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信徒永蒙保守
繁體中文 
View:6653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第九十九章 信徒永蒙保守

我们已经探讨过成圣,在恩典中成长,以及因着灵命疾病而导致的衰退。现在,我们有必要探讨在恩典中圣徒永蒙保守的问题。从上帝这方面来说,这被称做“保守”(terein,约17:15),“护卫”(phulassein,约17:12),“保守”(phrourein,彼前1:5),“坚固”(sterizein,提后3:3),以及“坚固”(bebaion,林前1:8)。从信徒这方面来说,这被称为“恒心”(hupomone,罗2:7),“持守”(steadfastness,路8:15)。在探讨信徒的坚忍时,我们需要注意四件事:1)在谁身上保守;2)在他们身上保守什么;3)坚忍的原因和方式;4)坚忍的目的。

1.信徒是上帝保守的目标(Believers Are the Objects of Divine Preservation)
首先,信徒是蒙保守的人;正是在他们里面某些事情得蒙保守。上帝护理并保守祂所创造的一切。上帝也保守处于确定状况中的善天使——他们被认为是蒙拣选的天使(提前5:21)。但是,此处我们所要探讨的是对于蒙拣选的、重生的真信徒的保守——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是战斗的教会,正在遭受他们的敌人的攻击,这些敌人包括:魔鬼、世界以及肉体。因为信徒的更新只是部分性的,所以他每天都犯罪。严格来讲,这些罪应当受到遗弃,只凭信徒们自己,他们并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他们自身、他们的信心和他们的灵命。他们会屈从于敌人的攻击。然而,他们是蒙保守的,受到来自外面的力量的保守。“你们这因信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彼前1:5);“他虽失脚,也不致全身仆倒”(诗37:24)。
藉着这种力量,他们在重生时得蒙上帝所赐的灵命,并且信心得以保守。当然,信徒的灵命有可能遭受仇敌的围攻,变得非常软弱,以致于在一段时间之内,只能藉着仰望上帝、叹惜、对上帝倾心或爱慕上帝而表现自己。确实,信徒可能会很软弱,可以说,在某段时间里属灵的生命一点也表现不出来。然而,属灵生命的本质就是与基督联合,这种属灵的生命仍然存续。它绝不会消失。“凡从上帝生的……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约壹3:9)。
他们之所以如此坚定,唯一的原因就是全能而又信实的上帝。上帝能够保守他们里面的属灵生命,这是确定无疑的。主凭着自己的意愿保守他们,主耶稣向我们保证说:“差我来者的意思,就是祂所赐给我的,叫我一个也不失落,在末日却叫他复活”(约6:39)。祂必定会这样行,这从以下的应许中明显可见:“照样,上帝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祂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藉这两件不更改的事,上帝决不能说谎,好叫我们可以大得勉励”(来6:17-18)。彼得说,上帝实际上已经这样做了:“你们这因信得蒙上帝保守的人”(彼前1:5)。

2.上帝藉以保守信徒的方式(Means Employed by God for Preservation)
主在自然界中藉各种手段行作万事,同样,上帝在恩典之工中也使用各种蒙恩之道。祂在保守圣徒时也是这样做的。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蒙恩之道本身有什么果效,或者信徒只要使用这些方法就必定有什么效果。毋宁说,这些方法的使用以及使用的结果完全取决于上帝自己。“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3);“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15:5)。上帝用来保守祂的儿女的方法有:
(1)圣经的指导和带领:“少年人用什么洁净他的行为呢?是要遵行祢的话。祢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9,105)。
(2)安慰和救活的应许:“这话将我救活了;我在患难中,因此得安慰。我若不是喜爱祢的律法,早就在苦难中灭绝了”(诗119:50,92)。
(3)鼓励性的劝告:“坚固门徒的心,劝他们恒守所信的道”(徒14:22);“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太26:41)。
(4)警告性的责备:“要严严地责备他们,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多1:13);“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3);“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罗8:13)。
(5)管教的杖:“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使我学习祢的律例”(诗119:71);“……祂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份……后来却结出平安的果子,就是义”(来12:10-11)。
(6)圣礼的印记:“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象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6:4);“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吗?我们所掰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吗?”(林前10:16)。
(7)当他们可悲地偏离正道时,使用天国的钥匙:“要把这样的人交给撒但,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灵魂在主耶稣的日子可以得救”(林前5:5)。
信徒之所以得蒙保守,目的就在于救恩本身。“预先所定下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罗8:30);“你们这蒙上帝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救恩”(彼前1:5)。上帝的最终目标是要彰显祂的良善、恒久忍耐、信实、永不改变、智慧、权能。“这正是主降临,要在祂圣徒的身上得荣耀,又在一切信的人身上显为希奇的那日子。我们对你们做的见证,你们也信了”(帖后1:10)。
综上所述,这一切说明,信徒的坚忍是上帝恩典大能的运作,上帝藉此保守真正归正之人的属灵生命和信心,使其既不能毁灭自己,也不能被他们的仇敌魔鬼、世界以及肉体消灭或夺走。相反,他们必将获得永远的福乐。
信徒的坚忍这一教义正如其它真理一样,尽管这个教义充满安慰,但始终遇到很多人的反对,过去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教会中不同程度地偏离真道的各个派别,比如天主教、索西努派、再洗礼派、阿民念派,甚至包括路德宗,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反对圣徒的坚忍这一教义。

问题:真正重生的人,也就是那些真信徒,在灵命和信心方面,会不会背道,甚至灭亡呢?
回答:其他所有宗派都坚决地给予肯定的回答。路德宗宣称真信徒可以完全丧失属灵的生命和信心;但是上帝必将从这种死亡状态中复兴他们,必定拯救他们。他们认为信徒会完全背道(full apostasy),但并不是最终背道(final apostasy)。另一些宗派则认为,圣徒既会完全背道,也会最终背道。我们既反对圣徒的完全背道,又反对圣徒的最终背道,我们认为:尽管灵命的表现可能暂时受到或多或少的阻碍,但从其本质上来说,它总是存在于信徒里面,并且他们必将被带领进入永福之中。

3.证明(1):圣经证明圣徒永蒙保守(The Saints’ Perseverance Proven from Scripture)
我们从具体的经文中得出这一证明。
第一,“他(义人或敬虔人)虽失脚,也不致全身仆倒,因为耶和华用手搀扶他”(诗37:24)。此处的敬虔之人仍然是会失脚、会犯罪的人,因为他每天仍然在很多事情上犯罪。假如他被抛弃了,那一定是因为他所犯的罪的缘故。但是,经文说,他不会因此而被抛弃。所附加的理由就是:他并不能凭自己得到重建,重新站起来,而是因为主支持他,保守他不致跌倒。因此,他一定会仍旧站立不倒。

遁词:这节经文所说的是因临时的试探而跌倒,而不是堕入罪中。不会被抛弃指的是不会在这些苦难中消亡。
回答:(1)敬虔之人通常比不敬虔之人有更多的苦难,而且他们确实在这些苦难中消亡。“义人死亡”(赛57:1)。所以,从字面的绝对意义上来说,这个应许不可能主要用于现世之事。
(2)假如是这样,那么从现世的角度而言,敬虔之人就总是而且仍旧是处于祝福之中,他们当然也会在敬虔方面保持坚忍。那些带来积极效果的事情,自己会变得更加积极。
(3)假如此处所指的是堕入一种悲惨的境地,那么这就是关于信徒坚忍的强有力的证据,因为《诗篇》的作者证实了保罗所写的:“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是患难吗?……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罗8:35,38-39)。
(4)《诗篇》的作者在37篇中谈到了敬虔的操练,说主会使他们的公义如光发出(第3-6节),而在第24节中宣称,他们仍然是不完全的,的确会失脚,会跌倒。但是,他们不会被抛弃,因为主会搀扶他们。
第二,“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太24:24)。这一章指的是选民们所遭受的两种苦难:逼迫和迷惑。但是它表明选民们不可能被拉走、被欺骗,因此他们的属灵状况是确定的。F

遁词#1:此处的“不可能”表明“很难”(参考太19:26;26:39;徒20:16;罗12:18)。
回答:“不可能”从来不是指“很难”——在所引用的经文中也不是指“很难”。

遁词#2:这段经文指的是假先知不能作什么,而不是指他们自己能作什么。
回答:(1)既然如此,信徒必然会从各种外部的影响中得释放。这一切都不可能使他们凭借自己的智力、意志和各种行为而离弃基督、信仰和敬虔——这样他们就背离了这一切。人渴望有一个外在的目标,这是很自然的事,正是这个外在的目标使他们把愿望付诸行动。既然没有任何外在的事物能够激动信徒内心的愿望,使他们脱离恩典,那么他们就处于一种确定的状态之中。
(2)这节经文说,永恒的拣选是他们灵命状态的基础,使他们不可能被蒙蔽,以致于背道。所以从任何一方面来讲都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对于别人还是对于他们自己。

遁词#3:基督谈到了假先知的作为以及他们的目的——没有谈及结果如何;也就是说,没有谈及蒙拣选的人是否会因此受蒙蔽。所以,此处并没有探讨确定或者不确定的问题。
回答:这显然是与经文相悖的。它谈到了蒙拣选的人对这种欺骗的结果,声明他们是不可能背道的。所以,这被认为是解释性的推论。

遁词#4:这段经文谈及的是一些卓越的基督徒,并不是所有的基督徒。
回答:(1)这节经文并没有谈及任何例外,而是说所有蒙拣选的人,包括他们所有人在内。
(2)确实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不会被蒙骗。
(3)此处阐明,信徒坚忍的根基,不在于信徒本身的坚强或者软弱,而是在于上帝的拣选。

遁词#5:选民有可能在归正之前就已经被蒙蔽,在归正之后仍是如此。
回答:在归正之前,没有人是被蒙蔽的,因为那时候人生活在罪中,从一种罪到另一种罪,和别人一样。他们心中没有任何需要坚守的良善。然而,归正之后,信徒就有了灵命,圣经中所说的保守就是这种灵命的保守,这个生命是不可能被夺去的。

遁词#6:选民不可能被蒙蔽;这是指在他们履行自己的职分,坚持信仰和敬虔的前提下。
回答:(1)此处没有提及任何前提。这应许涉及在信心上蒙保守。
(2)这等于是说:没有人蒙蔽他们时,他们就不会受到蒙蔽;他们坚忍时,他们会在信、望、爱上坚忍。同样,当一个人没有死的时候,他就不会死。这种说法没有任何意义。

第三,“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难道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上帝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5,38-39)。这节经文所说的就是选民,不管是受造物,还是受造物所促成的任何事件,都不能夺走他们对基督和上帝的爱,也不能夺走基督和上帝对他们的爱。

遁词#7:保罗所讲的是各种苦难,而不是罪。他并没有说罪不能使信徒与上帝的爱隔绝,使他们成为上帝所憎恨的。毋宁说,这表明苦难不能使信徒与上帝的爱隔绝。
回答:(1)保罗说各种苦难都不能夺走他们对上帝的爱;也就是说,这一切都不可能使他们背道。使徒保罗正在谈论的就是信徒对于上帝的爱,这是根据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些苦难所针对的是敬虔之人,它们能够使他们在信、望、爱这些方面屈服,从而使他们与上帝隔绝。这些苦难与上帝本身并没有关系,所以,我们不能认为上帝会因此而改变对他们的爱。使徒保罗在第37节中说,信徒在这一切苦难之中已经得胜有余了;所以,这些苦难根本不可能使信徒与他们对基督的爱隔绝。因此,使徒保罗在此处所指的是罪,宣告说各种苦难不可能是信徒犯下致死的罪——也就是抛弃对上帝之爱的罪。
(2)如果明白此处的上帝之爱指的是上帝对其选民的爱,既然此处宣告说,没有任何苦难能够夺去上帝对其选民的爱,并把它转变成憎恨;那么,假如它们与上帝的爱隔绝,那就是由于这些苦难,他们堕入罪中,因为除了罪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夺去上帝的爱。但是,因为上帝对其选民的爱不可能被夺去,所以苦难不能使信徒进入这样的光景,犯这样的罪。
(3)无论人怎样看待上帝的爱,经文中说,这爱是永恒的,天上地下的一切都不能改变这爱。

第四,“凡从上帝生的,就不犯罪,因为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约壹3:9)。使徒约翰写信给会众(在那里邪恶的人总是混杂在诚实人中间),警告他们不要欺骗自己,幻想着自己无论如何都能得救,甚至即使他们屈服于罪也能得救。相反,真正重生的人既不犯罪,也不能犯罪,因为上帝的道存在他们心里,并会永远存在他们心里,他们是上帝生的。所以,对于这些由上帝生的人来说,属灵的生命在他们里面,并且永远在他们里面,这是确定的,永不改变的。但这并不是说,他们既没有过犯,也不可能有过犯,因为使徒们证实他们确实有过犯(参考考约壹1:8;雅3:2)。毋宁说,此处的“犯罪”是指“活在罪中”,即在罪中喜乐,喜爱犯罪。不敬虔的人的确如此,使徒在第8节中谈到他们:“犯罪的是属魔鬼。”这是指处于罪的辖制之下,对于重生的人来说是不可能这样的。“罪必不能做你们的主,因为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罗6:14)。所以,当使徒说1)信徒“不犯罪”;2)“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3)“他不能犯罪”;4)他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他是在强有力地为信徒的坚忍辩护。天主教、阿民念派、路德宗对此都有不同的回应。

遁词#1:天主教对此做出回应,说那些由上帝生的人,确实不会犯罪,只要他们确实处于由上帝而生的这个范围内,但是当他们粗心大意,没有坚守他们里面上帝的道时,他们却可能完全地彻底地堕入罪中。
回答:如果人明白“处于由上帝而生的这个范围内”是指信徒中重生的部分,那么这个遁词不是抵挡我们的,而是支持我们的,因为重生之人不可能犯罪。假如人明白“处于……这个范围内”是指的一个条件,也就是假如他们坚忍,那么这是与经文本身相悖的,也是自相矛盾的。它与经文相悖,因为经文中并没有表明有任何条件。经文中并没有这样说:“假如他们持守上帝的道,假如他们继续是由上帝而生的,那么他们就不能犯罪。”相反,经文是这样写的:“……因为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因为他们是由上帝生的。此处我们有绝对的意见:他们不犯罪并且不能犯罪。这个说法得到了绝对确定的推论的证实:因为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若是说假如他不犯罪,那么他不会犯罪,既是自相矛盾,也没有什么意义。

遁词#2:阿民念派声称,这段经文只是想要说明犯罪是与真正重生之人的倾向和习惯相抵触;他们厌恶罪。“由上帝生的”这个短语并不是指真信徒身上可以阻止他们犯罪的特性,而是等同于“不犯罪”这一短语的含义,也就是说,在生活中遵从上帝的旨意。而且,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等于是说上帝的道在他们里面。因此,这段经文的意思就是这样:恩典的倾向不能与罪的倾向并存,当罪的倾向获胜时,恩典的倾向就丧失了。所以,使徒的本意并不是想说信徒不可能背道,因为他在《罗马书》6章14节中说,信徒也有可能处于罪的辖制之下,并且背离真道。
回答:(1)所有的这些错误的解释,显然都是与经文本身相悖的,所以我们应当立刻弃绝这些谬解。使徒所谈及的并不是一种倾向,而是行为——犯罪的行为。他并没有说罪是与他们的倾向相反的,他们厌恶罪,而是说他们既不犯罪,也不能犯罪。这并不是由于他们对罪的厌恶(这是事实),而是因为上帝的道存在他们心里,他们是由上帝生的。
(2)由上帝生的,很显然是指一种特性,这种特性是藉着重生种在人心里的,因为由此,他就成了新造的人(林后5:17),由此他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份(彼后1:4)。
(3)“存”(remain)这个动词所表达的意思,不仅仅是“有”(to be)。它表达了一种坚定持久的意思——一种既不会离开,也不能被夺去的东西,一种能够忍耐到底的东西。连小孩子都知道事实如此。这可见于下列经文:“我曾看见圣灵,仿佛鸽子从天降下,住在祂身上”(约1:32);“你们要常在我里面,我也常在你们里面……你们要常在我的爱里”(约15:4,9)。
(4)使徒不仅仅说罪作主的倾向不可能与恩典的倾向并存,而且还说,凡是上帝的道(恩典的倾向)——新造的人,与上帝的性情有份的人——存在之处,罪的倾向就不可能存在,所以他不能犯罪。
(5)我们强烈否认真信徒会受到罪的辖制。“没有爱心的,仍住在死中”(约壹3:14)这节经文并不证明这个观点。此处所指的是未归正的人,所以他们不同于爱弟兄的真正归主的人。那些不爱弟兄的人被认为住在死中,所以他们从来没有出死入生。我们的确承认,真正的信徒有可能犯极大的罪;但是,罪并不能作他们的主。确实有争战,而且争战会一直存在。但是,尽管重生之人一度被罪胜过,但他却不会顺服罪,把罪当作自己的主。他会再度兴起,上帝的道会一直存留。

遁词#3:路德宗认为存在完全背道,但并不是最终背道。他们这样解释这段经文:信徒不能犯罪是指,上帝的道有多大程度,多长时间在他心里,他就在多大程度、多长时间上不会向邪恶屈服,也不会因生活在罪中而有喜乐。他们说“因为”这个词并不表明信徒为什么不能犯罪,它只是一个重申,意思是“上帝的道在多大程度、多长时间上存在于他的心里,他在多大程度、多长时间上是由上帝生的。”
回答:(1)我们承认重生的人不以上述所提及的方式犯罪;也就是说,只要上帝的道存在他心里,只要他是由上帝生的。因为罪不是由心灵产生的,而是从肉体产生的(参考罗第7章)。只要上帝的道仍然存在于他心里,只要他是由上帝生的,他就不犯罪,这也是真的。但是,使徒说,上帝的道存在(remain)于他的心里,不会自己终止,也不会从他里面被夺去。因此,重生之人永远也不会受罪的辖制。
(2)主张说当上帝的道存在于他心里时,他不犯罪;然后根据这一点悄悄地下结论说,当上帝的道不存在时,他就会犯罪,这样说没有任何意义。这等于在说:“只要火不变冷,它就会发热”。
(3)“因为” (for)这个词的意思并不是“和” (and),它是指重生之人既不犯罪,也不能犯罪的原因。所以,这里存在一个不可动摇的真理,那就是重生之人不可能背道。

4.证明(2):圣徒由于永恒拣选的不变性而永蒙保守(The saints Persevere by Virtue of the Immutability of Eternal Election)
我们从永恒拣选的不变性中得到这一证明。上帝是至智全能的,祂拣选的预旨是不可改变的:“……因只要显明上帝拣选人的旨意”(罗9:11);“照样,上帝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祂的旨意是不更改的……”(来6:17);“然而上帝坚固的根基立住了,上面有这样的印记说:‘主认识谁是祂的人’”(提后2:19)。所以,使徒把荣耀和永恒的拣选密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预先所定下的人……上帝又叫他们得荣耀”(罗8:30)。因着上帝的不可改变性,祂既不会也不能改变这个预旨。“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玛3:6);“……众光之父,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人不能废除上帝的旨意。人并不是基于某些条件而蒙拣选,而是无条件的拣选——是绝对意义上的无条件拣选。主会以某种方式拯救他,主会亲自带领他。没有任何受造之物能够废弃这个预旨。“万军之耶和华既然定意,谁能废弃呢?”(赛14:27)。既然上帝藉着不可改变的永恒的预旨,愿意并且必要把救恩赐予祂的选民,那么,那些按照上帝的旨意而蒙召的人,在灵命和信心上,既不会背道,也不会沉沦(参考第六章)。

5.证明(3):圣徒因着基督的补偿、代祷和保守而永蒙保守(The Saints Persevere by Virtue of Christ’s Satisfaction, Intercession, and Preservation)
这一证明源自基督补偿、代祷和保守的功效。
(1)基督的补偿是完全的,无论是原罪,还是从本罪,个人死前犯的所有的罪都由基督作出了补偿。对于基督的所有选民来说,都是如此,而且也只对他们来说才是如此;对于其他人来说,并非如此。这绝对不是偶然发生在人身上的。“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藉着基督的补偿,上帝与祂的选民和好。“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藉着上帝儿子的死,与上帝和好”(罗5:10)。他们在基督里面得了丰盛(西2:10),并且“成为上帝的义”(林后5:21)。这是永远有效的:“因为祂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4;参考第22章)。
(2)基督的代祷是有功效的,是不可抵挡的,因为它是藉着基督补偿的功效发生的。“在父那里我们有一位中保,就是那义者耶稣基督。祂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约壹2:1)。所以祂说:“我也知道你常听我”(约11:42)。天父应许赐给基督所要求的一切:“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诗2:8)。但是,基督为其选民所求的是保守和救恩:“圣父啊,求祢因祢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父啊,我在哪里,愿祢所赐给我的人也同我在哪里,叫他们看见祢所赐给我的荣耀”(约17:11,24);“凡靠着祂进到上帝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7:25)。因为基督为信徒的保守和救恩祷告,祂的祷告总是蒙垂听,所以信徒不可能背道。
(3)基督的保守是确定无疑的。“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我父把羊赐给我,祂比万有都大,谁也不能从我父手里把他们夺去。”(约10:27:29)。那些听基督的声音并且跟从祂的,就是祂的羊。这些羊很自然地听祂,跟从祂。主耶稣认识这些羊,祂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没有人将会,也没有人能够把他们从基督和天父的手里夺去。他们的灵命状况如此确定和得蒙保守,所以他们不可能背道。没有比这说得更清楚的了。

遁词:只有当他们仍然是羊时,他们才会得蒙保守。
回答:(1)基督说他们始终是羊。那些一旦成了羊,也就是那些祂赐予永生,永不灭亡的,始终都是羊。
(2)基督说没有人——无论他是谁——所以也包括他们自己,都不能把他们从祂的手里夺去。此处并没有前提条件:如果某个人已经成为祂的羊,他得蒙保守就是确定无疑的。
(3)基督是好牧人。祂不是那种只保护祂的羊远离狼和贼,而当他们自愿地远离羊群,踏上歧途时却不保守他们的牧者。所以,忠心的牧人耶稣会保守祂的羊远离一切邪恶,为了达到那个目的——祂将保守他们,赐给他们永生——天父已经把这些羊赐给了耶稣:“差我来者的意思,就是祂所赐给我的,叫我一个也不失落,在末日却叫他复活”(约6:39)。
综上所述,那些耶稣已经为他们做出完全补偿的人,那些耶稣为之祈求,使之得蒙保守和拥有永生的人,那些祂亲自用大能保守的人——他们不可能丧失属灵的永恒的生命,不可能背道,也不可能灭亡。

6.证明(4):圣徒因着心中圣灵的运行而永蒙保守(The Saints Persevere by Virtue of the Abiding Operation of the Holy Spirit)
这个证明源自圣灵在信徒心中的运行。
(1)圣灵永远与他们同在。“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约14:16)。
(2)圣灵是他们救恩的保证。“既然信祂,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到上帝之民被赎”(弗1:13-14);“不要叫上帝的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祂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弗4:30)。
(3)圣灵在他们心中的一切运作都具有持久性。“因为上帝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11:29)。

遁词:这段经文指的是犹太人的归正。
回答:这段经文指的是藉着拣选之恩而得来的永恒福益(罗11:5),其表现就是怜恤(32节)。上帝所谈及的是赐予选民犹太人恩典的恩赐。凡是赐予选民犹太人的永恒福益,也是赐予一切选民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出下列结论:那些圣灵永远住在他们心里的人,那些有圣灵为他们永恒福益之保证的人,那些受了圣灵的印记等候救赎的日子到来的人,那些圣灵在其心中的运作具有不变性和持久性的人,不可能背道,而是最确定的必会得救的人。对于信徒而言,所有这一切都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毫无疑问,他们都将得救。

7.证明(5):圣徒因着恩典之约的不变性而永蒙保守(The Saints Persevere by Virtue of the Covenant of Grace)
这一证明源于恩典之约的不变性。
首先,这一点可以从下列经文中得到证明:“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我平安的约也不迁移”(赛54:10)。

遁词:这段经文适用于上帝一方的圣约的不变性;就上帝一方而言,祂自己不会背约。但是,从信徒一方来讲,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背约。
回答:上帝在恩典之约中,已经应许要赐予并成就祂将要为祂的儿女成就的一切。因此,从人这方面来说,这个应许并不是有条件的:“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结36:26-27)。所以,从上帝一方来说,这个圣约是不变的,这就足够了。因此,这个约是完全不变的,因为上帝会亲自带领祂自己的羊,使他们走在救恩之路上。
(2)恩典之约就如同上帝与挪亚所立的约那样坚定不移(赛54:9)。后者不因人、罪、人的意志,以及人的能力而改变。同样的,恩典之约也不可改变,因为上帝说它与挪亚之约一样坚不可破。
第二,恩典之约的不变性也可以从下列经文中得到证实:“耶和华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以色列家所立的约,乃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上帝,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耶31:33);“又要与他们立永远的约,必随着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且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耶32:40)。这个约既不能也不会被破坏。从上帝一方来说,确实如此,因为上帝是信实的,祂做出了这样的应许,这是一个纯粹的恩典之约,它是没有任何条件的。人也不能破坏这个约,因为上帝已经应许说祂会阻止人类毁约,使他们按照祂的旨意行事——尽管人类的行为并不是前提条件。这个约不只是在几天或几年内有效,这是一个永远的约,所以它会永远坚立。

遁词#1:这些经文指的是犹太人在迦南地的重建,而不是指永远的福益。
回答:(1)《耶利米书》31章33节非常明确地提到新约时代,这可以从《希伯来书》8章8节得到证明。
(2)尽管《耶利米书》32章40节也适用于迦南教会的重建,但它主要指的是恩典之约中属灵的和永恒的福益。从这之中又产生了迦南的重建,因为此约的中保必须在迦南地出生。只有一个约:恩典之约。为此,上帝附加上现世的祝福作为方式和手段,以此把选民带入所应许的救恩之中。

遁词#2:这个应许是赐给整个犹太民族的。既然众所周知,并非所有的犹太人都得救了,所以这不可能是一个坚定不移的应许。
回答:(1)并不是所有的犹太人都回到了迦南地。根据同样的推理,我们也可以说,这个应许并不适用于犹太民族。然而,这是荒谬的,正如这个遁词本身一样。
(2)此处有关于恩典之约的属灵福益的明确表达:有上帝作我们的上帝,有敬畏上帝的心,不离开主,有上帝的律法写在心上。圣经不断重申恩约之中的福益和他们在此约中的坚忍。
(3)当上帝向其教会作出这些应许时,这些应许并不是赐给那些仅仅是前来围观凑热闹的人,而只是赐给那些真信徒的,是这些人组成了上帝的教会。“因为从以色列生的,并不都是以色列人;也不因为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就都作祂的儿女。惟独‘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祢的后裔’。这就是说,肉身所生的儿女不是上帝的儿女,惟独那应许的儿女才算是后裔”(罗9:6-8)。尽管并非所有的犹太人都会得救,这是事实,但是上帝却会信守祂与教会所立的约——无论他们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他们共同组成一个坚定的、不可毁灭的教会。

遁词#3:有些应许的事情是先前不存在的。所以,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指的是圣徒的坚忍,因为在我们看来,从一开始,坚忍就是信徒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回答:(1)从本质上说,这个不可改变的约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但是,在执行时,却有所不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它被称作新约。
(2)上帝常常应许说,祂的应许会在将来的某个时间成就;祂已经在先前成就了这些应许,这是为了让信徒更加确信上帝一定会为他们成就那些应许。对应许的重申,并不意味着否定先前的应许。所以,信徒们不可能背道,这仍旧是一个不可改变的真理。

异议#1:“只因心里没有根,不过是暂时的”(太13:21)。这就证明信徒们有可能背道。
回答:(1)被称作信心的,并不都是得救的信心。否则的话,亚基帕也已经成了信徒,因为他相信圣经(徒26:27)。同样,这些暂时性的信徒也有历史性的信心,并伴随有认信,但是他们并没有真正的得救的信心。从真信徒(好土)和坚硬的道的对照,以及荆棘地和好土的对照,都能清楚地观察到这个真理。
(2)他们的心不是合宜的心,他们相当于是坚硬的石地。信徒们肉体中的石心已经被除掉了(结36:26)。
(3)他们是没有根的,而真正的信徒在基督里面生根建造(西2:7)。
(4)他们不结果子,所以他们的信心是死的(雅2:17),因为信徒会结出几十倍的果子(太13:23),他们的信心藉着仁爱产生功效(加5:6)。

异议#2:“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人若不常在我里面,就象枝子丢在外面枯干”(约15:2,6)。此处所论及的就是在基督里面的枝子,那些不结果的,不常在基督里面的枝子,就被剪去了。所以,真信徒有可能背道。
回答:(1)会众就是主的葡萄园(赛5)。很多未归正的人来到教会里面,作出与基督联合的样子。我们很容易承认,这样的人会脱离这种状态,他们将会被剪去。但是,这与我们的论点无关。
(2)此处所谈及的被剪除的枝子,他们从来就不是真信徒,因为他们不结果子,所以他们的信心是死的。
(3)这只是一个比喻,我们不能随意地把它应用于所有的细节问题。相反,我们应该把注意力只集中在目标上,而且我们的目标是很明确的。要多结果子,这是对信徒的勉励,也是对于每一个人的警告,让大家不要只满足于与教会有外在的关系,不要只满足于承认基督。因为所有不结果子的将会被剪除——现在是从教会中被剪除,将来是从天堂里被剪除。
(4)这并不是说这样的人曾经真的在基督里面;毋宁说,这些经文指的是那些在祂里面但却不结果子的人,就如同所有那些尚未归正的人,他们从来没有在基督里面结果,他们也从来不曾在基督里面。他们不常在基督里面这个事实,证明他们从来没有在祂里面,他们从来就不曾是真信徒。“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约壹2:19)。

异议#3:“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提前1:19)。这就证明那些有信心和无亏良心的人,有可能失去信心和良心,从这方面来说,他们有可能背道。
回答:使徒保罗劝勉提摩太,要他保持坚定,坚持信心的真道和无亏的良心。此处所说的真道指的是信心,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如此。这可见于下列的经文中:“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提前4:1);“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犹3);“他们……败坏了好些人的信心”(提后2:18)。很多其他的人——许米乃和亚历山大——和提摩太一样,曾经有过这样的信心和关于这一信心的真道。但是,他们却没有提摩太所拥有的在基督里面称义成圣的真正的使人得救的信心。否则,他们就会坚守真道(约壹2:19)。提摩太有无亏的良心,这良心已经被基督的宝血洗净(来9:14)。他们没有这样无亏的良心,尽管他们可能有属世的忠诚,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就像保罗归正前一样(徒23:1)。如果他们愿意,未归正的人很容易丢弃、拒绝、放弃这样的信心和这样无亏的良心。而且,至于他们自己,他们会丢弃基督的宝血和圣灵所洗净的使人得救的真信心和无亏的良心——就如同犹太人弃绝福音一样(徒13:46)。保罗把那些脱离了信心的真道,丧失了无亏的良心的人交给撒但,以此作为使他们得救的方式——如同他对乱伦的人所做的那样(林前5:5)。因此,这就证明此处没有丝毫的证据表明圣徒有可能背道。

异议#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与圣灵有分,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真道,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祂”(来6:4-6)。所有的这些都适用于真正归正的人,真信徒。这样的人能够背道,把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然后,他们不可能重新来到上帝面前悔改。
回答:(1)保罗在此处使用的是一个表示假设的词汇“…若是…”。但是,假设并不是真正的事实,也并不表明事实将会如此或将这样进展。保罗是以这样的方式说的:“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诅咒”(加1:8)。这样假设性的陈述只不过是迫切的警告和劝勉,防止信徒犯罪。
(2)很显然,保罗谈及的是那些从来不曾归正,而且心中没有美德的人。因为当他继续谈到这些人时,他说:“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上帝得福;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诅咒,结局就是焚烧。”背道者就像那不好的土壤,长出来的都是荆棘和蒺藜。我们的论点与他们无关,所以这段经文与我们的观点并不矛盾。
(3)所提及的这些事都不是真正重生和信心的标志。这些事很可能并且常常存在于未归正的人身上。未归正的人也可能蒙了一定程度的光照,明白福音的真理。巴兰说:“眼目睁开的人说:‘得听上帝的言语,得见全能者的异象’……”(民24:4)。那些蒙了光照的人能够得尝天恩的滋味(来6:4)。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12章中列举了这些属灵的恩赐。未归正的人也能够在品尝这些恩赐的过程中找到喜乐。领受作先知的恩赐、智慧言语的恩赐、医治的恩赐,以及得到讲说、明白、翻译各种方言的能力,这些都是令人愉快的事情,即使对于肉体来说也是如此。这些恩赐是属天的,是圣灵从天上赐下来的,因为“这一切都是这位圣灵所运行”(林前12:11)。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未归正的人也在圣灵上有份。未归正的人也曾多次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的权能”。明白一个人先前所不曾明白的事,这是令人愉快的。如果一个人能够深知上帝儿女所处的荣耀状况、恩典之约的福益、基督里的救赎、他们在最后的审判中站在基督的右边,以及被接入永远的荣耀之中,这更是令人愉快的。藉着反思品尝这些祝福,就会享有其中的喜乐和甜蜜。对于很多未归正的人而言,都是如此。暂时相信的人曾欢喜领受圣道(路8:13),希律曾乐意听约翰讲道(可6:20)。因此,所有的这些事情都可能是未归正的人所熟知的——事实常常如此。这与藉着圣灵得到重生、信心、盼望、爱心,藉着圣灵确知自己在恩典之约的所有福益上有份,藉着圣灵在一些信徒确实已经品尝过的荣耀的盼望中欢喜快乐,是截然不同的事情。但是,使徒在此所讲到的并不是这些已归正的人。
(4)“叫他们从新懊悔(to renew them again unto repentance)”这个短语并不表明他们曾经真正归正。毋宁说,这表明这样的人不可能真心悔改,因为他们已经硬起心肠。而且,上帝通常不会把恩典赐给这样的人,因为对上帝来说没有不可能成就的事。“更新(renew)”并不表明要把事情恢复到原先的状况;也就是说,把破旧的东西修复到较好的状况。相反,这是表明把某件事带到比它先前更好的状况之中。这正是下列几节经文的含义:“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祂便救了我们……乃是藉着圣灵的更新”(多3:5)。“从新(again)”这个词也不是表明把某件事恢复到先前的状况,而是表明把它改变到一种它先前所不曾有的状况。同一个单词“palin”,被用来描述一个人从属灵死亡到属灵生命的最初转变——重生。这可见于下列经文中:“祂便救了我们,藉着重生的洗”(多3:5);“你们这跟从我的人,到复兴的时候”(太19:28)。
(5)如果有人坚持认为“从新懊悔”是指恢复到先前的状况,那么这指的是恢复到作为暂时性信徒的状况。因为悔改并不总是表明重生,它也可以仅仅意味着外在的改变。“尼尼微人……听了约拿所传的就悔改了”(太12:41)。

异议#5:“何况人践踏上帝的儿子,将那使祂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祂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来10:29)。那些藉着基督的宝血成圣的人,的确会践踏上帝的儿子,亵慢施恩的圣灵。
回答:(1)保罗所说的是假设性的,我们不能从假设得出任何结论,那只不过是一个劝戒。
(2)假如有人坚持认为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么辩论的焦点出现在“藉基督的宝血使他成圣(to be sanctified by the blood of Christ)”这个短语上,好像“成圣”单单指的是藉着圣灵完成的真正的成圣,其实成圣也指分别出来作圣洁的用途,以及藉着外在的进入恩典之约而表现出来的外在的成圣。“因为你归耶和华你的上帝为圣洁的民,耶和华你的上帝从地上的万民中拣选你,特作自己的子民”(申7:6);“因为不信的丈夫就因妻子成了圣洁,并且不信的妻子就因着丈夫成了圣洁;不然,你们的儿女就不洁净,但如今他们是圣洁的了”(林前7:14)。在从《希伯来书》10章29节证明圣徒会背道之前,他先要证明此处所用到的“成圣(sanctified)”,这个词仅仅指的是真正的成圣,也就是,人里面有更新的上帝的形象。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毋宁说,我们必须要晓得,此处的成圣指的是外在的成圣,因为圣徒不可能背道。

附加性异议:藉着基督的宝血成圣是真正的成圣。
回答:我们否认这种说法。藉着自己的宝血,基督领受了按照自己的意志,使用所有受造物和全人类的权力和权柄——无论善的还是恶的——祂这样做是为了上帝的荣耀和选民的益处。藉着自己的宝血,耶稣有权柄审判全地(约5:27),审判不敬虔的人。因为祂顺服天父,甚至在十字架上受死,所以天地万物都当向祂屈膝跪拜(腓2:8-10)。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祂了(太28:18)。藉此,祂也领受了赐予未蒙拣选之人许多外在祝福的权柄:医治他们肉体的疾病,作先知向他们的灵魂宣讲福音,呼召他们并把他们带入自己的有形教会,这样就使他们有外部的圣洁,与其他人分别开来。所以,藉基督的宝血成圣,既不是指真正的归正,在恩典中成长,也不是指拥有并表现出上帝的形像。毋宁说,藉基督的宝血成圣指的是被带入有形教会,藉着对主耶稣的认识,逃离世界和明显的罪的污染。这样的人有可能背道,这并不是我们所讨论的事情。

异议#6:“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彼后2:1)。被基督所买,就是藉着基督的宝血被从罪咎和罪责中拯救出来,成为祂的财产(启5:9)。但是,这样的人却会背道、灭亡。
回答:(1)这样的人从来就不曾是真信徒,因为他们私自引进害人的异端。所以,这段经文与论点无关。
(2)基督把属于自己的子民买回来,使他们得到救恩;基督也把其他的人买回来,是为己所用。这一点我们已经在回答第五个异议中有关《希伯来书》第10章的经文时阐述过了。一个人买容器,既是为了荣耀,也是为了羞辱。这些假师傅假装在基督的功德上有份,他们被买来是为了作牧师,却不能得到救恩。买东西的理由可能是各种各样的。

异议#7:我们可以列举出很多背道的例子,以之反驳关于圣徒坚忍的教义,比如堕落成邪灵的众天使,还有亚当。既然他们已经背道了,那么敬虔之人也有可能背道。
回答:(1)我们此处所讨论的,并不是假如只凭信徒自己,放任他们不管,可能会发生什么事,而是他们在上帝的权能保守之下,不可能发生什么事。
(2)众天使和亚当并没有得蒙上帝保守的应许;然而,敬虔之人有这个确实的应许。

附加性异议#1:大卫犯下了与信心和灵命的保守不可能共存的罪,比如通奸和谋杀。
回答:(1)他的悔改、重建和坚忍都清楚地记录在《诗篇》第51篇中,以及他临终时的记述中。
(2)尽管当这样重大的罪发生时,信心和灵命处于昏睡状态,但是上帝的道却仍然存在于信徒心里。

附加性异议#2:所罗门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堕入了偶像崇拜之中。
回答:(1)所罗门被称作耶底底亚,即上帝所爱的。但是,上帝的爱是不改变的(耶31:3;约13:1)。
(2)圣经并没有记载所罗门在多大程度上堕入了偶像崇拜。可能所罗门只不过是迁就他的那些拜偶像的妻子们的主张,或者他只不过是有外在的敬拜之举,因为所罗门并没有被列在不敬虔的众王之中,而是被列在那些不效法大卫,完完全全地顺服耶和华的众王之中(王上11:4)。所以,所罗门并没有离弃耶和华。
(3)在所罗门死后,他和父亲大卫一样,被当作是其他人的榜样。“因为他们三年遵行大卫和所罗门的道(代下11:17)。这就证明他是作为一个敬虔之人死去的。
(4)圣经上对此没有任何记载,人不能仅仅因为圣经上没有明确记载他的悔改,就下结论说他一直都在罪中。

附加性异议#3:彼得曾三次不认主,否认基督不可能与恩典共存。
回答:主耶稣曾明确地告诉他,撒但要得着他,筛他像筛麦子一样,但他不至于失了信心(路22:32)。并且,他很快从突然的跌倒中站起来,出去,“痛哭”(太26:75)。信徒确实能够犯下外在的否认主的罪。

附加性异议#4:犹大曾是个使徒,后来却成了叛徒。并且基督在《约翰福音》第17章12节中说,除了犹大之外,祂保守了所有的使徒。所以,天父赐给基督的人中,确实有一个灭亡了。
回答:犹大从来就不曾是天父赐给基督并由基督赎回的人,因为他不在蒙拣选的人之列。“我这话不是指着你们众人说的,我知道我所拣选的是谁”(约13:18)。犹大在成为叛徒之前,就已经是魔鬼(约6:70),是窃贼(约12:6)。他从来就没有归正。在《约翰福音》第17章12节中,犹大被排除在天父赐给耶稣并要得救恩的人之外,天父所赐的人与犹大形成对比;耶稣保守那些天父赐给祂的人。只有犹大,他是灭亡之子,确实灭亡了。那些赐给耶稣的人没有灭亡;但是,犹大灭亡了。犹大被列在众使徒之中的唯一目的,就是使上帝的预旨能够得到实现。

附加性异议#5:底马离弃保罗,重新贪爱现今的世界(提后4:10)。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约壹2:15)。
回答:首先必须要证明底马确实曾经重生;在上帝的圣言中没有这样的证据。他曾经追随保罗这一事实,并不是归正的证据,因为很多曾经追随耶稣的人都离弃了祂(约6:66)。
亚历山大和许米乃离弃了信心的真道。保罗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提到过他们。

附加性异议#6:乱伦的人也曾经是信徒,这可以从他的悔改得到证实(林后2:7)。他堕落得如此之深,以致于被交给撒但(林前5:5)。因此信徒可以完全堕落。
回答:(1)没有证据表明他在堕落之前曾是信徒。这一点要首先得到证明。
(2)因着良心的光照和谴责,有些人可能会极度忧伤,在此基础之上,被逐出教会的罪人有可能重新被教会承认。
(3)把某个人逐出教会,有可能是帮助他真正归正的一种方式。
(4)假如在此之前,他已经真正地归正了,那么上帝的道就会仍然存在他的心里。我们不能因为某个人犯罪了,就下结论说他完全背道了。犯了某一种罪,并不一定预示着在罪的辖制之下。被逐出教会这件事,能够使他悔改,从而离弃罪。

8.这一教义所带来的安慰(Comforts of this Doctrine)
已经确信了关于圣徒坚忍的真理之后,我们现在应该探讨这个教义在成圣的道路上所起的安慰信徒和鼓励信徒的功效。
正是这个教义,强调了信徒从其它关于信心的教义中得到的所有安慰。假如一个人得知明天他又会沦为魔鬼之子、地狱之子,那么他从自己已经重生、已经被接纳为上帝的儿子、自己的罪已得赦免这个事实中,能够得到什么安慰呢?但是,如果伴随着恩典的领受,人能够确知自己将得蒙上帝权能的保守,恩典之约是永不改变的,他毫无疑问将会在永恒的福益上有份——只有在那时,恩典才确确实实能够带给他喜乐,他才会在爱中大受鼓舞,他才会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4)。信徒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凄惨的、罪恶的遭遇;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很好地明白这个关于坚忍的教义,既相信又照着去行,那么这教义就会在苦难和罪恶之中给他们带来安慰。信徒们渴望从享受属灵的祝福之中得到安慰,过分地渴求属灵的祝福,却极少倾向于关注他们自己。如果他们被剥夺了属灵的祝福(因为上帝并不总是赐给他们看得见的喜乐),他们就会灰心失望。这就是敬虔之人常常忧伤的原因。相反,如果他们更多地关注上帝的不变性、关注恩典之约,关注诸多的应许,他们就会常常喜乐。他们的生命就会更加荣耀上帝,造福他人。所以,要训练自己完全确知这个教义,常常使用它来安慰自己。那么,这个教义立刻就会产生使人成圣的功效。
这是一个抵挡灵命荒漠的办法。信徒们并不总是有特权和使徒们一起站在圣山上,与保罗一起在第三层天,也并不总是生活在主耶稣的怀抱和亲吻的喜乐之中。相反,主常常向他们掩面,站在远处,用云彩遮盖自己,以致于没有一个祷告能够到达祂那里。主长久沉默,就好像祂不再关心他们了似的,停止了向他们施怜悯,让浓浓的黑暗笼罩着他们,表面上好像抛弃了他们,向他们发烈怒。然而,这个教义是你的安慰之根基,作为一个真信徒,上帝对你的爱是永不改变的,祂的呼召和恩赐是不能撤消的。所以,操练信心,把主当作那位曾经以极其甜蜜的方式临到你的主——是的,无限甜蜜。主毫无疑问会再回到你身边,因为祂说:“我离弃你不过片时,却要施大恩将你收回。我的怒气涨溢,顷刻之间向你掩面,却要以永远的慈爱怜悯你”(赛54:7-8);“锡安说:‘耶和华离弃了我,主忘记了我。’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赛49:14-16);“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玛3:6)。
这是一个抵挡撒但之攻击的办法。主已经在女人的后裔(即基督及其子民)和魔鬼的后裔(即不敬虔之人)之间设立了不可调和的仇恨。上帝的儿女一旦脱离魔鬼的陷阱,被迁入基督的国度,魔鬼就会立刻逼迫他们。有时候牠会用狡诈的欺骗,诱使他们犯罪;有时牠会用火箭与上帝的儿女争战;有时牠会击打他们,使他们受伤,阻止他们得享平安。这些攻击都足以使信徒摇摆不定,信心动摇。但是,尽管有这些邪恶的暴力,有能力的狡诈的敌人,却不能成功地使任何一个信徒背道,哪怕他是最弱小的羊;牠也不能把他们从基督的手中夺走。相反,魔鬼自己会被踩在信徒的脚下。“赐平安的上帝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的脚下”(罗16:20)。所以,藉着真理和上帝的大能,他们能够胜过魔鬼。“我们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弟兄胜过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启12:10-11)。
这是一个抵挡世界仇恨的办法。因为上帝的儿女已经舍弃世界,藉着他们的光照和行为证实世界是罪恶的,故而世界也恨恶他们,竭力败坏他们的信心和敬虔的行为。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世界会用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来亲吻他们;世界会藉着威胁夺走他们的一切安慰;或者藉着残忍的逼迫和死亡。这一切会使信徒担心自己在试炼之中是否仍旧能够坚立。但是,信徒们,不要惧怕,因为无论是世界,还是她的亲吻,或者她的逼迫,都不能使你们与上帝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小子们哪,你们是属上帝的,并且胜了他们,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4:4)。
所以,我们可以“在患难中也是欢欢喜喜的;因为知道患难生忍耐;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盼望不至于羞耻”(罗5:3-5)。所以,在这场战争中也要鼓起勇气,与使徒一起胜利地欢呼:“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是患难吗?是困苦吗?是逼迫吗?是饥饿吗?是赤身露体吗?是危险吗?是刀剑吗?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8:35,37)。
这也是抵挡罪的办法。信徒只是部分性地重生。老亚当仍然住在他里面,他仍然保持了旧的本性和情欲。这些情欲与灵魂争战,使灵魂常常跌倒或堕落——是的,这些情欲甚至会使灵魂被罪恶所俘获。这不仅会使灵魂忧伤,而且还会在灵魂里面产生许多疑惑和混乱的思想,使她怀疑自己最终是否会被欺骗,因为成圣和称义是不可分离的。既然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那么她就想知道自己是否已经不在恩典之中了。但是,信徒们,事实不是这样的!如果你仍然在与罪争战(即使你只有很微小的力量),一次次在争战中被重建和更新,祷告抵挡罪,到主耶稣那里寻求力量——那么你就应当大有勇气。你的罪虽然仍在你里面与你的愿望争战,但却不能把你从基督的手中夺走,主也不会因为这些罪而离弃你。祂在创世之前——在祂呼召你、改变你、安慰你之前——就已经知道你是谁、你会做什么事。出于无上的恩典,上帝怀抱你,并且说:“我定意爱你,我将爱你直到世界的末了。”“他虽失脚,也不至全身仆倒,因为耶和华用手搀扶他”(诗37:24);“若能度量上天,寻察下地的根基,我就因以色列后裔一切所行的弃绝他们。这是耶和华说的”(耶31:37)。
这也是抵挡信心软弱、暗夜,以及灵魂一切消极状况的方法。有时,上帝儿女的信心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攻击,受到来自魔鬼、灵命的荒漠、肉体的十字架、罪,以及暗夜的攻击。那么他们不仅会不知如何看待自己,而且还会怀疑自己里面是否有真正的信心操练,因为在这样可怕的暗夜之中,他们既不能找到耶稣,也不能委身与祂相交。这会在他们里面产生绝望、冷漠和死亡,以致于他们看起来似乎放弃了。然而,主保守他们里面的信心,使他们的信心一次次重新表现出来。主耶稣为他们祈求,叫他们不至于失了信心(路22:32),他们“因信得蒙上帝保守,必能得着救恩”(彼前1:5),这些将是他们的安慰——正如切身的经历常常教导他们的,事实确实如此。所以,即使是在那样的境况中,也要鼓起勇气,与保罗一起说:“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提后1:12)。
这也是抵挡对死亡惧怕的方法。死亡与人的本性相对,是惊骇之王。即使当信徒的属灵状况相当好时,假如他开始一心关注死亡,他也会在自己里面找到惧怕和战抖。有时这是预见到的肉体的死亡,有时他会开始意识到恩惠和诅咒之间的差异是何等巨大。当他思想到自己是多么软弱时,他会想:“我的信心在哪里呢?它有根基有果效吗?我的成圣在哪里呢?可能我最终会受到欺骗!”这样,对于死亡的恐惧就在他里面生发出来。但是,因着对上帝保守的确信,我们在其中也有坚定的安慰,因为上帝不仅保守祂的子民在今生处于恩典之中,而且在死亡之时也保守他们。“死被得胜吞没。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死的毒钩就是罪,罪的权势就是律法。感谢上帝,使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胜”(林前15:54-57)。
正如圣徒永蒙保守产生极其大能的安慰,它同样也是成圣的巨大动力。那些反对者,既不晓得恩典的本性,也没有恩典,认为这个教义会使人疏忽。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没有什么能够像恩典以及恩典的永恒性那样甜蜜地完全感动一个人,并使之成圣,因为上帝的爱点燃了那些被上帝所爱之人心中的爱。“我们爱上帝,因为上帝先爱我们”(约壹4:19)。对于救恩的坚定盼望和确信期待,是使人成圣的大能动力。“凡向祂有这指望的,就洁净自己,象祂洁净一样”(约壹3:3)。所以使徒用上帝的慈悲作为劝勉的基础。“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罗12:1)。
(1)所以,要认识到你属灵状况的确定性,你将会见到上帝极大的恩典、良善、权能、坚忍、信实和永恒。上帝会保守那些罪恶且倍受攻击之人的信心和灵命,直到救赎完全成就之时。这将给你崇拜的理由,使你赞美敬拜上帝荣耀的完全。
(2)在各种困惑中都要鼓起勇气;信靠上帝,祂也会成全你所关心的事,祂会用忠告带领你,然后把你接到荣耀中去。
(3)在争战中要勇敢,相信上帝会保守你的安全。务要抵挡魔鬼,牠就逃跑了。抛弃世界和一切虚假的荣耀,因为信心具有胜过世界的特性(约壹5:4)。避免纵容与灵魂相争的肉体的情欲,要晓得你行事的结果并非不确定,你的争战不是虚幻的,“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林前16:13);“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做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

 


 

View:6653
目录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版权所有