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册编者按
繁體中文 
View:10580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本册包括“上帝论”、“人论”和“基督论”三论,可以说是整个基督教神学的根基部分。布雷克是圣约神学家,他在“上帝论”部分阐明了基督徒最终所信靠的对象――上帝以及“救赎之约”;他在“人论”部分阐明了人起初的受造和“行为之约”;在“基督论”部分阐明了救赎的独一中保基督和“恩典之约”。在现代教会中,人本主义式的假福音四处泛滥,很少有人在教会讲坛上传讲上帝的“三位一体”、人所具有的“上帝的形像”、基督的“神人二性”。在一个注重个人权利和享受的年代,严肃的“圣约”概念自然也得不到罪人的青睐。然而,不管世上的风气如何与时俱进,上帝仍然是不变的上帝,人仍然是不变的罪人,基督仍然是不变的救主,上帝所启示的真道仍然是不变的真道。真心信靠上帝的人当有“以不变应万变”的信心和勇气。

一.上帝论
      “上帝论”部分前两章相当于今日系统神学中的“序言”(prolegomena)。第一章“源于自然的关于上帝的知识”――阐明上帝的普遍性启示;第二章是“上帝的圣言”――阐明上帝的特殊性启示。在第一章中,布雷克一开始就显明了他是一位教牧性的神学家,他并没有像今日的神学院或大学研究所中的教授一样,罗列一大堆历世历代以来各种哲学家或神学家的主张,使读者读得头昏脑胀,最终还是不知道圣经上是怎样说的。布雷克一开始就从“侍奉”或“敬虔”入手,谈及侍奉的根基、本质、规范、实践,使读者晓得认识上帝的目的绝不仅仅是满足自己知识上的好奇心,而是以侍奉上帝为目的和导向。作为灵魂的牧者,布雷克最终总是引导读者来到群羊的大牧者耶稣基督的身边,既有充满爱心的警告,也有循循善诱的劝导,同时布雷克始终以祷告和讲道的笔触,直接向人的心灵说话:

      所有的人心中,都有关于上帝的知识,这是很明显的。即使那些最不敬虔的人,虽然想方设法试图磨灭关乎上帝的所有知识和意识,甚至暂时使自己对上帝存在的意识麻木不仁,对上帝的存在不闻不问,然而他们仍然无法全然抹煞对上帝的知识和意识。惟愿那些众多的挂名基督徒在此知罪。他们不仅有自然相助,还有圣经这上帝的圣言,但他们几乎很少想到上帝。他们在对上帝的意识上,在善行的实践上,甚至还不如许多仅仅是藉着自然之光行事的外邦人。在最终审判的时候,这些外邦人也会站起来定这种挂名基督徒有罪!他们所遭受的审判将是何等地可怕啊!那时上帝显现,“要报应那不认识上帝和不听从我主耶稣福音的人。他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祂权能的荣光”(帖前1:8-9)。
惟愿所有的人,都切切地寻求关乎上帝的知识,不认识上帝,就没有信心、慈爱、敬虔,也没有救赎。不要仅仅满足于自然性的知识,这种知识无法带领你认识上帝,灵魂得救;要切切地定睛于基督耶稣的荣面,寻求认识上帝的荣耀。也当切切地寻求认识敬虔的真道。(1章6节)

      第二章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圣经论”(Biblioliogy)。在这一部分,布雷克详细地阐明了圣经的起源和名称的由来,以及圣经的权威性、明晰性和必要性。值得注意的是,布雷克作为圣约神学家,在解释圣经的时候,他也从圣约的角度出发。因此,在谈及圣经内容的时候,他明确地指出:“上帝圣言的精义或内容就是恩典之约,或者换句话说,它包含了信仰与生活的完美准则。这一准则就包含在旧约和新约圣经中”(2章7节)。对于布雷克而言,对圣经论的探讨绝不仅仅是教义性和学术性的活动,他明确的目标就是使读者以荣耀上帝、造就个人的方式读经,从而使自己的灵命有长进。因此,他不仅强调读经是每个基督徒理所当然的责任,更明确地提供了读经的预备、当避免的陷阱、当进行的反思。非常值得注目的是,二十世纪盛行的“时代论”(Dispensationalism)用所谓的“七个时代”来解释圣经和历史,布雷克三百多年前就指出这是一个应当避免的“陷阱”:

      第二种需要避免的作法,就是硬要把一切都塞进七个时代的框架,因为这种七个时代的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如果只是局限在约翰所写的《启示录》中,还可以容忍;即使如此,也会妨碍人明确《启示录》一书的真正含义。非要在整个圣经中找出七个时代来,硬把圣经上的每个事项塞进一个时代里去,是令人无法接受的。这种作法会消除圣经真正的含义、灵性和力量。(2章20节)

      另外,布雷克特别强调“旧约圣经对新约基督徒仍有约束力”(2章9节),这对于今日中国教会具有特别的针对性。今日中国教会中,很多牧者和一般信徒仍然主张,旧约圣经已经“陈旧”、“过时”了,教会讲坛上很少有人讲解“旧约圣经”,甚至有的基督徒仅仅阅读“新约圣经”!事实上,旧约圣经占整个圣经将近四分之三的篇幅。若是不讲解旧约圣经,甚至否定旧约圣经对今日基督徒的约束力和有效性,我们虽然高举“惟独圣经”的招牌,其实已经在实际做法中把大部分圣经废掉了!在第四册附录“圣约论”的六章中,布雷克更加清楚地阐明旧新约圣经作为一个整体的连续性和有机性。
上帝论是整个基督教神学的泉源。因此,在阐明“启示论”之后,布雷克根据圣经考察了上帝的属性、位格、预旨和预定,特别用一章的内容阐述了圣父上帝与圣子上帝关于选民所设立的“救赎之约”,最后则是“创造论”与“天使论”,把“护理论”放在后面的第二卷“人论”部分。布雷克在阐明“上帝论”的时候,始终以造就、安慰圣徒为目的,常常使我们回想起荷兰改革宗基督徒所熟悉的《海德堡教理问答》第一问:“你或生或死,惟一的安慰是什么?”而这个问题的回答则是以基督的救赎为枢纽,以三一上帝为中心,以敬虔的生活为导向。这一问一答可以说是布雷克的“上帝论”的总结。布雷克一再强调在基督里认识上帝的重要性,惟独在基督里上帝才向人显明为恩惠、慈爱的上帝:


      所有的德行,如果不是在基督里如此思考上帝,就缺乏真义,也没有多大的价值。正如以上所描述的那样,如此思考上帝,就把灵魂提升到所有受造物的活动之上,使他与上帝及其旨意联合,这不仅教导他明白当尽的本分,也使他晓得如何去行。如此思考上帝,就会生成大有果效、至为纯粹的动机来激发灵魂。这样思考上帝的时候,灵魂可以发现各样的甜蜜和安宁,确实如此,这种默想把天堂带进人的心中,把人的心灵带进天堂,使人罪恶的邪情私欲不至发出,即使出现,也能使人治服它们。这就是敬畏上帝,爱慕上帝,顺服上帝,这使得人发出圣洁之光,就像摩西在山上与上帝交通四十天之后,脸上发光一样。(3章23节)

      同时,布雷克并没有像今日许多福音派人士所做的那样,脱离三位一体的架构,把基督论作为建构整个基督教神学的中心或主题。藉着基督的荣面所显明的上帝是三位一体的上帝。虽然三位一体的教义是一个奥秘,没有人能够完全明白,当然也没有人能够完全解释清楚,但我们却可以根据圣经所启示的恩典之约的架构,在圣灵的光照下,在圣经的引导下,从这一教义中得安慰:

      请注意,难道你不承认对三位一体的信仰确有益处吗?难道这教义不是真正敬虔生活的唯一根源,是各样安慰的唯一源泉吗?因此,要晓得上帝在存有上是一个本质,却存在于三个位格之中。请注意每个位格在恩约之中的施行,特别是在你自己身上的发生。假如你有正确的思想,作出正确的评论,并在三位一体的每个位格上都有正确的操练,你就会在敬虔上不断取得更大的进步。当你默想三一上帝的每个位格的时候,当你默想其统一性的时候,你会在三一上帝的统一性上得到奇妙的光照。既然对三一上帝的模糊的一瞥,就能得到如此之大的光照、安慰、喜乐和圣洁,当我们醒来,在义中得见上帝的荣面,满足于祂的形像的时候,灵魂该受到何等的震撼啊!(诗17:15)。(4章12节)

      布雷克在描述上帝的创造之工的时候,仿佛是一个抒情诗人:心中充满对上帝的敬畏和爱慕,他用滴了恩典的膏油的眼睛观看大自然,处处得见上帝的创造奇功,为之陶醉:

      首先,以虔敬之心走到户外,举目观看那无限广袤的宇宙,浩大的宇宙空间,反思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其次,观察天空那美丽的容颜。那遥远的蓝天,悠悠的白云,发光的月亮,无数闪烁的星星;在林荫之下,或坐或行,聆听那微风吹过树丛的微声,观看那一排排高耸入云的树木,茫茫苍苍,无边无际;或登高远望,观看那一望无垠的大平原,这一切都是何等地令人赏心悦目啊!此处你可以看到青青的牧场,遍地的牛羊,各样的庄稼,各样的水果,五彩缤纷,芬芳四溢,在远处又有高山幽谷,点缀其间。也可以在海边散步,在潺潺的小溪旁坐下,静听各色的鸟儿啼声婉转,悦耳动听。即使只是在某种程度上属灵的人,也会受到吸引,归向造他的主和父,心中充满各样的情怀。他所观察到的,远远超过他所能表达的。不管是在清晨,还是在傍晚,这样的游览都会使人心旷神怡,欢欢喜喜地回到家中,心中充满了赞美之情。(8章5节)

      若是单独阅读这段文字,现代基督徒很难判断这是一段教义神学中的文字,布雷克不仅是灵魂的牧者,也是诗人神学家,他用诗人般敏锐的感受和充满感情的笔触,描述上帝创造并护理的大自然的美丽。
      布雷克的天使论并没有对灵界的东西随意猜度,而是根据圣经的启示适可而止,并且最终落实在安慰上帝的儿女上:

      上帝的儿女是多么地安全啊!惟独上帝藉着祂的权能和眷顾来保护祂的子民,保守他们。所以,对于受造之物,既不要信靠,也不要依赖。当然,在这种保守之中,上帝也使用各样的工具,祂提供营养来维持人的生命,用武装部队来保卫城市和国家。因此,对于各样工具的供应,我们都应当向上帝献上感谢和赞美。既然上帝委派天使来护佑、保守敬虔之人,我们就当保持安静,无所畏惧,即使身处逆境,四面楚歌,也当稳如泰山,安然不动。“与我们同在的,比与他们同在的更多”(王下6:16)。(9章5节)

二.人论
      布雷克接续创造论,阐明天使论之后,就进入人论部分。布雷克的人论部分在框架上有两大特色,一是把护理论放在人论中;二是在人论部分特别阐明行为之约,并在行为之约的架构内解释人的受造、上帝的律法和应许、人的背约、原罪、本罪以及罪所给人带来的愁苦。
改革宗教义神学家(如Charles Hodge, Herman Bavink, Willam G.T.Shedd, Louis Berkhof)都把“护理论”放在“上帝论”部分。但布雷克这样的安排确实有其匠心独运之处,他主要是从人论的角度来谈上帝的护理,特别用护理论来安慰、激励上帝的子民:

      不要惧怕受造之物,因为它们的行动并不是由它们自己发动的。惟独上帝掌管一切,主宰一切。假如你与受造之物有什么冲突,要晓得是掌管它们的上帝打发它们来的。它们所能作的只不过是成就上帝的旨意而已。上帝拦阻它们的活动,使它们再次离开。如果刀剑、石头、棍棒只是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不在人的手中,还会叫谁害怕呢?如果是上帝的旨意,任何想咒诅你的人最终都会祝福你;本来他们想毁谤你,却不得不赞美你;本来他们想杀死你,最终却要与你亲嘴。“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罗8:31)。既然上帝是帮助你的,你是上帝的孩子,为什么你还惧怕呢?因为你所有的仇敌仿佛是戴着令人惧怕的面纱,但隐藏在其后的却是朋友的面孔。“祂使人安静,谁能扰乱呢?”(伯34:29)。所以,“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太10:28)。虽有仇敌存在,但我们晓得“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诗91:1),我们的灵魂该是何等的平静安稳啊!(11章8节)

      灾难深重的中国教会特别需要明白上帝护理的教义。如果我们真的明白上帝的护理这一宝贵的教义,我们就不会继续用一些所谓的神迹奇事为自己壮胆。改教领袖加尔文多次面对生命的危险,他经常在讲道中用上帝大能的眷顾来勉励会众,他常引用的一节经文就是:“上帝若帮助我们,谁能抵挡我们呢?”(罗8:31)。
布雷克在人论上首先强调人受造有上帝的形像,这乃是人的本质。同时,人既有灵魂,也有身体。灵魂具有理性、情感、意志三大功能。我们可以用“一元二分三功用”来概括。因此,布雷克的人论既不是灵魂与身体二元截然对立的“二分说”,也不是体、魂、灵三元并立的“三分说”,而是以人受造有上帝的形像为根本的“整体说”。请大家详细考察第10章“人的受造”。
      作为圣约神学家,布雷克当然不会离开上帝的圣约,抽象地谈论人的犯罪与处境。因此,布雷克在阐明人的受造和上帝的护理之后,用整整一章的篇幅来介绍“行为之约”的内容,并从行为之约的框架说明上帝的应许和律法,从而显明人的犯罪的本质就在于违背上帝的律法,也就是圣约的标准。因此,《海德堡教理问答》第3问“你从何处知道你的愁苦呢?”回答就是“从上帝的律法。”《威斯敏斯德小教理问答》第14问对罪的界定就是“不遵行或违背上帝的律法”。更重要的是,作为牧者,布雷克晓得即使上帝的儿女有时也会偏重自己的内心和行为,忘记自身之外主耶稣基督已经完成的工作。因此,布雷克在13章的末了发出这样的呼吁:

      因此,行为之约已经遭到破坏,上帝的子女要把目光转离此约,这是与他们自身有益的。然而,人们对行为之约的怀念之情是何等地大啊!人们沉沦在犯罪之中,拒不信主,仿佛罪已经使所有的应许都归于无效了,又好像在来就基督之前,必须在自己身上发现什么。我们在暗中倚靠自己的工作,当事情进展顺利的时候就倍感鼓舞。此中所表明的不信,都显明我们对行为之约的留恋。所以,在恩典之约中,我们一定要使基督为一切安息与安慰的根基,从祂寻求圣洁,以此为我们得救的主因。(13章7节)

14章和15章可称之为“罪论”(the doctrine of sin)。这一部分翻译为中文将近4万字,布雷克在这两章中详细地阐明了原罪和本罪,以及罪所给人带来的愁苦和无能。特别宝贵的是,布雷克这位灵魂的牧者并没有仅仅停留在阐明罪的本质和后果上,而是最终落实在引导灵魂归向基督上:

      请思考这一切,花时间默想你的处境是何等地可憎可恶,当被定罪,完全无助。假如你还没有归正,或许这能激发你求问:“还有什么帮助吗?没有任何盼望了吗?我还有得救的道路吗?”如果你这样被引导到基督的面前,祂就会变得特别宝贵,你会恳切地寻求藉着信心与祂有份。如果你已经归正了,思考罪的处境,不管在你归正之前处于什么状况,这都会使你谦卑下来;这会教导你尊崇基督,持续不断地信靠祂。同时,这也会促使你荣耀上帝,因为是祂差派祂的爱子救赎贫乏的罪人,引导他们得享永福,荣耀祂就是对此感恩的表示。(15章9节)

三.基督论
      在基督论部分,布雷克首先考察了“恩典之约”。然后他开始详细解释“此约的中保”耶稣基督,并在基督论之后,直接解释“此约的参与者”教会,也就是教会论;并在教会论之后阐明“主是如何把他们转移到此约之中的”,也就是“救恩论”。可见,布雷克虽然基本上延续传统的神学六论,但他隐隐已经以圣约的框架和次序来建构整个神学体系。
然后,布雷克在17章中论证了中保基督补赎的必要性,在18章中阐明了基督的神性、道成肉身以及神人二性在一个位格中的联合,也就是基督作为罪人的中保的充分性。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作为我们的救赎主,基督执行了什么职分呢?《威斯敏斯德小教理问答》23问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就是:“作为我们的救赎主,基督执行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祂在降卑和升高中都是如此”。因此,布雷克在19、20、21章中分别考察了基督先知、祭司与君王的职分。从欧洲宗教改革开始,欧美教会特别强调“信徒皆祭司”的主张,这是马丁?路德针对当时罗马天主教教会神职人员的专权而提出来的。然而,从圣经的启示来看,不仅信徒皆祭司,信徒也都具有先知和君王的职分。尤其是对于中国教会而言,由于几千年来专制政权的压制,一谈及“君王”,就怕“龙颜大怒”;若是说人人都是君王,这肯定会召来杀头之祸。因此,对于基督徒君王的职分,中国教会更是噤若寒蝉。甚至翻译圣经的时候,也有意地把基督徒君王的权柄和身份予以改变、淡化。比如《启示录》1章6节中文和合本翻译为“又使我们成为国民”。此处的国民在希腊文中是 βασιλει?,本来是“君王”的意思,和合本竟然一下子颠倒为“国民”! 正确的翻译应是:“又使我们成为王”(启1:6)。《启示录》5章10节也是如此,和合本同样把此处原文中的“君王”翻译为“国民”!但是,上下文的含义非常明确,即使和合本本身也无法完全遮掩,不得不译为“在地上执掌王权”(启5:10),这显然是君王的职分。布雷克明确地提出,基督徒当今生今世在基督的王权上效法基督。

上帝的子女啊,既然你有王者的荣耀在你身上,就当在圣洁、谦卑、温柔、智慧和尊严方面不断长进,把你王者的荣耀显明出来。不要因为你自身的罪、对自身的寻求和假冒伪善而败坏这样的荣耀;因为这样行就会增进人们对君王基督的敬重。……作为属灵的君王,上帝的子女也有统管的区域。他们远升高天之上,已经胜过了这个世界。“因为凡从上帝生的,就胜过世界”(约壹5:4)。他们已经胜过了魔鬼及其国度。“因为你们胜了那恶者”(约壹2:13)。“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启12:11)。他们治服己心(箴16:32),罪对牠已经失去了辖制的权势(罗6:14),“凡属基督耶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连肉体的邪情私欲,同钉在十字架上了”(加5:24)。当然,他们仍然必须争战,但是这并没有消除他们已经得到的治权。一个在战场上争战的君王仍然是在施行统治。而且,仇敌断不会得胜;这些君王必定得胜。 所以,上帝的子女们,既然你已经在原则上拥有了这些东西(有的程度高,有的程度低),就当予以发挥,当以王者的尊严、自由、荣耀和治权加以运用,把这一切都显明出来,使主耶稣基督得荣耀,并使其成为教会的装饰。(21章8节)

最后,布雷克用两章的内容分别阐明了基督的降卑和升高。目前中国教会所注重的是基督的降卑和受苦,但很少注重基督的升高和得荣,这样就容易使信徒长期处于情绪低落的状态之中。当然,布雷克也强调,默想基督的降卑和受苦是医治我们灵魂的愁苦的良药:

当把基督的受苦摆在自己的面前,作为自己对付“老我”,治死罪的榜样。要用轻视来看待世界和所有的罪,把它们视为已经挂在了绞刑架上,视为已经被钉死的。要钉死你自己的邪情私欲。既然基督已经付上了痛苦的代价,你怎能仍然沉浸在其中呢?难道对基督的爱,对祂的受苦的敬重,没有在你的心中激发起对罪的恨恶吗?正是因着罪,基督才为之受苦受死,难道你不当治死你身上的罪吗?你若是这样把基督摆在自己的眼前,作为你效法的榜样,作为促使你治死罪的强大的动力,就会因为藉着信心与祂的受苦联合,从而从祂吸取美德和力量,使你能够继续前进,钉死老我,治死罪身,就会使你在这一方面不断力上加力。(22章17节)

但是,我们也当默想基督的升高和得荣,这样就会使我们从各样的愁苦中抬起头来,因着那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救主耶稣基督的得胜和尊荣而大有信心和喜乐:

对于上帝的孩子而言,再也没有比仰望耶稣更令人愉悦的事了。上帝的愿望就是祂的每个孩子都欢喜快乐,因为祂经常劝勉他们如此,应许说祂要迎接那“欢喜……的人”(赛64:5)。没有什么能比仰望得荣的耶稣更使他们心中持续不断地高兴欢喜。所以,让你对耶稣的默想成为甘甜。在与主甜蜜相交之后,摩西坦然地向主表明了他内心的渴慕,说:“求祢显出祢的荣耀给我看”(出33:18)。主是如此地仁慈,祂并没有完全否决摩西的这一请求。祂对摩西说,他太软弱了,无法承受祂的荣光。然而,祂仍然向他显明了祂的荣耀,宣告祂的名,从摩西的面前经过,这事确实发生了(出34:6)。(23章11节)

布雷克的上帝论、人论和基督论不仅合乎圣经,并且充满感情,使人满得安慰,并且对于今日华人教会颇有纠偏的功用。
本册书由笔者翻译,刘伦纳弟兄初校,我妻子朱素云女士多次通读,笔者最终定稿。虽然多方努力,但笔者因为学力和灵力有限,译文必有不妥之处,请教会内外贤达不吝赐教斧正。惟愿赐下恩典之约的三一上帝,因着祂自己的美意祝福这一卑微的译作,使祂的子民力上加力,活出基督所赐的荣美的生命来;使那些正在走向灭亡的罪人悔改归正,得享基督所预备的丰盛的救恩。


王志勇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二日
于美国大溪城威斯敏斯德书斋

View:10580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