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世界的创造
繁體中文 
View:5305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八章 世界的创造

我们已经考察了上帝内在的工作,现在我们来考察上帝外在的工作,也就是祂在自然界和恩典领域中的工作。祂在自然界中的工作,以及祂对其创造的护理都属创造。我们首先来探讨创造的问题。

1.创造的定义(Creation Defined )
动词“创造”有不同的意思。
(1)可以指上帝对万有普遍性的治理。“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赛45:7)。
(2)可以指上帝超乎寻常的作为。“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耶31:22)。
(3)可以指在人归正时心灵的重生和更新。“上帝啊!求祢为我造清洁的心”(诗51:10)。
(4)在一般意义上,我们对动词“创造”的理解是指物质的生成,第一天是从无中开始创造的,而在接下来的五天中,则是以第一天所创造的没有形态的物质来进行创造。
我们按时间追本溯源,最终所达到的就是起初,此外就无法向前推进了。在起初之外,只有寓于永恒之中的上帝存在。任何暂时性的人都无法理解这种永恒性,那些认为永恒就是时间很长很长的人,所设想的并不正确。永恒的上帝,想把祂自己显明出来,并把祂自己的美善传递出来,就按祂自己永恒的美意,藉着祂自己的智慧和全能,创造了宇宙并其中的万物。因此,世上所存在的一切都是有开始的,而在此之前除了上帝自己之外,任何东西都不存在。既没有无限的光存在,也没有任何元素,无形的物质,运动的物质,人所能够称呼、所能够设想的任何东西,都不存在。“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1:1)。“起初”并不是指物质存在之前的时间,而是指恰恰与首先受造的物质元素之出现一致的时间。这在《诗篇》90篇2节中得到了证实:“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祢未造成”。在世界存在之前,确实有一个“之前”,但并不是实际存在,而是从创造之始的角度来看存在一个“之前”。在这一“之前”中,世界还不存在,这个“之前”就是永恒自身。“从亘古到永远,祢是上帝”(诗90:2)。原先不存在的世界就出现了。既然是出现了,必然是此前并不存在,而是有一个开始的。在其它经文中所用的“以前”这个词也证实了这一点。“……从创立世界以前……”(弗1:4);“……万古之先”(提后1:9)。这两节经文都表明,时间和世界都是有个开端的。因此,世界并不是永恒存在的。

从前,世界并不是自永恒就存在,它也绝不是从永恒就一直存在的。上帝确实永远都能创造,但受造者却不可能没有开端,因此也不可能是永恒的。原因如下:
首先,如果没有开端的话,就不可能说世界是受造的了,因为创造就意味着使从前并不存在的东西出现。既然这种形成是从无到有的,必然就有一个开端。
其次,在受造界的存在过程中,有着时间的进展。而在逻辑上,时间的进展就意味着是有一个开始的时刻的,因此,受造界的存在必定有一个开端。
第三,假如世界是从亘古就存在,那么它必定是亘古自存的,或必定是藉着上帝的永恒性而存在的。假如它是藉着自身的永恒性而存在,就必然存在两个并立的永恒的实体了,那么上帝既不是独一的永恒者,也不是万有的初因了。然而,圣经不但把一切都归诸上帝,而且惟独归诸上帝。假如世界之所以亘古就存在是因着上帝的永恒性,那么它就是上帝自身了,因而也是全能的、全知的,在本质上是单一的、不变的等等,因为在上帝每一完全的属性中,都包含了其它所有的完美之处。在上帝自身之中,这些完美之处并不能截然分开,而是完全为一。因此,世界不可能是亘古就存在的。
从我们所处的时代算起,世界的起初应当是在大约5750年之前。我说是“大约”,因为这个日期是无法精确决定的,原因就在于这种年代的计算不是以行星的运行为依据,必须单单根据圣经中所记载的族长们的家谱计算,而圣经中的这种记录所记载的只是年份,并没有提及月份和日子。因此,世界的受造到底是在哪个季节,我们都无法确定。可以考虑的时间如下:1)当太阳在最高点或最低点的时候;2)在秋天或春天昼夜等分的时候;3)到底是在一年的哪一季节,完全是猜测性的。最常见的说法是在春分的时候。有些人主张是在秋分的时候,似乎更有道理。我自己不知道到底是哪一观点正确。
世界不是自动生成的,因为任何东西都不会自动出现。世界是由上帝创造的,上帝是万有的创造者。“……创造地极的主……”(赛40:28);“因为六天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出20:11);“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诗121:2);“起初,上帝创造”(创1:1)。

2.创造是三一上帝的工作(Creation, the Work of a Triune God)
从本质的角度而言,上帝是独一的,三个位格是独一的上帝,祂们的意志和权能都是同一的。上帝一切外在的工作对于三个位格来说都是通用的,都是三一上帝的作为。当然,在这些外在的工作中,每个工作都根据其与每个位格的关系而归诸一个位格。因此,我们把创造归诸父,把救赎归诸子,把成圣归诸圣灵。然而,我们在这样作的时候,并没有把其他位格排除,而是明确地涵盖在内,因此,任何归诸一个位格的外在的工作,也是归诸其他位格的。所以,创造不独归诸父,也归诸子和圣灵。
子创造世界。“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就是上帝的话,上帝之子);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约1:3);“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西1:16)。在施行创造的时候,祂并不是帮助,也不是说在创造的发生中祂是一个工具,而是说祂本身就是创造的动因(moving cause),因为“靠”是指初因。“……万有都是本于祂……”(罗11:36)。“上帝是信实的,你们原是被祂所召”(林前1:9)。
创造也属于圣灵的工作。“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创1:2);“诸天借耶和华的命而造,万象借祂口中的话而成”(诗33:6)。
创造是三一上帝的工作,所以,在《创世记》1章26节中说:“我们造人”。“当记念造你的主”(传12:1);“因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赛54:5) 。

3.创造是上帝特有的工作(Creation, the Proper Work of God )
创造是上帝特有的工作;上帝而且惟独上帝创造万有。天使并不是“共同创造者”,而且这一创造的大能也没有传递给任何人。有些人为了保护“化质说”(transubstantiation),就提出上述的主张。有些人之所以这样作是为了否定三位一体的教义。然而,这样的主张是不成立的,也不可能成立。
首先,圣经明确地说,创造完完全全是上帝独自的作为。“我耶和华是创造万物的,是独自铺张诸天、铺开大地的”(赛44:24);“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亲自铺张诸天”(赛45:12)。
其次,上帝的大能是内在的,是不可传递的,因此,祂与万有截然不同。“不是那创造天地的上帝,必从地上从天下被除灭。……惟耶和华是真上帝,是活上帝,是永远的王。……祂用能力创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聪明铺张穹苍”(耶10:11,10,12);“外邦的神都属虚无,惟独耶和华创造诸天”(诗96:5)。
第三,创造是无限大能的彰显。“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这一无限的大能就是无限的上帝本身。假如上帝把这种无限的永恒的大能传递给他人,那么上帝就会使其他永恒的神祗出现了,这本身就是荒谬的。另一方面,受造物是有限的,因此不可能涵盖无限者,也不可能参透无限者。创造的工作确实涉及有限的受造物,然而创造的大能则始终是无限的。
第四,为了要制造某种特定的东西,一个受造物必须借用已经存在的东西才行,而且那已经存在的东西必须合乎特定的目的才能有用。比如说,一个画家是无法在水面上作画的。创造就是从绝对的“无”中生产出什么来,这“无”就是在绝对的意义上还未成形的东西,创造就是从这种绝对的“无”中生产出有形的东西来。因此,创造的大能是不可能传递给受造物的。
神迹的出现就是这种无限的大能的使用。当我们说某人行了什么神迹的时候,其实他们自己并没有行什么神迹。因为他们自身并不具备这种无限的内在的力量,只不过是导致这种大能运行的道德性的原因罢了。他们心中确信上帝的意志,在上帝的感动下,宣告上帝的旨意,因此他们说,“起来”,“看见吧”,或者“行走”。在这样宣告的时候,上帝用祂自己的大能行了一个神迹。彼得证实了这一点,他说,“为什么定睛看我们,以为我们凭自己的能力……使这人行走呢?”(徒3:12)。惟独上帝才能够行神迹。“祢是行奇事的上帝”(诗77:14);“独行奇事的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是应当称颂的”(诗72:18)。因此,这种创造性的大能是不可能传递给任何人的,惟独上帝才是独一的创造者。
这种创造的大能是不可能传递给任何人的,同样,在创造的时候也不可能借用任何的工具。上帝用一句话,就从无中创造出了有,为什么还使用工具呢?在从无到有的转化过程中,不管是物质,还是时间都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然而,使用工具,就必然意味着有物质和时间存在了。

异议:天使是“共同创造者”。“我们造人”(创1:26)。上帝不可能对祂自己说话,因此祂是在对天使说话。
回答:这节经文所证明的是三一上帝的三个位格。人并不是按天使的形像被造的。
上帝并没有从一个无限的气团中创造世界,也不是用无形的元素,或从亘古存在的无形的物质,或从其他任何东西,不管想用什么名字来称呼。这种思想来自异教的杜撰,他们所依据的基本原则是:无中只能生出无来。当涉及到有限的受造物和自然界的力量时,确实是这样,但并不适用在无限的全能的上帝的身上。祂确实从无中创造了万有。此处决定性的因素是“无”,并不是生成事物所凭依的物质。
使徒在《希伯来书》11章3节论证了这一点:“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借上帝的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新译)。自然理性教导说,通过因果关系,我们最终得出的结论必然是上帝是万有的初因。然而,自然理性无法理解这是“如何”达成的;这就是说,如何从无中生出有来,上帝如何用一句话、一个吩咐就使得万有生成。这些我们都是藉着信心而接受的。藉着信心,我们也接受摩西所描述的次序,万有都是这样依次生成的。异教徒医生迦里努斯(Galenus)在读《创世记》第1章的时候,说:“摩西说的不少,但证明得却不多。”藉着信心,我们理解并极其确信地坚持: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在《马太福音》9章33节讲到:“在以色列中,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这并不是说这样的事此前就已经存在,而是说这种性质的事此前绝不存在。我们的思想很容易理解用某种东西造出某种东西,但是,信心得出的结论是:存在的东西是从无中被造,上帝是按“是那……使无变为有的上帝”(罗4:17);“因为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33:9)。
(1)假如在创造之前存在什么,必然的结论是:它是受造的,或者不是受造的。如果是受造的,必定是从无中被造,如果不是受造的,就必定是永恒的,独立的,因此就是上帝自身。因此,假如上帝是从某种东西中创造世界的,而且这种东西对于上帝自身的存在来说是永恒性的,直到今天,宇宙中的物质就仍是与上帝的存有没有什么关系。与我们上面已经说过的合在一起,这种观点是再荒谬不过了。
(2)圣经清楚地讲道,“因为祢创造了万物”(启4:11)。此处所说的“万物”是涵盖一切的。

世界的受造来自:
(1)上帝无所不能的大能,只是出于祂全能的旨意,只是发出了一个吩咐,一切就都毫不费力地出现了。“要有光,”等等。“你岂不曾知道吗?你岂不曾听见吗?永在的上帝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赛40:28)。
(2)上帝绝对的主权。上帝能够创造世界,祂也可以不创造世界。祂能够在5750年以前创造世界,也能在以后的时间创造,而且祂也能够创造出几个世界来。但祂只是创造了这个世界,根据祂自己的美意,就恰恰在那一时刻创造了一切。
(3)祂无限的智慧的结果。这种智慧既不能在整个宇宙中找到,也无法通过考察诸次因的次序、运动和彼此的关系就能测透;即使在一个小小的花朵中,我们也无法追寻上帝的智慧。我们不得不惊叹,“都是祢用智慧造成的”(诗104:24)。这一智慧展现在万物的次序之中,万物次序井然,从太初直到如今。

4.上帝创造之工的次序(The Orderly Progression of God's Creation Activity)
上帝在创造出无形的物质之后,本来那一时刻就可以完美地创造出第七天存在的一切。但上帝自有祂自己的美意,祂按时间的顺序,在六天的时间内创造了一切,由此为人提供了一个六日劳作,第七日安息的模式。其中的原因在《出埃及记》20章11节中说明了:“因为六天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然而,在圣经中并没有记载上帝是不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从事每天的创造之工,也不知道每天中的创造是不是在一霎那之间完成的。上帝确实能够吩咐万有在霎那之间成形,在霎那之间就使一切都从无中创造出来。那无形的物质团与最终成形的天体相比是很微小的,从这无形的物质团中发出空气,这空气物质团的中心,扩展成为无边无际的穹苍是需要时间的。诸水分为上下,也是需要时间的。树木从地上生发,长大成形也需要时间,等等。然而,在创造的每一天中,这些事情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我们完全无法确定。在我看来,要成就当天的事工,可能整个的一天都用上了,这样,当天使看到创造万有时上帝的智慧和大能,才禁不住一同欢呼(参考:伯38:7)。也有可能是为了使六天的创造期成为人六日工作的榜样,因为上帝在每一天末了的时候,都观看祂所创造的一切,并且予以认可,只是在第七天的时候才安息了。

既然主已经在圣经中为我们详细地描述了创造之事,我们确实有责任仔细考察。为了便于大家学习,我们概括如下:
首先,我们要注意第一节经文,“起初,上帝创造天地”,这不是简单的题字,也不是关于创造的概述,而是说明创造的一个阶段。“天”,我们理解为第三层天,“地”,就是地球和可见的宇宙。
其次,第一天,上帝是从绝对的无中进行创造的,而在其余的几天里,上帝则用第一天所创造的无形、无生命的物质团来创造一切。
第三,在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在前四天里,上帝所创造的是无生命的物体,而在最后两天里,祂创造了生物。
第四,在创造无生命的物体时,上帝最先创造的是最复杂的东西:光,祂从光又创造了空气,由空气到水,由水到陆地,陆地的结构是最不复杂的。然而,在创造生物的时候,上帝则是从最低层的生物开始造起,首先是无理性的动物,最后则是祂最奇妙的被造物--人。
第五,在创造的每一天,我们注意到以下的次序:(1)先是有一个吩咐:“要有……”;(2)然后是时间顺序上的差异:“就有了”;(3)认可:“上帝看着是好的”;(4)目的的界定;(5)祝福。
第六,在万有的受造中,必须考虑三个因素:(1)它的产生,它是如何出现的;(2)它的成形,使它能够作为一个特别的创造而被识别出来;(3)它的装饰,使其美丽悦目。
第七,在考察整个创造之工的时候,我们必须注意,以非凡的方式创造人,高举人,正是上帝的目的。为了达成这一目的,祂为人预备了如此恢宏的大厦,安排万物,使之井然有序,并以各种可能的方式予以装饰。在预备好这一切之后,上帝就创造了人,使祂行使治理的权柄,管理上帝手中所造的万物。

在考察每日的创造之工的时候,我们晓得,在第一天的时候,上帝创造了三样事物:第三层天、无形的物质和光。
上帝在第一天创造了第三层天。“起初,上帝创造天。”这里所指的既不是空气,也不是穹苍,这些都是后来才创造的,此处的“天”也被称为“天上的天”(王上8:27),第三层天(林后12:2),乐园(比较而言)(路23:43),和我父的家(约14:2),和高天(来1:3)。关于这个地方,我不敢多说,因圣经并没有记载什么(我所指的是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并不是指在那里所享受的好处与喜乐)。然而,我们确实知道第三层天被创造了出来。“我们原知道……必得上帝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林后5:1);“因为他等候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来11:10)。在《马太福音》25章34节讲到:“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这证实第三层天是在六日创造之初就被造了。除了知道第三层天是被造的之外,我们还可以从《启示录》21章中推演,这一层天是极其荣耀的,人在那里饱享属天的福分,与上帝有完美的交通,而且这个地方本身也是极其荣耀的。人在得荣的状态中,保有自己的身体,身体最享受的东西在那里都能找到,那是上帝所经营,所建造的(来11:10)。因此,我们认为,与大地和地上的乐园相比,第三层天的优越之处是超出我们的想象的。然而,这个地方具体是什么样的,对我们来说,却是隐藏的。
第一天的第二项创造之工则是创造无形的物质团。我们之所以称之为“无形”的,是考虑到随后的构造。第一个物质团是“空虚混沌”(创1:2)。一切都是从这一原初物质形成的,并不是在上帝的引导下,一切都自己形成,或者万有都具有成形的潜力。万有都是借着上帝无所不能的大能从这一原初的物质团被造出来的,因为圣经上明确地说,“上帝的灵运行(以创造的方式)在水面上”;这就是说,上帝的灵运行在这一完全被水包裹的物质团上。异教徒称这一物质团为“混沌”,是指含有万物的原初元素的球形的物质 。
第一天的第三项创造之工就是光的创造。这种光也不是无因之果;如果没有原因,就与果的属性相背了。它也不是一种发光的星云,因为那时云彩还没有被造出来。它的存在也不是在这一物质团之外,因为在这一物质团之外并没有空间;它是在二十四小时内创造昼夜的时候,环绕那一物质团外围边缘的光。界定光的形式和本质并不容易,但要描述光的彰显就相对容易了。因此,保罗说:“凡事受了责备,就被光显明出来”(弗5:13)。
在第二天的时候,上帝创造了两样事物。首先,祂创造了“空气”。这一物质团既不适合人类居住,也没有彰显上帝非凡的智慧。因此,上帝创造了另外的空间,使空气团从这一物质团中出现,用一个无法测度的圆周来加以限定,在此之外,既没有空间,也没有其它任何东西存在。因此,这一空气团的界限并不是由外在的东西界定的,而是由其本身界定的。从这一空气团的中心到它的边缘,则是上帝亲自设立的广袤,在此之外,并无空间。这一空气又分成两层天,而上帝的乐园则是第三层天。第一层天从地球伸展到空间中的一个地点,这一地点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第二层天在第一层天终止的地方向外伸展,是太阳、月亮和行星所寓居的地;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空气。至于空气具体怎样详细划分,我们就不再猜测了,还是留给天文学家吧。
第二天的第二项创造之工就是诸水分为上下。我们不要想象在行星之外,在极其广袤的空间大圈之外还有水,因为在这空间大圈之外就没有空间了,这空间大圈就是终极的疆界。离中心越远,空气越稀薄,这是有可能的。空气以上的水就是云层,有些云彩比其它云彩更高。就高度而言,他们都是有界限的,它们无法超出一定的界限运行。这节经文(创1:7)所用的词是“以上”,这就是说是在空间的高层区域,因此既没有超越星空,也不在星空的下面,而是在第一层天的最高界限之下。既然摩西只讲到两层水,把它们分为上下,就否定了行星之上还有水的主张,如果行星之上还有水层的话,摩西就会说有上、中、下三层水了。
在第三天的时候,上帝成就了两项创造之工。首先,祂把地球上底处的水分开了。祂在各个地方创造洞穴,使流水聚集在那里,干地就在各处显明出来,人类和野兽就都有了适宜的居住的地方。上帝把众水聚集的地方称之为海,祂也为海设定了疆界。即使这些大水高过环绕它们的海岸,它们也不会超过上帝为它们所设立的疆界。这些大水和陆地一起构成了地球。
在第三天里,第二项创造之工就是,上帝用青草树木,各样可以想象到的植被来装饰旱地,使得地球表面五光十色,风景悦人,极其美丽。在上帝没有咒诅大地之前,地球上的风景比目前更加荣耀。每样植物,皆有风采,即使那些荆棘和蒺藜,有毒的草木,也各有优雅之处。当然,在上帝咒诅大地之前,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多的,只是因着大地受到咒诅的缘故,才滋生众多,对人类和野兽都有不利。
在第四天的时候,上帝创造了太阳、月亮和星星。太阳和月亮被称为是两个大光。这并不是说它们就是最大的物体,而是指从光的角度而言。我们还是让那些天文学家去争论它们是不是最大的物体吧。圣经称之为两个大光,事实确实如此,无论是谁,这都是毫无争议的。
有人说,主张这些光体和星星,或者太阳,是静止不动的,地球环绕它们运转,这是那些头昏脑胀的人杜撰出来的。但我们相信的是圣经,藉着信我们知道“诸世界是借上帝的话造成的”(来11:3)。圣经说地球是静止不动的。“将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诗104:5)。圣经上说太阳是环行的。“太阳如同新郎出洞房,又如勇士欢然奔路。它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没有一物隐藏不得它的热气”(诗19:5-6)。当太阳静止不动的时候,是因为一个神迹的缘故。“于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书10:13)。
这些光有三种作用:1)分昼夜;2)作为季节、日子和年份的标记;3)影响土地,使土地多有出产。“我必应允天,天必应允地”(何2:21)。
上帝也在空中显出超乎寻常的记号来,使人惊愕,警告世人(太24:29-30),或者达成教导人的目的(太2:2)。通过观察星月之光,人就能够分辨出空气的稳定与否,由此可以分辨即将到来的天气状况(路12:54-55)。
然而,要通过日月星辰的运行状况,预测将来由于人的自由意志的选择而生发的事件,以及战争的结果,个人的生死,荣辱兴衰等,则是:
(1)一种受到现实驳斥的虚妄的做法。即使有人偶然作出正确的猜测,也不是因为星辰的缘故,而是因为人的猜测,或撒但隐秘的影响,撒但试图用这种方法证实他们的迷信有道理,从而使他们远离上帝。
(2)这种做法也是与上帝显明的诫命有抵触。“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要效法列国的行为,也不要为天象惊惶,因列国为此事惊惶”(耶10:2)。

问题:既然上帝在第一天就造了光,怎么又在第四天创造了两个大光呢?
回答:上帝在第一天所造的光,在第四天的时候,祂就用太阳把它传递出来,就像人把蜡烛放在一个灯笼里一样。太阳照亮了月亮,月亮又藉着发射把那光传递到地上来。
在第五天,上帝开始创造生物:鱼类和鸟类。鱼类从水中滋生,鸟类或许一部分是从水中来的(创1:20),一部分是从地上来的(创2:19)。两栖类动物,既在水中生活也在陆地上生活,显然是从水和地上滋生的。
在第六天,上帝创造了四足动物,各有不同的性情和形状,上帝还创造了昆虫,有的有脚,有的没有脚。我们相信,所有的害虫也是在这一天中创造的。许多人认为这些害虫是因为退化的结果,也有人认为是因为天界的影响而出现的。
上帝赐给地上的动物五大感官,使他们也有感情。虽然它们不像人一样,对这些感情无法作出智慧的回应,然而它们有自己的表达感情的方式。狗能看见,有嗅觉,有听觉,也有味觉,它能走路,表达友善或敌意,虽然方式与人不同,这一点谁能否认呢?它们的感受也是如此,也像其它感觉一样清楚地表现出来。圣经中很多地方都证实了这一点(参考:伯39:6-7;诗104:11)。
最后,上帝创造了地球上所有受造物中最显荣耀的受造物――人。在以后的章节中,我们将单独论及人的受造。
在六天中完成这一切后,主又加上第七天,并把第七天的活动告诉我们,祂在这一天“歇了祂一切的工”(创2:2)。祂工作的完美之处就在于什么也不缺乏,对祂而言,也没有必要再加添什么。祂安息了,不再创造任何新的东西。当然,祂并没有疲倦,因为“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赛40:28)。然而,从人类的角度来表达,祂检查了祂所创造的一切,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第七日便安息舒畅”(出31:17b)。
因此,主把七日联成一个整体,把祂的工作摆在人的面前,让人作为模范来效法,同时,又以身作则吩咐人,六日劳碌作工,第七日安息。
“七”是一个贯穿上帝圣言的数字,一般都是指第七日的七,表明事物的完美性。如果我们注意到这一点,在阅读有“七”出现的经文时就会有亮光,不会从这个数字中想方设法地找寻神秘的因素,从而得出错误的结论来。
我们以上所陈述的创造之事,并不是单单为了增加你在这些事上的知识,也不是为了满足你的好奇心。我们的目的是在于引导你从有形者到无形者,使你可以看到上帝的伟大、权能、荣耀和美善,并予以承认。“凡有智慧的,必在这些事上留心,也必思想耶和华的慈爱”(诗107:43)。创造把上帝的完美展现得是何等地清楚啊!连异教徒也注意到造化的神奇,这使我们许多基督徒羞愧。他们应当晓得,他们从来没有在这方面有所操练,从来没有在上帝的受造物中看到造物的主!

5.劝勉大家默想上帝创造奇功 (Exhortation to Meditate Upon the Wonder of God's Creation Work )
来吧,请看这恢宏的宇宙大厦,这都是上帝所造的。祂是何等地庄严,何等地至尊啊!要特别地考虑你就是祂所造的。因此,祂对你有着绝对的权能,既然你的本性如此,把自己奉献给造物主是你的本分。你这样可怜贫乏,如此依赖造你的主,竟然犯罪得罪祂,这是何等地可怕,何等地违犯自然,何等地令人发指啊!你竟敢藐视祂,拒绝祂,既不想与祂交通,也不敬畏祂,不害怕祂的愤怒,这是何等地令人震惊啊!不仅如此,你还苦待祂的受造物,滥用你通过犯罪而窃取的一切。当我们想到这一些的时候,就会感受到罪的沉重,厌恶自己,恐惧战兢,在羞愧中退后。
当我们默想上帝是万有的创造者的时候,首先就会使我们感受到自己的安全、自由、安息、平安和幸福都在乎上帝的美善和慈爱,祂是我们的创造者。如果你仍然是处在上帝的震怒之下,那么所有的受造物都会与你为敌,一切都在跃跃欲试,伺机把你毁灭。不管你触及什么,都会抵挡你,使你不悦。什么东西都不愿意被你碰到,都想被用于打击你。只要你还没有得蒙造你的上帝的悦纳,什么都不会给你带来平安,因此该隐的恐惧必定在你的身上。然而,当你的创造者在耶稣基督里与你重新和好的时候,你的父就悦纳你,你就确确实实地自由了,因为万有都会与你和平相处了。“因为你必与田间的石头立约,田里的野兽也必与你和好”(伯5:23)。因此,当尽心尽意接受宝贵的救主耶稣基督,从而与上帝和好。“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上帝相和”(罗5:1)。
其次,我想告诉你们,上帝的孩子们,不管是软弱的,还是刚强的,还有你们那些在属灵的真生命上刚刚开始的人。在安慰和确信上,不管是在顺境中还是在逆境中,不管是处贫穷还是处富足,不管是在受迫害的时期还是和平安稳的时期,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你们在主里面有何等坚固的根基啊!“因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赛54:5);“地和其中所充满的,都属耶和华”(诗24:1)。既然主,你的父,是全世界和其中万物的创造者和所有者,这一切都愿意为主的侍奉而各尽其力,你到底还缺乏什么呢?受造之物怎能伤害你呢?“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罗8:31)。“祂使人安静,谁能扰乱呢?”(伯34:29)。因此,从中得安慰吧。得安慰的理由如下:主已经认识我,已经接纳我为祂的孩子。这是我藉着所赐给我的圣灵而知道的,而且已经给我带来了光明和生命,不管现在还多么微弱。主是天地的创造者;万有都是属祂的,都处在祂的管理之下。因此,我所需要的必不至缺乏,因为主爱我,而且祂也愿意并且能够帮助我。祂已经赐下应许,并宣告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所以,默默认可吧,即使事情没有按你自己的愿望发生,也要仰望造你的主,把自己交托在祂圣洁的旨意之下。作为祂的受造物,作为祂的孩子亲近祂;向祂祷告,等候祂,倚靠祂,总是以主为你的倚靠,因为祂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
第三,上帝的孩子们,作为上帝的受造物,你们要善用万物,因为全世界都是你的,既属于你,也归你使用(林前3:22)。然而,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你是属基督的,最终而言,上帝才是万有的主人。不要苦待其它的受造物,不要肆意施行毁坏,因为这是上帝的财产。不要沉醉宴饮,醉酒浮夸,奸淫他人,因为这一切都是上帝的产业。要襟怀坦白,把上帝的财物用于必要的用途,也可以本着诚实的心观看、聆听、品尝、触摸、装饰。要记住在每个受造物上都刻着三个字:Accipe, Redde, Fuge,亦即“取用”、“返还”、和“避免”。“取用”上帝所赐给你的一切,以感恩的心“返还”给上帝,一切都是来自祂,并“避免”滥用,“避免”用于犯罪。
第四,要使你自己在观察受造物之时,注意到在其中所显明的上帝。惟愿你受感赞美祂,用你的心灵、嘴唇和行为,因祂的荣美、权能、智慧、美善,来荣耀祂,向祂欢呼,“耶和华啊,祢所造的何其多,都是祢用智慧造成的,遍地满了祢的丰富”(诗104:24)。当你思考在创造之中所显明的上帝的完美之处的时候,要努力培养敬畏之心,培养属灵的情操,在敬畏之中向祂屈身下拜。“来啊,我们要屈身敬拜,在造我们的耶和华面前跪下”(诗95:6)。这是天使的工作。“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众子也都欢呼”(伯38:4,7)。合乎上帝心意的人所喜悦的就在于此,祂观察上帝所造的大千世界,就禁不住赞美上帝。“耶和华我们的主啊,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祢将祢的荣耀彰显于天。我观看祢指头所造的天,并祢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祢竟眷顾他?祢派他管理祢手所造的”(诗8:1,3,4,6);“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诗19:1-2)。
第五,尽管主在救赎之工比在创造和护理之工中,更特别更荣耀地彰显了祂自己,然而天地并不是徒然受造的。天地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使人在自己生存期间予以管理,而是为了荣耀造它们的主。
(1)未重生的人观看天地,以及上帝对天地的治理,是以属血气的方式进行的。他的眼光只是盯在受造之物上,很少能够上升到造物的主。即使他的眼界上升到造物的主,仍然是用属血气的心灵和眼睛,他们很少能够从中认识上帝。不管他从中对上帝领悟到什么,都不会因此而荣耀上帝。
(2)相反,那些心窍已开,已经认识上帝,爱上帝,敬畏上帝,把上帝视为是自己的上帝的人,在观察万物的时候,就能在每一受造物,每一运动中,都把万物视为许多的书卷,众多的口,称颂他的上帝、他的父的荣耀。因为他的中心不再是受造之物本身,假如自然之物比上帝在灵界中恩典的作为低下,他也不会忧心忡忡。他所注意的是上帝如何通过受造物来向人显明祂自己。
1)在亚当受造之后,未堕落之前,他还不晓得救赎的知识,那时对亚当来说,天地和上帝的治理是不是像一面镜子一样呢?这面镜子有没有使得亚当注意到创造他的上帝的荣耀呢?有没有使他因此而荣耀上帝呢?
2)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异教徒,并不晓得圣经,然而他们仍然在自然的作为中见到上帝。“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3)上帝时常吩咐祂的教会,要留意祂在创造和护理之中的作为,目的就在于使人认识祂。“耶和华说:你们怎么不惧怕我呢?我以永远的定例,用沙为海的界限……因此,你们在我面前还不战兢吗?心内也不说:‘我们应当敬畏耶和华我们的上帝,祂按时赐雨,就是秋雨春雨,又为我们定收割的节令,永存不废”(耶5:22,24);“我造地,又造人在地上,我亲手铺张诸天,天上万象也是我所命定的”(赛45:12)。
4)敬畏上帝的人常常注视大自然中的作为,因此而赞美上帝。“祢荣耀之名是应当称颂的!超乎一切称颂和赞美。祢,惟独祢,是耶和华。祢造了天,和天上的天……这一切都是祢所保存的”(尼9:5-6)。大卫在《诗篇》104篇中也是这样赞美上帝的。他是这样开始的:“你要称颂耶和华!”而结尾则是这样的:“我的心哪,要称颂耶和华!你们要赞美耶和华!”先知把这种反思作为教会之信心的根基,说,“我们得帮助,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华的名”(诗124:8)。

因此,凡是渴慕赞美上帝的人,就当无拘无束地在受造物之中,在上帝对天地万物奇妙的护理之工中,观看上帝。不要随随便便地放弃机会,仿佛这样的做法是幼稚的,是不怎么属灵的,仿佛其中并没有什么值得观看的一样。许多人对上帝的创造和护理之工不屑一顾,他们所效法的是地上那些没有理性的动物的做法。然而,你们却不要如此,但愿你们用属灵的眼睛,有智慧地观察上帝的工作,从观察受造之物,上升到认识上帝,从而激发自己的灵魂荣耀上帝,行事为人亲近上帝,从思考造物主降到观察受造物。这样反思,你就会有超出人的语言所能表达的发现。但是,如果上帝按祂自己的美意,并没有以祂的圣灵来激动你的心灵,整个的宇宙大厦,包括上帝的护理之工,对你来说就是一个封闭性的书卷,在这样的情况下,圣经对你而言也是封闭的。然而,如果上帝的灵带你进入,你就会认识上帝,那种方式是有着不可思议的荣耀的。

假如你是有心人,假如你的灵魂真是渴慕常常见到上帝,并荣耀祂,就当察看上帝的作为,请按以下的建议而行:
首先,以虔敬之心走到户外,举目观看那无限广袤的宇宙,浩大的宇宙空间,反思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
其次,观察天空那美丽的容颜。那遥远的蓝天,悠悠的白云,发光的月亮,无数闪烁的星星;在林荫之下,或坐或行,聆听那微风吹过树丛的微声,观看那一排排高耸入云的树木,茫茫苍苍,无边无际;或登高远望,观看那一望无垠的大平原,这一切都是何等地令人赏心悦目啊!此处你可以看到青青的牧场,遍地的牛羊,各样的庄稼,各样的水果,五彩缤纷,芬芳四溢,在远处又有高山幽谷,点缀其间。也可以在海边散步,在潺潺的小溪旁坐下,静听各色的鸟儿啼声婉转,悦耳动听。即使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属灵的人,也会受到吸引,归向造他的主和父,心中充满各样的情怀。他所观察到的,远远超过他所能表达的。不管是在清晨,还是在傍晚,这样的游览都会使人心旷神怡,欢欢喜喜地回到家中,心中充满了赞美之情。
第三,请观察大自然的丰富多采,颜色气味,飞鸟走兽,花草树木,鱼类昆虫,都是各具形态,无限多样。试一试,看你能不能找到两件完全相同的东西!
第四,请观察无限的次因的链条,请看事物是如何彼此扶持的,请看天空和大地是如何相合的,就像在《何西阿书》2章21至22节所讲的那样:“我必应允天,天必应允地,地必应允五谷,新酒,和油,这些必应允以色列”。当你坐在桌边吃饭的时候,难道不是整个的天地大厦在运动中把这张桌子摆在你的面前吗?有人通过劳动为你造桌子,有人作桌布,有人作刀叉,有人作盘子,有人作杯子,有人作面包,有人提供肉,有人提供水果,有人提供清酒,有人提供啤酒,仅仅是你这一桌饭,就有无数的人服事你。但是,是谁启动这些,是谁使人流汗事奉你呢?要知道,这是天父的慈手!鸟儿、动物和鱼类的生命,都是由祂赐给的。又是由祂赐下食物,喂养它们,使它们能够对你有益处,并引导人捕获它们,把它们送到你的家中,还为你准备好享用。是祂让小小的果树为你种上,拦阻其它的受造物采摘苹果、成串的葡萄等等,而是留下来直到成熟,千里迢迢,运到你的家中。难道这些还不足以促使你在丰富多采的世界中见到上帝的作为和荣耀吗?难道这些还不足以使那些爱慕上帝的人回心转向祂吗?
第五,看那高山之峰,众树之冠,教堂的尖塔,片片的草叶,请想一想它们所指向的方向。它们不是指向上天吗?难道这些不都是在教导你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受造物上,而是从受造物转向认识上帝,渴慕祂,以祂为乐,把一切的荣耀和颂赞都归给祂吗?
要观察上帝所造的东西,并从中学习,分辨好歹,并不需要特别的教育。圣灵把一颗圣化的心灵放在上帝的孩子心中,非常清晰地向他们显明了上帝诸多荣耀的属性,而且显明得清清楚楚,远胜过世上那些最聪明的物理学家所能认识的,当然,方式并不相同。是的,一个敬畏上帝的农夫所能观察到的要比一个世俗所训练的天文学家、植物学家、生物学家强千百倍。
第六,因此,我们得出结论说,上帝是以清晰的、内在的、不可磨灭的方式显明出来。这种上帝存在的概念超过我们言语所能表达的。受造万物向我们传扬、显明“祂的永能和神性”(罗1:20)。祂用一句话就创造了万有,并用祂的大能使其无数的受造物生成并活动,这一事实太奇妙了,超出了我们的领悟力。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上帝那测不透的智慧,无限的权能和奇妙的恩典,这使我们不得不叹为观止。
敬畏上帝的人留意观察,就会注意到上帝这些特征以及其它的特征,当然,要做到如此并不是完全靠理性的演绎,也不仅仅靠肉眼的观察。不是说,只是简单地得出一个结论,上帝是这样的,上帝是那样的,然后仍然滞留在黑暗之中。准确地说,是主将祂自身向人显明,通过祂的受造之物,通过万有运行的方式,清清楚楚地向我们显明,就像光出现在肉眼之前一样清楚。但是,当我们推理演绎的时候,如果对此全无看见,也没有以惊喜之情把心转向上帝,看不出上帝在其中的荣耀,因此也不把荣耀归给祂,这只不过是我们缺乏灵命的标记。认为我们无法从属灵的角度来观察上帝所创造的一切,这是属血气的反应,绝不是属灵的反应。也许是因为人只是观察到受造物就裹足不前,然后从自己的观察中得出一些晦涩的结论来,因为心灵没有蒙受属灵的光照,不管是用演绎的方法,还是用归纳的方法,在观察上帝的荣耀方面,都没有切身的经历。
第七,一个爱慕上帝的人,从受造之物上升到上帝本身,比其受造物从外部向他所传达的上帝的荣耀来说,他会见到上帝更大的荣耀。他不再盯着受造之物,而是转向造物的主,承认上帝的荣耀远远超过受造物那狭窄的小圈子。“上帝果真住在地上吗?看哪!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祢居住的”(王上8:27)。他试图表达上帝的尊荣和威严,却发现自己所有的思想都是极其有限,所有的言词都不合适,他只能发出这样的慨叹,“其大无可测度”(诗145:3)。他晓得,既然上帝在创造这比较低级的地球、空气和整个宇宙的时候,就以如此荣耀的方式,使祂自己得尊荣,在第三层天里,在祂所亲自建造的城里,祂的荣耀必是更加丰富地彰显出来。在那里,人得以丰丰富富地一睹上帝的荣耀。主耶稣被接到荣耀里,在天上坐在全能上帝的右边,所说的就是那个地方。在那里,天使是极其卓绝的受造物,光辉奕奕。在那里,敬虔之人的身体会与耶稣基督得荣的身体一样,充满了荣耀,并得到那荣耀的不能朽坏的冠冕。上帝的荣耀照亮整个新耶路撒冷,从永远直到永远,这荣耀是如此地伟大,当初保罗被提到三层天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曾听到那不可说的言语,说出来是不合法的;也就是说,不可能表达出来。因此,一个人藉着信心观看,在信心的默想中,就会加入天上那无数已经得荣的人,与他们一同俯伏在主的面前,把自己的冠冕放在上帝面前,一同欢呼,“哈里路亚,赞美那坐在宝座上的,愿荣耀颂赞都归给祂!”即使如此,人仍然会说,这一切与上帝内在的无限的荣耀相比,还是算不了什么。因此,我们不得不在惊异和欢呼中作结,“主啊,祢的威荣高过诸天,祢的荣耀何等无限!荣耀、颂赞、国度、权柄,都归给祢,从今时直到永远!阿们。”

View:5305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