的房间,回想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态讲道的。在自己的房间里,他当在上帝面前谦卑自己,想一想自己有什么不足之处,同时感谢主的帮助,祈求主藉着圣道祝福他自己和教会。
牧师的第三个任务就是用教理问答法传授教义,也就是通过一问一答的方式,帮助信徒把真理牢记在心里,并促使信徒在敬虔上长进。“使你知道所学(也就是用教理问答法传授的)之道都是确实的”(路1:4);“在道理上受教(也就是用教理问答法传授)的,当把一切需用的供给施教(也就是用教理问答法传授)之人”(加6:6)。我无法理解一个不注重用教理问答法传授教义这一任务的牧师,如何能在活着和临死的时候有无愧的良心。人们通常都是流于无知,要把关乎真理与敬虔的基本原则种植在他们的心中,流利的讲道并不适合。用教理问答法传授教义是最适合达到这一目的的手段,这与讲道是一样的,尽管方法不同。
教理问答性的教导可以分为四组(此处,我们既不讨论父母为自己孩子预备的私人性的教理问答教导,也不探讨人与人之间私下的教导)。
第一,必须有适合儿童的教理问答,藉着儿童教理问答,以儿童理解力能够接受的方式,把基督教教义的基本真理铭刻在孩子们的脑海里。他们已经受洗,因而是教会的一分子,所以牧师也有义务关注他们,像牧养其他成员那样牧养他们。
第二,必须有适合想要领受圣餐的成年人的教理问答。如果他们对真理没有完全的了解,如何能够宣告自己的信心,说出心中的盼望呢?如果他们没有得到教导,又如何能够知道这些呢?他们还是孩童时期所得到的教导是远远不够的。在关于真理的知识上,他们必须得到进一步的教训,并且在操练敬虔上得到激励。到底允许谁分享圣餐,对于这一问题教会必须留心,因为这一点直接关系到教会是从圣餐中得恩惠,还是走向堕落。假如有的会员只是会背诵信经和主祷文,牧师就允许他们领受圣餐,这样的牧师太容易上当受骗了!在这样肤浅的基础上被接纳的会员是何等可怜啊!
第三,必须有适合于年轻人和其他男性的教理问答,使他们有能力捍卫真道,抵挡对手的进攻,使用教理问答作他们的“帮助”(林前12:28)。他们可以借助教理问答来帮助和指导别人,探访生病的人。他们也可以在教会中,在商船、货船和军舰上阅读教理问答。牧师当努力预备他们当中最有能力的人来从事这一事奉。
第四,必须有专注于操练敬虔的教理问答,以便解释在灵魂的归正和灵命的进步中,到底上帝所命定的道路是怎样的。这也使人有机会针对灵魂的不同状态,比如喜乐与忧伤、热心与怠惰,还有争战与得胜,处理好良心所面对的各种状况。在撰写方面必须为人提供具体性的指导,使每个人都能够在敬虔之路上坚定不移地前行。这也可以用公开讨论的方法,让大家在牧师的指导下提出并回答问题,也可以采用正式的教理问答方式。不管是在公众场合,或是在几个人聚会的私人场所,都可以这样行。
牧师的第四个任务是探访,即挨家挨户地去看望教会成员。“你要详细知道你羊群的景况”(箴27:23)。要了解教会成员的情况,牧师必须询问每个成员的灵命状况。他必须询问每个成员他是怎样做的,换言之,牧师必须询问他是否养成每天早晨、中午、晚上独自祷告和阅读圣经的习惯。他有没有进行家庭敬拜?他有没有教导自己的孩子们,或是请别人施教?他在工作时是怎么做的?他有没有殷勤地参加公众敬拜?有没有守安息日?他为建造别人做了什么?这样,牧师才能根据每个人的具体情况,给每个人提供必要的帮助。作为教会的牧师,不仅在施行圣餐时有必要这样做,在不分享圣餐时,每天也当这样做。所以,牧师不仅要探访生病的人,探访因身体虚弱出不了家门的人,还要去探访那些健康的人。在施行圣餐之前,他不要像不得不完成任务的葬礼主持者那样频繁出入信徒的家,以免被人指责说没有去探访;他也不要对每个信徒都重复同样的话,比如:“有没有什么拦阻你参加圣餐的事情?如果没有,我们愿你得到极大的祝福”,等等,不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些话。他也一定不要先进行一些社交性的谈话,最后才说与圣餐有关的话。这样的谈话不能使信徒的心从他的话中得到多大的益处。当他探访家庭时,必须立刻进入正题。探访那些可以得到一杯上好的葡萄酒或其他饮食的人家,称不上是探访会员。因为若是他花费一些时间去品味葡萄酒或别的饮食,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探访别的人家,只能用一两句话敷衍别的信徒。这样的牧师是多么恶劣啊!这种探访家庭的方式是何等恶劣啊!
牧师的第五个任务是施行圣礼。那些受差遣传讲福音的人,同时也接受了施行圣礼的差遣;主耶稣把这二者连在一起。“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给他们施洗”(太28:19)。牧师讲道时是上帝的代言人,他们同样也是主耶稣的用以给其新妇戴上婚戒的手。在履行这一职责时,牧师必须对上帝有极度敬畏之心。每一次,他都必须重新提醒自己是作为上帝的使者来履行这一职责,他所传递的是主耶稣受苦和受死之印记,他为每一个参与圣礼的人印证福音的应许,即“凡信子的必得永生”。如果牧师不是以这种心态施行圣礼,而是毫无思想准备,无精打采,那么他就犯下可怕的亵渎圣物之罪。
牧师的第六个职责就是使用天国的钥匙。“你们赦免谁的罪,谁的罪就赦免了;你们留下谁的罪,谁的罪就留下了”(约20:23)。从一种特别的意义上来说,牧师可以而且必须使用上帝圣言的钥匙,向信徒宣告赦罪,向他认为是真信徒的人使用这钥匙,藉此坚固那些信心软弱的人。他不可能全然无误地确知谁是真信徒,但他可以知道哪些人身上具有与真信徒的灵命相似之处,因而自己心中相信这些人是真信徒。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判断通常是正确的;然而,他也有可能被蒙蔽,所以这一天国钥匙的运用建立在他们的确是信徒的基础上。
就那些不敬虔的会员而言,牧师可以而且必须使用上帝圣言的钥匙。他必须宣布他们是尚未归正的人,在基督上无份,必会灭亡——这一切都是基于他们没有悔改。因为牧师必须藉着具体应用来使用这把钥匙,所以他必须在讲坛上公开地这样做。首先,对于谁是真信徒,他必须有清楚的分析,以便使大家可以了解自己的灵命状况;然后,他必须向那些真信徒宣告赦罪。另一方面,他必须清楚有力地揭露那些尚未归正之人的状况,向这些人宣告他们仍然处于上帝的震怒之下,如果他们还不悔改,必然会走向灭亡。牧师必须心存温柔,不看个人情面,勇敢无畏,因着基督赐给他的权柄,忠心地使用这把钥匙,促进基督国度的拓展。因此,他必须留意使用这把钥匙的方式。如果他把这钥匙放置一旁不用,就是对基督和教会不忠心。如果他因此而使敬虔之人担忧,使不敬虔的人心里刚硬,那么他应该惧怕上帝的审判。“我不使义人伤心,你却以谎话使他伤心,又坚固恶人的手,使他不回头离开恶道得以救活”(结13:22)。
第二把钥匙,即基督徒的劝惩,不是由牧师自己来独立运用的,牧师必须要作为堂会的成员参与运用。我们将在这一章的稍后部分探讨这件事。

4.长老职分(The Office of Elder)
我们已经考察了牧师的职分,现在来考察教会中的第二种职分,即长老职分。从前,有很多人反对这一职分,因为这一职分正好针对敌基督之人在教会里的统治和霸权。英国的主教也弃绝这一职分,因为这与他们所施行的主教制有冲突。阿民念派一心想让国家站在他们这一边,就对政府谄媚逢迎,所以他们把教会的权柄交到政府手里,弃绝长老这一职分,尽管他们现在也有长老;他们把这一职分视为一个最近才有的发现。我们中间有些人也想去除这一职分,以便他们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辖制别人,宣传他们的谬论。因此,在探讨长老职分的责任之前,我们有必要首先阐明,长老职分是上帝设立的。这可以由以下几方面证明:

5.长老职分是上帝设立的(The Eldership: A Divine Institution)
首先,我们在《提摩太前书》第5章17节中读到:“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此处,监护教会的人统称为“长老”,这也许是因为年龄的缘故,因为通常选举年长的人担任这一职分;或者是因为智慧的缘故,一般年长的人比较有智慧。那时提摩太还很年轻,但他仍然被选为长老。此处明确区分了治理性长老和教导性长老的不同。使徒保罗更看重后者,这可以由“更”这个字看出来。

遁词#1:这只是牧师内部的区分:有些牧师竭尽全力劳苦传道,有些牧师并没有如此。
回答:那些并没有尽职尽责的牧师不配受到加倍的敬奉,而是当受到责备。所以这节经文的前半部分所指的不是牧师。

遁词#2:这节经文的前半部分所指的是执事。
回答:执事从来没有被称为长老,他们的使命不包括治理教会。

遁词#3:这节经文指的是领受酬劳的长老。然而,治理性长老并不领取酬劳;因此,这节经文的前半部分所指的并不是长老。
回答:圣经中并没有任何地方禁止长老领受酬劳。如果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花费在教会事工上,那么教会有责任付给他们酬劳。

第二,我们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28节中读到:“上帝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治理事的。”治理的职分与教导的职分明确地分别开来,因为“第一”、“第二”、“第三”等这些词清楚地证明,每一个都是不同的职分。“治理事的”一词指的是长老,他们的职责是治理教会,这可以从《提摩太前书》第5章17节所提到的“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得到证明。

遁词#1:“治理事的”指的是国民政府。
回答:上帝没有在教会内设立国民政府的职分。国民政府作为掌权者治理国家,颁布法令。然而,主禁止教会内一切辖制他人的行为。使徒保罗的这封信是写给哥林多人的,他们的国民政府是由不信上帝的外邦人组成的。

遁词#2:此处,“治理事的”不可能指长老,因为他们被列在“行异能的”、“得恩赐医病的”和“帮助人的”之后。长老应该列在这些前面,因为他们比前面提到的那些更值得尊重。
回答:提到这些职分的先后顺序并不能说明其值得尊重的程度。在谈到人当孝敬父母时,先提到了母亲,后提到了父亲(利19:3)。使徒保罗先提到百基拉,然后才提到她的丈夫亚居拉(徒18:18)。

第三,在《使徒行传》中,长老通常与牧师区别开来,他们治理教会,但并不从事教导的工作(参徒15:2,4,6,22)。在犹太人中,长老也与利未人、祭司、文士是不同的人(太16:21)。因此,主耶稣也希望他在新约时代的教会受到不同于牧师的人的治理。这可见于下列经文中:“众门徒就定规,叫保罗、巴拿巴和本会中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到了耶路撒冷,教会和使徒并长老都接待他们。使徒和长老聚会商议这事。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从他们中间拣选人,差他们出去”(徒15:2,4,6,22)。
(1)然而,使徒们也是长老(参考彼前5:1-2;约贰1;约叁1)。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的长老。
(2)使徒们为自己保留了在耶路撒冷传道的职责。“我们撇下上帝的道去管理饭食,原是不合宜的。但我们要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6:2,4)。我们从来没有读到过那时在耶路撒冷有别的人传道;换言之,没有使徒之外的人传道,除了使徒之外,没有别的牧师。所以,此处别的长老与使徒们是不同的,长老职分与牧师职分是不同的。

异议#1:长老们在一定程度上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他们中很多人处于社会的最底层,他们有时甚至辖制牧师。所以,没有必要设立长老,牧师们自己可以处理那些事务,等等。
回答:使徒们又是什么出身呢?他们缺乏资格,有很多缺点,但这并没有使他们不能胜任使徒职分和牧师职分。长老们哪怕只是在生活和教义方面监督牧师,防止牧师在教会中独断专行,那么长老这一职分也是非常有益的。为了确保整个教会得到很好的治理,牧师们不可能仅凭自己管理好所有事情。在教会中设立这样的职分,这是上帝的心意,不用继续争辩。谁胆敢对上帝说:“祢为什么这样做?”

异议#2:在《提摩太前书》第3章中,使徒保罗只提到了监督和执事。
回答:(1)在一节经文中没有说明的,在另一节经文中可以找到答案。
(2)“监督”这一称谓既可以指治理性长老,也可以指教导性长老。

异议#3:牧养上帝的教会是长老的职责(徒20:28)。这要藉着传讲圣道来实现,而传道是牧师的职责。因此,我们认为,“长老”这个词一定是指牧师。
回答:不管是牧师,还是长老,都有责任看顾和牧养教会。长老有责任在教会公共敬拜之外讲说上帝的真道,藉着上帝的真道劝勉人,责备人。从这一切来看,也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长老职分是上帝设立的。

     长老职分不得自行担任,必须由教会选举产生,正如我们在前面阐述牧师职分时所谈到的那样。所以,我们不必再进一步探讨这个问题。这一职分包括担当这一职分之人的资格以及担任这一职分当履行的责任。我们也不再进一步探讨长老的资格,因为长老的资格与牧师的资格是一样的,我们对此已经探讨得很充分了。但有一个例外,就是牧师资格的第二条,即善于教导。这并不是说长老不必有学问,也不是说长老不需要讲道的能力,我们的意思绝不是这样。长老越有知识和能力越好。然而,对于治理性长老而言,这些素质并不像教导性长老那样是必须具备的。现在我们来谈一谈长老的工作。

6.长老的职责(The Duties of an Elder)
在教会中设立长老的目的,不是让他们坐在教会前面舒适的位子上,也不要幻想让他们站在其他信徒面前发号施令。他们也不要因为自己有责任留心牧师的教义和生活,就以为自己是牧师的主人和师傅。牧师同时也有责任留心长老的教义和生活。长老也不可反对牧师在堂会里的合理建议,也不要把胜过牧师当作自己的杰作。但长老也不可随声附和,盲目顺从牧师的意愿。毋宁说,他们的职责是凡事谦卑,用爱心和智慧,帮助牧师增进教会的福益。和牧师的使命一样,长老的职责也是双重性的,因为他们有时独立履行职责,有时与教会的堂会、区会和大会一起合作。
每位长老都应向教会负责。他必须认为自己是奉主的差遣来完成这些职责。他必须以这样的心态,以这样的身份,接受并完成自己的全部职责。
长老最主要的职责是“为全群谨慎,牧养上帝的教会”(徒20:28;参见:彼前5:1-3)。这意味着他们必须竭力保守教会的合一,使那些叛逆的羊转回,当心从外面来的狼用假教导在教会内引起混乱。他们必须立刻留意这件事,藉着上帝的圣言把这些狼赶走,为群羊提供良好的牧场。他们的职责不仅是呼召牧师,在他们中间寻找最称职最敬虔的人前来牧会,他们还必须鼓励牧师讲道,用教理问答的形式传授教义,带领聚会,从而使教会得到建造。他们还必须防止或解决一切争端和分歧,以便信徒像小羊一样,在仁爱与和谐中一起生活。他们还必须留心整个教会,出于对教会福利的关爱,关注可能到来的灾难。
第二,他们必须特别留意每个教会成员的行为。他们必须认真监督每个成员在自己家中如何行事为人;换言之,他的家中是否有仁爱与和谐,是否根据自己在家庭中的身份合宜地对待其他成员。长老们必须询问他们是否进行家庭敬拜,是否读经,孩子们是否得到教导,是否得到合宜的抚养,是否上学,是否受到培训,以便将来从事正当的职业。长老们必须询问这个家里的父亲是否从事正当职业,他在工作中的表现如何。长老们必须询查每个教会成员在当地人的名声如何,以便他们可以知道如何适宜地对待每位成员。总之,他们必须留意一切事情,如果他们得知某个地方出了问题,必须立刻采取措施改变那里的状况。为此,长老们有必要把会众分成几个部分,就像牧师在城市里划分牧区一样。如此他们就能更加仔细地留心各样事情。作为长老,一定不要以为只要陪伴牧师去探访家庭,即使自己一句话也没说,也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不,之所以让长老陪伴牧师探访家庭,是为了使家庭探访更显重要,使会员对于预备圣餐的必要性方面有更深刻的认识。同时,长老陪伴牧师探访家庭,也还有长老在牧师确有需要时,在言语和行为方面帮助牧师,并向牧师学习如何对待灵魂。长老也需要观察,牧师探访家庭之后,接下来还有什么需要再来探访跟进服事的地方。然而,长老必须自己独立去做这项跟进的工作。
为了使每个人都听从劝告,完成上帝赋予他们的职责,长老必须留意:
(1)几个词语:谨慎、牧养、监督(徒20:28)。长老若不格外留意每个人在信仰告白和行为方面的所作所为是否合宜,就无法妥善完成自己的职责,因为外在的言行表明人的内心;
(2)一个事实,即彼此关心甚至是每个成员的本分。“又要彼此相顾”(来10:24)。因此,肩负长老职分的人更当如此;
(3)一个问题:“既然身为长老,这样行事会不会有害?他会不会做错?”每个人对此的回答都必须是“不会”。而且,既然信徒知道牧师和长老监督他们,留意他们的行为,这会不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好处,会不会对他们有一定的约束性的影响?对教会的造就性影响大不大?毫无疑问,每个人的回答都必然是肯定的。因此,想一想“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
第三,他必须教导无知的人,因为:
(1)这是每个人的本分。“彼此教导,互相劝戒”(西3:16)。因此,这更是长老的职责。
(2)毫无疑问,这也是牧师的职责。牧师的所有职责,除了讲道以外,也都是长老的职责,因为他们都被称为长老。
(3)教会总会已经宣布,他们的职责不仅是挨家挨户地教导无知的人,而且还要进行教理问答式的教导,不仅在这人或那人的家里这样做,而且还要在教会中公开进行这样的教导。
(4)问题是:长老这样作是犯罪吗?他这样做难道对教会没有益处吗?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会使他从良心里深信这是他的本分。
第四,他必须劝勉、责备、安慰,因为:
(1)除了确知每个人举止得当之外,“为全群谨慎”、“牧养”、“监督”这些词还有别的什么含义呢?难道这仅仅是指要有敏锐的观察力吗?不,这还包括长老要根据具体情况做出合宜的反应。
(2)这是每个教会成员的本分。“天天彼此相劝”(来3:13);“要警戒不守规矩的人,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也要向众人忍耐”(帖前5:14)。因此,这更是长老的职责。
(3)这是牧师的职责,因而也是长老的职责,因为我们现在谈到的是具体的职责。
(4)我们可以再次问同样的问题:这是犯罪吗?这不好吗?
第五,他必须探访生病的人,还有寡妇和孤儿,以及所有正在经历特别试炼的人,因为:
(1)这是每一个人的本分。“在上帝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雅1:27);“我病了,你们看顾我”(太25:36)。不履行这一职责的长老,该感到多么羞愧啊!
(2)这是牧师的职责,因而也是长老的职责。
(3)他们的良心向他们见证,这种作法是善的,不是恶的。
(4)上帝吩咐有病的人要请长老来。“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他们可以为他祷告”(雅5:14)。此处所用的“长老”一词没有限制,它指的是所有被称为“长老”的人,即教导性长老和治理性长老。
如果众长老都根据具体情况,全心全意地履行这些职责,同时深深地意识到自己是得蒙上帝的差遣,并且这一切都得到长老和教会两方面的认可,那么这必然带来教会的兴盛。因此,这些就是众长老所当履行的职责。我们简要探讨执事的职责后,就会阐明必须由长老和牧师共同履行的职责。

7.执事职分(The Office of Deacon)
上帝在其教会中设立的第三种职分是执事。执事指的是教会中一种不同于长老和牧师的职分,设立这一职分的目的,是供应教会中贫穷者的物质需要。既然上帝主要是从穷人中招聚祂的教会,所以教会里总是有穷人。“原来那地上的穷人永不断绝,所以我吩咐你说:‘总要向你地上困苦穷乏的弟兄松开手’”(申15:11)。这就为那些富足的人提供了显明他们慷慨好施的机会,也使穷人承认主对他们的护理,并存感恩之心。很容易发生这样的事情:教会中有几个贫穷的会员,那些富足的成员不认识他们,致使他们受到忽视,因为物质的短缺而消亡,或者沦落到以乞讨为生——这应该是令教会感到羞辱的事。因此,显而易见,教会中必须有一些人专门负责看顾穷人。所以,上帝也喜悦我们在教会中设立这样一个职分。对于这一职分,我们必须要留意它的呼召、必备的资格和职分本身。

8.执事职分是上帝设立的(The Deaconary:A Divine Institution)
 首先,很显然,上帝设立了这一职分,因为我们在《使徒行传》第6章3节中读到:“所以弟兄们,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
第二,执事职分不仅是为那个时代设立的。当时教会所面对的处境险恶,所有财物都聚集在一起,教会里凡物公用,因此需要执事职分。教会里总是会有穷人,所以每个时代都需要有执事。罗马教会里也有执事,使徒保罗对他们说:“施舍的,就当诚实”(罗12:8)。他也写信给腓立比的执事们:“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腓1:1)。在《提摩太前书》第3章中,他教导提摩太,说明执事应当是什么样的人,因而证实执事职分是上帝设立的。
既然执事职分是上帝在教会中为教会而设立的,那么执事必须由教会选举产生。执事的选举,或者由全体弟兄来完成,或者由教会的代表——长老们来完成,而不是由国民政府指定。在《使徒行传》第6章中,众信徒就是这样做的。使徒保罗强调,执事必须先受试验,然后再进行事奉(提前3:10)。这样先试验,然后再事奉,表明一定有选举。执事的就职仪式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首先,我问你们,长老和执事们,你们心中是否感到自己是合法地得蒙上帝教会的呼召,因此也是来自上帝的亲自呼召,来担当你们各自的职分呢?”因为执事是为教会设立的,所以他们不当给教会之外的人发放救济品,以免把教会的馈赠与社会上为穷人所提供的一般性的施舍混为一谈,因为:
(1)这有悖于设立这一职分的目的和初衷。
(2)这样做会渐渐地不知不觉地把教会和外面人混同起来,因为它同等地对待所有穷人;然而,教会必须清楚地与外面的一切事物分别开来。
(3)这将会使很多人不再慷慨捐赠,因为他们的礼物没有赠送给他们想要赠送的人。
(4)这会有损于教会中穷人的福益,因为他们原本可以得到更充足的供应。
(5)这会证实天主教人士和其他生活在错谬和不义中的人有道理,因为他们也受到教会的支持。
(6)这掠夺了教会的圣洁光辉。如果执事有充足的资金,就可以甘心乐意地向教会之外的一些人慷慨捐献,这样教会的圣洁之光就会更加明亮。

9.执事的资格(The Qualifications of a Deacon)
使徒保罗描述了执事所必须具备的资格。“作执事的,也是如此:必须端庄,不一口两舌,不好喝酒,不贪不义之财;要存清洁的良心,固守真道的奥秘。执事只要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好好管理儿女和自己的家”(提前3:8-9,12)。除了这些之外,他们还必须具备作为基督徒共有的美德,以便可以作他人的榜样。他们还要特别表现出来以下这些源于慷慨的美德。
(1)他们必须表现出同情之心:“彼此体恤”(彼前3:8)。他们对穷人感到有很重的负担,仿佛是自己在经受苦难一样。他们既不可粗鲁,也不可骄傲,更不可像对待猪狗或敌人那样怒骂他们。
(2)他们必须对人有怜恤之心,这是一种使人愿意帮助他人的仁慈。“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太5:7);“你们要慈悲”(路6:36);“存慈怜的心”(彼前3:8)。与此相反的行为就是关闭自己的心,向穷人硬起心肠,不施舍给他们任何东西。即使出于羞愧或其他原因,不得不施舍,那么他就像把饼扔给狗那样向穷人施舍。
(3)他们必须对穷人有关爱之心,就像父亲关心自己的孩子一样,小心谨慎,关心穷人怎样生活,是否有所缺乏,因而能够感谢主。“我为瞎子的眼,瘸子的脚。我为穷乏人的父”(伯19:15-16)。
(4)他们必须甘心并且友善。“怜悯人的,就当甘心”(罗12:8);“存慈怜谦卑的心”(彼前3:8)。他们必须具备友善的心态。一句仁慈的话语,一个友善的面容,是最令穷人感到愉快的,因为他们常常因自己的穷困遭到别人的弃绝。然而,一个冷酷的面容和严厉的话语会深深地伤害他们的心灵。
执事的工作包括收集和分发财物,以及照顾穷人的灵魂。
首先,他们必须收集财务。他们必须与牧师和长老一起合作来完成这件事,牧师和长老必须一起管理穷人和富人,因为牧师职分包括长老职分和执事职分,而长老职分包括执事职分。我重申,执事必须征询牧师和长老的意见来决定从哪里得到充足的财物,但也要勤勉地提供自己所知道的情况。
第二,他们必须分发财务。在分发款项时,他们必须警惕,要有智慧,留意不要轻率施与。他们必须给予有最大需要的人最多的资金,少发给那些懒惰不堪,浪费了上次施与他财物的人,以便教导他们要工作,要节俭。对待孤儿、老年人、病人、孩子的母亲,要有不同的方法。对待那些当为自己的穷困受责备的人,以及有工作能力的人,也要有不同的方法。对待那些有残疾不能工作的人,尽管他们很健康,也要有不同的方法。对待那些宁可和自己的家人一起饿死(这是罪),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从执事那里领受救济的人,也要有不同的方法。对待那些需要经济上的援助才能度过难关,否则将会陷于贫困之中的人,也需要有不同的方法。在做这些决定时,需要很大的智慧,才能清楚地确定时间、方式和时机。
第三,执事必须照顾穷人的灵魂,因为执事对他们就像父亲一样;不管一个成员当对另外一个成员尽什么本分,都必须自己首先要比那些上帝要他照顾的人作得好。
(1)他们必须教导无知的人,带领他们前来参加教会崇拜和教理问答教导。
(2)他们必须根据各人的具体情况,进行劝勉、责备、安慰。
(3)他们必须探访生病的人,帮助病人预备自己的灵魂接受死亡那一时刻的到来,如果他们能够恢复健康,就劝勉他们在敬虔方面不断长进。
这样做,他们“自己就得到美好的地步,并且在基督耶稣里的真道上大有胆量”(提前3:13)。他们将会成为教会的装饰,比先前更有能力为教会带来更大的福益。他们的恩赐和美德也会增长。在所有职分中,没有一种职分比执事职分给身体带来更大的负担,更多的损害。上帝赋予执事非常大的甘心和热心,在荷兰通常都是这样,我常常为此感到惊奇,也为此感到欢喜。当收到丰富的捐赠时,他们那么欢喜,仿佛是他们自己得到这些礼物一样。他们致力于自己的职责,直到深夜,也不感到厌倦。没有任何聚会比执事的聚会更有次序,更合一,更忠心。上帝也奖赏他们,赐给他们荣誉和尊重,经常使他们自己的境况不断提升。

10. 劝勉执事忠心尽职 (Exhortation to Faithfulness in the Execution of the Offices)
认识与行动必须结合在一起,尤其是在谈到这些属灵的职分时。因此,阐明这些职分之后,我们还要再加上忠心尽职的劝勉,我们为此列出以下理由:
首先,牧师、长老和执事们啊,难道主耶稣,教会的君王,没有呼召你们每个人担任各自的职分吗?作君王的大使,在世上被认为是极大的尊荣。而我们所服事的则是那位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祂就是上帝自身,是父的荣耀之光,是祂位格的像;作为中保,祂已经被高举在父的右边,与父一同坐在宝座上,戴着尊贵和荣耀的冠冕。正是祂呼召你从事这一事奉,并且差派你,让你带着记录在圣经中的信息在世上工作。那些崇敬这位君王的人,那些用自己属灵的眼睛认识到这属灵的荣耀远远胜过属世荣耀的人,那些认识到上帝和主耶稣赋予圣天使和上帝儿女的荣耀远远胜过世人所能给予的一切荣耀的人,都认为作主耶稣的使者,是至高的尊荣。他如此行并不是为了夸口炫耀,而是像天使一样,在接到上帝的命令时,甘心情愿、欢欢喜喜地执行自己的大使职分。差派你的人越是伟大,你越当小心严格地服从他的命令。所以,看哪,伟大的君王赐予你如此大的尊荣。祂赋予你这样一个荣耀、宝贵、祝福他人的使命,祂的眼睛一直在望着你。所以,真诚而忠心地委身于你的使命吧。当忠心耿耿,当勤勉做工,时常反思《哥林多前书》第9章16至17节:“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我若甘心做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
第二,主已经赋予你做祂托付给你的工作所需要的恩赐和才能,赐给这个人少一些,那个人多一些。上帝赐给你这些才能,是为了让你增进它们。而且,上帝还使你在人们当中受到尊重,让你有理由并且有机会施展你的才能,对人对己都有利。你会作什么样的人呢?你会任凭这些奇妙的恩惠、才能、机会、尊重都被弃之不用吗?抑或你会骄傲地展示它们,寻求以属灵的恩惠来赢得属世的尊荣吗?它们太珍贵了,你不能这样使用它们。因此,你要认识到它们的宝贵性,运用的时候要心里火热,目的就在于使用它们达到上帝把它们赐给你的目的,即事奉你的主,并使教会得益。
第三,宝贵而高尚的灵魂当是得救,还是灭亡,直接与你的工作有关系。看着挤满人的教会,你要想到,每个人都有一个不朽坏的灵魂,从本性上来说,他们都走在通向灭亡的大道上——那灭亡是永久的灭亡。上帝把与祂重新和好的话语放在你的口中,除了得到你的帮助,他们没有别的办法避免灭亡。如果你任凭他们走自己的路,他们必会灭亡。谁的灵魂还能不受感动去帮助他们呢?如果有人掉进水里,大家都会呼喊救命,竭尽所能去搭救他。当想到人们身体和灵魂永久的灭亡时,人该受到多么大的震动啊!你,是主耶稣差遣来帮助他们的,尤其应当有感动。难道你还不尽最大可能,竭尽全力去帮助、教导、劝勉、责备他们,拉着那些灵魂的手,救他们出离火坑,把他们从地域门口抢回来,带领他们来到主耶稣的脚前吗?
教会里已经归正的人也需要照顾。他们中有的还是属灵的婴孩,有的在灵命上已经取得一些进步。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渴望并且呼喊着要食物、奶和饼,以便使自己的灵命可以兴盛。有一些人在义路上稳步前进,也有一些人是迷失的羊,四处徘徊。有些人很健康,有些人生病在身,有些人快要死亡,进入永世。每个人都敞开灵魂,渴望得到坚固和鼓励的话语。每个人都盼望你的到来,等着你口里的话语。你有可以任意支配的饼和酒,主差派你去坚固他们,鼓励他们,主已经使你能够胜任这一使命。你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懒惰和疏忽,没有把主耶稣为他们而托付给你的饼给他们吃,从而导致他们饿死呢?如果你心里还有一点爱和怜悯,有一点对灵魂的关心——无论是已经归正的,还是尚未归正的灵魂——那么这些事情都一定会感动你,让你竭尽全力去帮助他们。
第四,想一想是上帝委派你作监督的教会。那是上帝的教会,是基督用宝血买来的,是基督所爱的,基督为这教会献上了自己的生命。教会里有主宝贵的儿女,祂亲爱的孩子们,主委派你照顾他们。难道你不温柔地对待主所爱的这些孩子们——保护他们免受想要伤害他们之人的暴力侵害,使他们免犯错误,供给他们饮食,像主耶稣所爱的人那样教导他们吗?主耶稣不是用祂自己的宝血把他们买来的吗?难道你自己不关心他们吗?如果主耶稣对教会的爱使你心里也充满了对教会的爱,那么这也必会使你关心教会,鞠躬尽瘁,竭力寻求使教会得益处。
第五,教会的兴盛使上帝在地上得荣耀。所以,当主耶稣教我们祷告说“愿人都尊祢的名为圣”时,立刻指出了达到这一愿望的方式:“愿祢的国降临!”教会当是基督的荣耀,闪耀着召他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当教会不兴盛,教会里有很多罪恶时,上帝的名就受到亵渎。然而,当教会闪耀着圣洁的光彩,以令人喜悦的美德为装饰,结出许多果子时,主就得了荣耀。那时主的属性将会受到尊崇,天使将会欢呼,牧师将会欣喜,上帝的儿女将会喜乐,教会之外的人将会看到主的圣洁,心中充满了敬畏。天堂里将会回荡着赞美上帝的声音。所以,教会的牧者们啊,主委派你去工作,目的就在于使教会达到这样的状态。因此,如果你的喜乐和盼望就是使主得荣耀,那么你就当勤勉做工,使教会达到这样的状态。
第六,你们中的每个人都要为上帝所托付给你们的灵魂各自向上帝交帐。如果你不忠心,你就有祸了!如果你忠心,你就会得到奖赏。不要幻想你的所作所为不会受到察验。主必定会叫你来到祂的审判台前,对你说:“说一说你是如何治理教会的?你对自己的使命、才能、以及一切奇妙机遇是否忠心?你是怎样对待灵魂的?你当为他们中间一些人的灭亡而受责备吗?你坚固了不敬虔之人的手吗?你任凭那些想要死的人去死了吗?你温柔地关心我的小羊了吗?你不义地使他们伤心,杀害他们,夺去他们的披肩了吗?(歌5:7)。因你的事奉而归正,得了安慰和建造的灵魂在哪里呢?”
对许多教会的牧者而言,这些调查和讯问是多么可怕啊!主宣判他们将要得到的刑罚是多么令人感到可怜,多么令人感到可怕啊!要是他们从来不曾出生,从来没有做过教会的牧者,该多好啊!因自己的罪而灭亡,还背负着许多灵魂的重担,那将是怎样的景况啊!在末后的审判时,他们将会见到你,并站起来控告你:“你很清楚地知道我是无知的人,我生活在罪中。假如你曾经看顾我——警告我、责备我、教导我,带我走上救恩之路——那么我就已经得救了。但是,你看,你这个不忠心的牧师,你这个不忠心的长老,现在我却要灭亡了!让上帝从你的手上讨回我的血,像对待又邪恶又懒惰的仆人那样对待你吧!”
然而,对忠心的牧师、长老和执事而言,当主显明他们的劳苦、他们为教会进行的祷告、他们特别的讲话、他们的劝勉、他们的警告、他们对待灵魂的方式时,那是多么宝贵的时刻啊!那时,上帝必会带领他们进入荣耀里,对他们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1)。
想一想下面这些经文,把它们当作警告和劝勉:“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血……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结3:18-19);“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帐的人”(来13:17);“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25:23)。不要匆匆浏览这些经文,要用一些时间来反思,直到你的心里感受到它们的分量,这必会挑旺你的心,使你忠于自己的职分。

View:23185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